• 笔书网>法海穿越唐三藏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老猪也一样
        传说此言乃是地藏王菩萨入地狱时所说;

        亦说当年地藏王菩萨只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乃是佛陀观之有感而发。

        不论如何,法海都认为这才是大乘佛教普度众生的要义精华所在,更是佛门僧人行走世间的行为准则。

        法海并非只会斩妖除魔,否则他也难当高僧之称。

        眼前局面或许是事先安排好的考验,但若坐视不管,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渡河,便是自毁修行。以他的秉性,也万万做不出这般事情来。

        “悟空。”

        “师父。”大圣听师父唤自己,连忙上前。

        “你在岸上看着行李...八戒,小白龙。”

        “师父。”两位徒弟也赶紧上前听用。

        “你二人随为师入河,超度冤魂。”

        “是!”

        法海披上了锦斓袈裟,将飞龙杖交给小白龙执掌,自己一手持着九环锡杖,一手掐着避水诀,一步一步走入流沙河之中。

        锦斓袈裟是一件好宝贝,有水火不侵之功效,若非太过张扬,法海都想一直穿在身上。

        很快,师徒三人就下到了水底。

        果真如小白龙所言,好似个水底地狱,遍地是残骸,处处见冤魂。

        只是有一桩事情法海略有些想不通,眼前这幅局面...当真是菩萨留下来的么?

        若说菩萨将这卷帘天将的魂魄超度,留下一具肉身在此还算合理;把九世取经人的怨念留下等自己来处理,也能说得过去...可看着眼前的无数冤魂,法海心中打了一个问号。

        法海暂时没有着手超度这些冤魂,他先看向了那被九具无头骷髅拱卫在正中间的罪神躯体,也是个极其凶恶的形象,比当时的猪刚鬣不遑多让。

        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好似火焰一般蓬松;两只眼睛怒睁着,虽然无神,但依旧骇人。

        不黑不青蓝靛色的脸,就差长出几根獠牙来,脖子上挂着九只骷髅头,正是唐三藏前九世的取经身,另外还有一杆宝杖插在他身边儿,颇为狰狞。

        “师父。”见师父止步不前,小白龙小声询问:“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若只是这些寻常的怨灵,倒也算不上什么大碍。有些棘手的是这前九世取经人遗留下来的怨念,这些怨念几乎已经凝结成了实质,想要将其彻底化解,非一朝一夕可成。”法海少见的面露难色,“初略观之,少说一二年,长则十数年都有可能,没有定数。”

        “为何需要如此之久?”八戒与小白龙闻言大惊,小白龙看的真切,便是那些几百年的冤魂在师父口中也不过寻常,反而是这九道前世取经人的怨念,令师父为难。

        这九个取经人不就是师父自己的前世?

        自己化解自己的怨念,岂不是应该更加容易?

        法海出言为他们解惑:“心念越是坚韧者,所产生的怨念便越是难以化解。更何况这九道怨念与卷帘天将的肉身相互勾连裹挟,怕是也不会任由为师超度。”

        听了师父之言,他们两个顿时有了几分明悟,师父心念何等坚韧?这九位取经人乃是师父前世,心念方面自也不会相差得太远。这取经人九世皆丧命这流沙河罪神之口,所生之怨念庞大凝实,难以化解,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虽然八戒与小白龙是以“法海”来作对比,但法海自己是知道,三藏法师本身前往西天取经的信念,更加坚定。

        尤其他还是个凡俗之身,便更加难能可贵,这前九世的取经人,皆是一般无二。

        “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八戒挠挠头,道:“师父,不如咱们还是去请观音菩....当老猪我没说。”

        法海一向是万事不求人,其实也就是有一股不服输的气劲儿,况且眼前这个局面,他也并非毫无下手之处,如何轻易就开口求援?

        “阿弥陀佛。”法海念一声佛号,然后对着两位弟子下派任务:“若是先处理这罪神之躯,必然无暇顾及到这些怨灵,若是任由其散落人间,乃是极大的祸害。为师欲先将这些怨灵超度,还流沙河一个清净水域。但这被怨念裹挟的行尸恐怕不会安分,必会趁机偷袭,扰乱为师做法...”

        先从简单的做起,一步一步慢慢来,一味心急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往往会适得其反。

        法海想了想,道:“为今之计,只有你二人在为师超度怨灵时,将这行尸拦住,断不能让他近了吾身。”

        小白龙当即拍着胸膛:“师父放心,有敖烈在,定将他拦于师父十步之外!”

        八戒连忙跟上,“老猪也一样。”

        ......

        灵山。

        大雷音寺,大雄宝殿。

        “先有金蝉子强行超度天蓬,后你又将那卷帘神魂超度,此举终究还是恶了天庭。”如来佛主坐在宝座上佛光满面,身后金灿灿的光轮,彰显他的法力与功德。

        此刻如来佛祖看着宛若清风之态的观音菩萨,觉着她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西行之便带来的压力。

        “你后来可曾去过流沙河?”

        “自从将卷帘天将的魂魄交还给玉帝,从天庭下来便路遇大日如来,随后便返回了灵山,连这大雄宝殿都未曾出去过。”菩萨摇摇头,但他知道佛祖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他说这话肯定另有缘由,便又问了一句:“算算时间,唐僧师徒现在也该到流沙河了,贫僧前番超度了那卷帘天将的神魂,只留下了他的肉身以及前九世取经人的尸骸与怨念....莫非是流沙河出了什么变故?”

        菩萨还是相当敏锐的,只是几句话便意识到是流沙河出了问题。

        “地藏传言,言说不久前阴司私放了一批冤魂,镇压在了流沙河之中。”

        “阿弥陀佛。”菩萨念了一声佛号,她面露慈悲之相,开口道:“此乃业障,又因吾而起,当罪罚临身...贫僧愿再去一趟流沙河,平息此厄。”

        “且慢。”如来开口将菩萨叫住。

        菩萨身形一顿,却不回头,“佛祖将贫僧留到此时,才将实情相告,应是故意不让吾去吧。”

        “若他只是唐三藏,贫僧自不会拦你。如今他既然觉醒了金蝉子真灵,你又何用再步步护持着他?”佛祖笑道:“也看看他究竟有没有长进。”

        菩萨回身,又问了一句:“可知私放于那流沙河镇压的那些冤魂,是何人手脚?”

        “玉帝身边的一位亲近内臣。”

        “此人心术不正,手段阴狠毒辣,实非贤良。”菩萨微微摇头,道:“此番他这般行事,一则能阻三藏西行;二则还要坏吾清誉,看似占了先机,实则全是为祸之道...他若不知收敛,恐遭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