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女侠且慢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我死定了!
        景福宫内。

        鸟鸟蹲在木头人上,看着胖头龙姐姐练刀,有点瞌睡,脑袋一点一点。

        东方离人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回头看看皇城东北侧,暗暗嘀咕:

        “这家伙,怎么还不来,真勾搭宫女去了不成……”

        正无聊之际,一名宫女快步走了进来:

        “殿下,圣上请您移驾灿阳池。”

        “嗯?”

        东方离人刀锋一顿:“圣上不是就寝了吗?”

        “不清楚,听过来传讯的宫女说,好像是圣上睡不着,想去灿阳池沐浴,让殿下陪着。”

        东方离人估计是自己大晚上爬起来,把姐姐吵醒了,也没敢耽搁,收起佩刀,把鸟鸟交给宫女:

        “好好照顾。待会夜惊堂过来还给他,让他在这里等着。”

        “是。”

        ……

        很快,东方离人带着宫女,穿廊过栋来到了灿阳池,可见外面有两名伺候女帝的女官在等候,见到她便欠身一礼:

        “拜见殿下。”

        “圣上还没过来?”

        “圣上见月色怡人,一时兴起在作诗,让靖王稍等。”

        东方离人知道姐姐比较随性,对此并不意外,带着宫女进入了灿阳池,先行来到偏殿更衣,心头琢磨着待会该如何敷衍了事打发姐姐,好回去继续练刀。

        嗦嗦……

        轻微声响中,腰带解开,银色蟒袍从肩头滑落,露出的绣着蟒龙的银色肚兜和薄裤。

        而后胖头龙肚兜也解了下来,殿内顿时多出了两轮满月。

        东方离人披着薄纱浴袍,来到水雾蒙蒙的泳池边缘,单手抱着沉甸甸的丰满,脚尖试了试池水。

        哗啦~

        觉得水温很合适,就解开浴袍,以一个漂亮的姿势扎入水中。

        扑通——

        ……

        -----

        灿阳池规模很大,算是标准的室内泳池,造型并非方方正正,而是椭圆形,边缘有几处可供靠躺的月牙湾。

        夜惊堂屏息凝气潜入池底,水中光线昏暗,很难看清池底的情况,池底镶嵌着鹅卵石,并不平整,找块玉佩着实不容易。

        好在沿着池低找了大半圈儿,总算是在鹅卵石间,发现了玉佩的踪迹。

        夜惊堂心中一喜,浮出水面深吸了口气,然后潜入池底,想把玉佩捡起来。

        结果发现,玉佩卡在了缝隙里,手指根本伸不进去,不破坏池底和玉佩的情况下,只能用手指一点点拨弄,把玉佩移出来。

        但玉佩还卡的挺别致,十分滑溜,原地转圈就是弄不出来。

        夜惊堂倒也不心急,慢慢拨着玉佩,尚未拨弄多久,忽然发现了些许不对——隐隐察觉到了光感。

        齐肩深的池底,根本听不见外面的细微动静,此景着实让夜惊堂心中微惊,抬头查看——透过雾蒙蒙的池水,果然浴池边有几个光团在移动。

        玉佩‘掉落’的位置,是浴池靠躺的月牙弯,白玉石台遮挡视线,第一时间根本察觉不到门口的光线,等发现时,光团已经走了半圈。

        夜惊堂心中暗惊,也有疑惑——进来时他已经查看过周边情况,并无外人,又已经深夜,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人会来的样子……

        难不成是巡逻的太监?

        若是被太监发现驱逐,他肯定不好在池子里逗留……

        夜惊堂暗暗思量,当下只能手上用暗劲,无声无息硬掰开鹅卵石,把玉佩取出来,然后从靠躺的月牙弯悄悄探头,看看上面是什么情况。

        浴池上并非太监,而是几个彩衣宫女在屏风后掌灯。

        夜惊堂刚浮出水面,就发现屏风后的一道门打开,显出女子的轮廓,身上穿着白色薄纱浴袍,朦朦胧胧,下面似乎……

        嘶——!!

        夜惊堂眼睛猛然瞪大,都不敢细看女子的容貌身材,迅速缩回了池中,想找出路溜之大吉。

        但浴池里都是半透明屏风,他还在水里,想要无声无息潜逃谈何容易。

        若是冒头,肯定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但不露头被发现,那不死定了吗……

        夜惊堂尚未想好对策,就发现远处的浴池表面,探入一只白皙玉足,在池水表面轻轻晃荡了下。

        哗啦~

        借助池上的光线,可见裸足极为白净,脚趾宛若晶莹剔透的玉器,线条美到极致。

        而水面上方的景色,朦朦胧胧的白花花一片……

        不是吧!

        夜惊堂发现女子似乎已经把浴袍褪下,这时候想露头也不敢了,他正犹豫要不要弄出点动静提醒,就听到了一声闷响:

        扑通——

        不远处的平静池水,猝然掀起波澜,白花花的身影直接砸入了水池。

        夜惊堂首先看到修长的双臂,继而是英气十足的脸颊和雪腻香肩。

        本来入水的姿势很完美,不会激起多少水花。

        但来人的体型显然不是流线型,胸口的阻力非常大。

        入水瞬间,他就看到两大团儿白软挤开水流,出现破具韵律的波澜,晃晃荡荡波涛汹涌,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我靠!!!

        如此震撼人心的场景,硬把夜惊堂惊住了,僵在浴池边缘心如死灰。

        但看清了来人是谁后,又显出些许如释重负。

        还好来的是笨笨……

        不对,怎么能说还好……

        这可咋办……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不得被要挟一辈子……

        这时候指望靖王不发现他,老天爷估计都不答应。

        东方离人一头扎入池子,如同白鱼儿,往前游了两個身位,睁开眸子,准备倒滑到浴池对面的靠躺之处。

        但睁眼的瞬间,就发现池底有异样——池子边缘的月牙弯里,似乎有一道黑乎乎的影子。

        ?!

        东方离人心中微惊,迅速仔细打量,结果就透过微弱光线,看到了那张满是震惊的俊美脸颊。

        “咕噜咕噜——!!”

        饶是喜怒不行于色的东方离人,遭遇这种意外,也发出了一声尖叫,难以置信盯着不远处的夜惊堂,迅速环抱胸口,在水中缩成婴儿状,用脚儿挡着最羞于见人之处。

        夜惊堂发现靖王看过来,就连忙闭上眼,抬起双手,虽然没说话,但明显在示意: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东方离人看清水底的人是谁后,脸色化为血红,羞怒与震惊交织。

        但临危不乱的心智,让她没有和寻常女儿家一样彻底慌乱,挡住要害后,硬是压着心底的惊涛骇浪,迅速把头浮出了水面。

        哗啦!

        温泉池边缘,几名宫女神色茫然,看向出淼芙蓉般的女王爷。

        东方离人面红如血,强压着情绪,做出正常神色,吩咐道:

        “你们都出去!”

        声音都在打颤。

        几名宫女觉得奇怪,但也不敢多问,欠身一礼后,满心疑惑的走出了殿门。

        等待池边没有了外人,东方离人的脸色才彻底化为羞愤和惊怒,想去池边拿衣服,又怕手脚展开被看干净……

        可能已经被看干净了,但她总不能再被看一次!

        东方离人抱成一团儿,以很古怪的姿势飘在水里,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哗啦……

        轻微水花声响起。

        一张俊朗的男子脸颊,从月牙弯冒出来,脸上全是尴尬,闭着眼睛双手高抬,又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呃……”

        东方离人咬牙切齿,见夜惊堂转过去,心底的羞急才稍微缓解,她站在池中,水没到脖颈,低声斥道:

        “你……你好大的胆子!”

        夜惊堂人都是懵的,背对东方离人解释:

        “我绝非故意,我……”

        这他娘能怎么解释?!

        东方离人睫毛微颤,慢慢退向池子边缘,冷声质问:

        “你为何在此?”

        夜惊堂过来是帮忙找玉佩,这时候要是把钰虎姑娘点出去,靖王肯定把火气发在宫女头上。

        虽然自身难保,但夜惊堂稍作犹豫还是咬了咬牙,解释道:

        “我刚和伤大人他们碰面,路过此地,发现此地黑灯瞎火却有水花声,就进来看看,结果发现是泉口……嗯……有人过来就先行隐匿,我也没想到殿下会忽然过来……殿下不是在景福宫练刀法吗?”

        东方离人半点不信夜惊堂的借口,但也确实不认为,夜惊堂是故意藏在这里偷看。

        她是姐姐叫来的,夜惊堂事前根本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不可能跑来偷看她洗澡。

        就算真有偷窥的心思,也不会这么傻,掩耳盗铃藏在池子里……

        好在姐姐没来,不然……

        姐姐没来……

        ?

        东!方!钰!虎!

        东方离人心思聪慧,瞬间猜出,这坑死她的局是谁做的了!

        能把她忽悠到这里,又能把夜惊堂骗来的人,除开她那无所不能的姐姐,宫里根本没有第二个!

        你脑壳进水了不成?

        怎么能做这种事儿?我可是你亲妹妹……

        虽然想通了缘由,知道夜惊堂也是受害者,但她莫名其妙吃这么大的亏,总不能绕了夜惊堂。

        东方离人神色百转,紧咬银牙,冷声质问:

        “伱刚才看到什么了?”

        夜惊堂也就是没仔细瞧,不然毛都能看见。

        “我什么都没看见……”

        东方离人见他还不认账,眼神羞怒:

        “你当本王傻?”

        夜惊堂很无辜的道:“我真是不故意的,我刚才就看到了个轮廓,连忙把眼睛闭上了。”

        轮廓?

        哪里的轮廓……

        还是所有的轮廓……

        东方离人抱着胸口站在水中,想训夜惊堂两句,但心乱如麻语言没法整理:

        “你……”

        夜惊堂怕靖王恼羞成怒把他阉了,轻手轻脚爬上浴池,同时赔礼道歉: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

        尚未爬上池子,话语又是一顿,停了下来。

        东方离人眼神一凝,抱着胸口面露戒备,但马上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

        “离人在里面?”

        “禀太后娘娘,靖王正在沐浴……”

        ?!

        两个人都是一惊。

        夜惊堂扫视一圈儿,想找地方藏身。

        但太后可能先去偏殿换衣裳,没法藏身,浴池看起来挺大,但连屏风都是半透明的,他这么大个男人躲在屋里很容易被发现。

        夜惊堂暗暗咬牙,想快速从窗口翻出去。

        但东方离人却连忙制止:“别!外面有暗卫,你浑身都是水,出去就会被发现……你把头转过去!”

        夜惊堂刚回过头,还没瞧见什么,就被羞怒怼了一句,连忙背过头,询问:

        “那怎么办?”

        踏踏踏……

        太后来的比较着急,看起来不准备去偏殿脱衣服,脚步已经到了门口。

        东方离人也是没了办法,屈指轻弹,用水珠打灭了几盏烛火,低声道:

        “下来。”

        “啊?”

        “赶快!”

        “哦。”

        夜惊堂无所遁形之下,只得深吸了口气,重新滑入水中藏了起来……
    热门搜索:乐乐影院性感短片吴佩慈性感超级图解女人性感带性感女学生超性感美女我的性感表姐两性霉素b的作用机制性感海茶性感长腿美女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