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满级大佬真的不想当绿茶了 > 正文 第五十二章:老二这么变态吗?
        琥珀没有回答冯嚣枭的话,而是继续说道:“汐汐搬进凤栖院之后,半个月没有与我联系,直到今年新做的侍女服发放下来,我才有机会见她一面。掌事嬷嬷说,汐汐还在下人名册上,所以衣服有她一份,让我送过去。我将衣服送去凤栖院的时候,发现汐汐已经憔悴不堪,仿佛被抽走了魂魄一般。”

        “她经历了什么?”冯嚣枭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忍不住开口追问。

        琥珀哽咽道:“她让我走,让我无论如何都要离开铜雀园。她说凤栖院下面,有一间密室,里面都是折磨人的东西。她说她自己已经被糟践的没脸见人了,之所以强撑着没有自尽,是因为她时常能收到她哥哥的来信,实在是舍不得死。还有就是……她想再见我一面,叮嘱我离开铜雀园。”

        说到这里,琥珀泪如雨下。

        看得出来,她跟冯汐汐感情很好。

        “然后呢?你快说,然后呢?我妹妹怎么样了?”冯嚣枭再次上前,却被温茉言拉住了手臂。

        温茉言开口道:“听她说完。”

        琥珀咬着嘴唇,强迫自己控制情绪,可她还是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

        她抱紧自己,继续说道:“从那次见面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汐汐,直到入夏之后,我看到宋管家腰间别着一把团扇,扇面上,有一朵梅花。”

        霜元星皱眉道:“团扇?男人都用折扇,哪有人用团扇的?”

        霜元星说的没错,这确实不寻常。

        琥珀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恐惧,继续道:“宋管家就是个变态,那个团扇的扇面,不是蚕丝绸缎,也不是布帛纸绢,那是……那是汐汐的……她的……”

        琥珀根本没有勇气说出来,整个人害怕的发抖。

        霜非臣见状,微微蹙眉,接话问道:“是她的皮?”

        琥珀猛地抬头看向霜非,随后泪流满满的连连点头。

        哐当!

        一声巨响,冯嚣枭竟是直接摔坐在地上。

        他眼神空洞的大喊道:“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胡说!”

        琥珀哭喊道:“我没有,我认得那团扇上的梅花,那是汐汐胸前的胎记。我与她一同长大,岂会看错?而且……而且事后,我去了凤栖院。”

        霜元星脸色凝重的追问:“你去了那地下室?你看到了什么?”

        琥珀脸色惨白,嘴唇颤抖的说道:“绢人、扇面、屏风、花鼓、乃至手套和马鞍,都是……人皮做的!还有白骨做的鼓槌,筷子,乃至头骨做的碗碟。那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啊!”一旁的温茉婠惊呼一声,下意识躲进温茉嫦的怀中。

        温茉嫦也吓得不轻,却尚且能稳住心神,轻轻安抚着温茉婠。

        霜非臣看了她们姐妹二人一眼,又下意识看向温茉言。

        令他有些惊讶的是,他没能从温茉言眼中看出半点惊恐,反而都是隐忍的怒意。

        霜非臣收回意识,看向许青,开口道:“那他是谁?”

        这次不等琥珀回答,许青便说道:“小玉口中的翡翠,是草民的妹妹。两年前草民就发现了铜雀园的不寻常。我找上门去闹,被太子打断了双腿,扔到了乱葬岗。是纸扎铺的老掌柜救了我,后来我就留在纸扎铺,一边学手艺,一边试图为妹妹讨个公道。”

        琥珀接话道:“汐汐死了之后,我为了给她烧点纸钱,便趁着采买的机会,去纸扎铺,一来二去,便跟许大哥熟识了。”

        众人明白了,有共同遭遇的人,总会更加容易走到一起。

        不过整件事情,还是有些奇怪的地方。

        温茉言开口问道:“许青,你妹妹两年前就死了,你隐忍了这么久,为何近日才伺机报复?”

        许青苦笑一声,开口道:“因为我没有办法啊,螳臂当车,蚍蜉撼树,面对太子,我哪里有半点胜算?可我又不甘心,只想着留在京城,或许有朝一日,能看到他的报应。直到上个月有一位高人,教给我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法子,我才开始动手,偷刚刚死去不久的女尸,将她们扔在京城井口中。那高人说,只要事情闹大,我就有机会面见陛下,向陛下陈情。”

        “高人?何人?”霜非臣开口追问。

        许青微微摇头,解释道:“秦王殿下恕罪,不是草民不说,是草民真的没见过他,他每次来都是点住草民的穴道,然后在草民身后说话。”

        霜元星叹口气道:“要我看,多半也是哪个姑娘的亲眷吧。老二怎么这么变态?!”

        霜元星面露厌恶。

        霜非臣想了想,微微摇头道:“太子贪权好色不假,可他却不像会如此变态之人。”

        “他是你二哥,你当然帮着他说话!”冯嚣枭愤怒的反驳了一句,随后腾地一下站起身,怒气冲冲往外走。

        温茉言见状急忙开口喊到:“站住,冯嚣枭,你要干什么?!”

        冯嚣枭开口道:“俺要扒了他的皮!”

        温茉言长开双臂,拦在冯嚣枭面前,急切的劝阻:“你有证据吗?口说无凭,你这样贸贸然冲去铜雀园,只会让自己身陷险境。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冯嚣枭疯了一般大喊:“俺不要证据,俺只要他的命!”

        “可你根本要不了他的命,你忘了那些弓弩手了?你去了只会送了自己的性命啊!”温茉言的话如同一盆冰水,将冯嚣枭,从头淋下。

        冯嚣枭双目赤红的看着温茉言,随后忽然泪如雨下,他哽咽道:“俺不能给妹子报仇,那……那……那俺就陪俺妹子一起去死!”

        话音刚落,冯嚣枭便冲着院墙冲过去。

        看那模样,分明打算一头撞死在上面。

        温茉言做梦也没想到,冯嚣枭会做出轻生的举动。

        然而现实已经让她来不及开口劝阻,只能冲上前用身体阻挡冯嚣枭冲过来的脑袋。

        霜非臣见状脸色一凛,急忙闪身而上,然而一道白色身影,比他速度更快,唰的一下站在了温茉言和冯嚣枭中间。

        那白色身影不是旁人,正是寒川彧。

        寒川彧伸手扣住冯嚣枭的脑袋,一股真气散开,将身后的温茉言推倒,却也让面前的冯嚣枭寸步难行。

        看着撞在自己手心里,还在用力的冯嚣枭,寒川彧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姑娘,他力拔千钧,这要是撞在你身上,他没死,你倒是先死了。萍水相逢而已,至于你舍命相救吗?”

        温茉言坐在地上,表情有几分痛苦,因为她刚刚摔倒的时候,扭到了脚。

        她一边捏着自己的脚踝,一边看向发疯一样的冯嚣枭,无奈的说道:“冯嚣枭,你冷静点,我说了,一定给你公道。”

        冯嚣枭抬起头,看向温茉言,开口质问:“你凭什么?”

        温茉言想了想看向正厅的温长山,开口回道:“就凭我爹是兵部侍郎!”

        温长山听到这话险些晕过去,他急切的说道:“言儿,你爹我区区四品小官,哪来的本事跟太子斗啊!”

        温茉言见状连忙又说:“那凭我二叔是平戎大将军,我二叔手上有兵权啊!”

        温茉婠听到此话,蹙眉道:“那是我爹,又不是你爹,你说话注意分寸,莫要拉我爹下水。”

        温长山也开口道:“言儿!住口!这件事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

        冯嚣枭听到这话,更加心如死灰,双眼中没有半点希望。

        温茉言见状急忙安抚:“冯嚣枭,你冷静点,我答应你的事,我一定能做到。就算不靠将军府,我也一定能做到。”

        “俺不信你!”冯嚣枭冷冷的甩出一句话,随后缓缓朝着院子门口走去。

        看他那副模样,不是去杀太子,就是去自杀。

        情急之下,温茉言大喊道:“你不信我,你还不信秦王殿下吗?”

        说到这里,温茉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不仅仅是将军府的小姐。

        她急忙开口补充道:“对,就是秦王,你问我凭什么给你公道,我告诉你,就凭……就凭我是秦王妃!!”

        
    热门搜索:cf性感真人美女两性频道两性工具韩国主播福利在线播放男女两性生活视频美女性感艺术照全民影视两性关系两性的故事两性直播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