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回1982小渔村 > 正文 第204章 扫盲班
        等回到家后,林秀清才道:「我看小妹的婚事应该快了,咱们是不是得给她买点啥当嫁妆?」

        叶耀东抿着嘴,一言不发。

        给小妹买点啥当嫁妆,他是没意见,就是这朋友变妹夫,让他觉得有些别扭,总感觉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

        那么轻易的就被叼走了,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她好笑的看着他的反应,「你说你以后要是有女儿了,你也这样?」

        叶耀东这下眉头皱的更紧了,心里更不爽了。

        「生儿子吧?」

        林秀清呵笑一声,白了他一眼,「你说儿子就儿子,说女儿就是女儿?两个儿子已经够够的了,一天到晚的调皮捣蛋,我都打得手疼。」

        「那你也可以不要打啊!」叶成湖郁闷的插了一下嘴。

        林秀清用食指戳了一下他额头,「你要是乖乖的,不捣蛋,不天天弄得脏兮兮的,我会打你吗?」

        「爹说了,一动不动的是傻子?我又不是傻子!」

        「你还顶嘴!」

        叶成湖见状后退两步,「是爹说的!」

        叶成洋也很机灵的跟着后退……

        叶耀东摸摸鼻子,不语……

        林秀清心塞的看着一个两个三个,感觉没有一个省心的。

        「我去打水,你们三个都给我把衣服裤子脱了,洗个脚睡觉。」

        好的。

        父子三人排排坐在床边,等着!

        林秀清端了一脸盆水进来,看到三人一模一样的表情看着她,更心塞了。

        「不是叫你们脱衣服裤子吗?」

        「爹那么大的人都还不动,要等的娘脱,那我们也不能自己脱。」勇敢无畏的叶成湖理所当然的说道。

        林秀清突然感觉脑壳有点疼,「鞭子在哪里?」

        他迅速地弹跳起来,「啊?别!我马上脱!」

        叶成洋向来跟他哥哥看齐,也站起来扯扯衣服,扯扯裤子,手忙脚乱的,然后衣服裤子没脱成,反而把纽扣扯下来了一个。

        他心里一紧,握着纽扣,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娘,脖子缩了缩,身子往他哥身旁藏了藏……

        「别想躲我身后。」叶成湖幸灾乐祸的赶紧躲开。

        林秀清叹了口气,把他手里的扣子收起来,帮他把衣服裤子都脱了,「我叫哥哥自己脱又没叫你脱?等会给你缝一下。」

        也就这一个年纪小,还不能打,不然她手也好痒。

        从左到右,给三个都洗了一把脸后,衣服裤子也都脱了,她才把洗脸盆里的水倒到洗脚盆里,「两个坐小凳子上,把脚伸到盆里去。」

        一个盆里三双脚,你踩我一下,我踩你一下,水溅的满地都是,林秀清给他们搓脚都溅了一脸,差点都要气炸了。

        她毫不手软的狠狠的拍了两下,「都给我老实点。」

        叶耀东看着他被无辜拍红的腿,他怀疑他老婆是故意的,他明明老老实实的都没有动。

        但是吧,他也不敢吭声就是了,打都打了。

        可能就是因为他不动?

        把3双脚都擦干净后,林秀清才直起腰,「为什么我感觉我养了三个儿子?」

        「对,没错,把我当儿子养就行了!」

        林秀清白了他一眼,去倒洗脚水,懒得跟他贫嘴,「你们三个快给我睡!」

        「没有你,我们睡不着啊!」

        「没有你,我们睡不着啊!」

        「睡不着……」

        俩儿子也嘻嘻哈哈的跟着附和。

        林秀清头疼,直接无视,理都不想理他们了…

        …

        叶耀东乐呵呵的看着她无奈的模样,然后指使大儿子去关灯,又招呼两个躺下,两个都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说起晚上看电影的事。

        「爹,你明天继续带我们去看电影吧?」

        「今天没看够?」

        「嗯,电影太好看了。」

        「我手痛,抱不了你们,你娘也不能抱,去不了,下次我带你们去镇上的电影院看,那里的电影更好看,电影院又很大,不是咱们晚上看的这种露天的。」

        「真的吗?」

        两孩子被他哄的注意力立马转移了,一直追问着电影院长啥样。

        叶耀东只好耐心的跟他们普及了一下电影院,这个他还是知道的。

        俩孩子像听故事一样,听着听着居然听睡着了,叶耀东也昏昏欲睡。

        林秀清自己也洗干净进来后,才发现都睡,也松了口气,不用哄睡觉当然好了。

        「阿东?」

        「嗯。」

        「茶油抹了再睡。」

        「嗯。」

        他只好打起精神,又坐起来。

        在家里悠哉悠哉的过了两天后,叶耀东瞅着今天应该差不多可以去拿货款了。

        这笔钱可不少,他跟他老婆都挂在心里好几天了,钱当然要入到自己口袋才能放心。

        他特意等到傍晚饭后,想着别人家应该差不多都拿到货款后,才去阿光家问了一下他们钱拿了没有,多少钱收购的,了解后才带上单据上阿财家拿钱。

        他可是很厚道的,从来都不一大早去要钱,给人家添堵。

        不止生意人忌讳,一般人家也最讨厌有人一大早上门要钱,这明摆着让人不爽。

        晚饭后去算账正好,带上老婆当散步。

        打了那么久的交道,阿财也不敢坑他,他一过去后,他就将单据上缺失的单价都补上,跟阿光家的卖货价一样。

        根据阿财说的,这是当天的收购价,谁家都是一样的价格,还说他不放心的话可以去打听打听。

        叶耀东心中乐翻了,面上却还绷着,翻了个白眼,抖了抖票据,只说了一句,「再加点。」

        话不多,却很混!

        阿财郁闷的肝疼,但对他的赖皮又没办法,这个混子!就没有好说话的时候。

        「1836块6毛,给你凑合整1850,你不准再给我叨叨。」

        「行吧,别这副肉痛的表情,凭咱俩的关系,谁跟谁啊?我知道你没少赚,我不说出去。」

        「唉,赚你点钱还真不容易。」

        「哪里不容易了,做人不能太抠搜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我这是抠搜吗?我是生意人……」

        「所以女干诈!」

        阿财语塞,瞪了他一眼,说不过他只好闭嘴了,用手指沾了点口水,然后开始清点大团结。

        林秀清在一旁越听越开心,原来混子还有这好处,卖的价还能比别人多一点。

        他点完一沓100张的就放到桌子上,然后再拿钱出来点。

        等第二沓清点完,他就递到叶耀东跟前,在他笑眯眯的准备伸手接过时,居然故意拿钱砸了一下他的手。

        「这是你能伸手的吗?」

        然后又将钱递到林秀清跟前。

        叶耀东瘪瘪嘴,也不理他,伸手去拿桌上的钱,清点起来。

        跟他老婆清点了两遍都没问题后,他才笑眯眯的给他拔了两根烟,勾着他肩膀套了一会儿交情才回去。

        林秀清一路上都笑得见牙不见眼。

        叶耀东握住她的小手,笑呵呵的道:「这么高

        兴呢?」

        「当然啦,咱们新船的本钱都快回来了。」

        「嗯,应该够交罚款了吧?」

        「你就不能让我多高兴高兴吗?」

        「挺值得高兴的啊!还有好几个月,咱们也不愁交不起,要不要给你买个手表庆祝一下?」

        林秀清狠狠地掐了他一下,「整天就琢磨着怎么花钱?刚买了缝纫机,你就又想买手表了?都有一个了还买。」

        「那个是男士的,你又不能带,不然就给你,我跟你说真的,买一个呗?百多块钱够了……」

        「不准,我不要,我有缝纫机就够了?」

        「那买个收音机,让你在家里听听广播?」

        林秀清拧着他腰上的肉90度旋转……

        「嘶~好好好,不买不买,你说啥就是啥……」

        「明天就去上扫盲班,省得一天到晚在家看着碍眼。」

        「这话说的,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盼着我在家里,最好哪儿都不要去,现在又觉得我碍眼了?女人真是善变……」

        「你还说?」

        「啊,不说了,不说了,你仔细手疼……」

        林秀清顿时绷不住,被他整笑了……

        这家伙……

        好讨厌……

        东桥村的扫盲班是在村小学,是晚上开课,就是为了照顾白天要干活的工人农民渔夫妇女,也是免费的。

        叶耀东第二天傍晚吃完饭就当散步一样的往东桥村走,路边的房屋到处都印刷着各种标语,比如「优生优育,男孩女孩都一样。」

        「钱可十年不挣,书不可一日不读。」

        「不娶文盲妻,不嫁文盲汉。」

        ……

        走到村小学后,班级里人数还真不少,看着里头不同年纪的男女老少,因为手不方便,他也没有带纸笔,两手空空,脸皮厚厚的张望了一圈才走到角落里坐下。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也凑到他旁边坐了下来,看着他桌面空空的,啥也没有,还好奇的问他。

        叶耀东只说自己手不方便,对方也就没有多问了。

        有了开头后,叶耀东也跟他闲聊开了一些扫盲班的事,知道这个扫盲班的老师是个未婚女同志的,还是小学老师兼职的,不是以前村子里认识几个字的教员。

        所以这个班,男性尤其的多……

        不一会儿,扫盲班的老师也来了,这个老师也有点意思,她在黑板上写了一堆的字,然后叶耀东听到她的教学顿时傻眼了。

        「螃蟹,这两个复杂的字叫螃蟹,你们拿纸笔一笔一画的抄在纸上,回去多念几遍。」

        「尤鱼…章鱼…白虾…乌贼…今天的任务是要认识这几个字。」

        叶耀东听着她把黑板上一个一个词都念完,忍不住捅了捅身旁正在认真抄写的兄弟。

        「同志,这个女老师都教这么复杂的吗?」

        「没有啊,是你来晚了,我们一开始是学一二三四五……九十,人口手,上中下,大小多少,斤两,马牛羊毛皮……」

        同桌还好心的给他翻看了之前他记录的字。

        「上个礼拜认的是白菜,土豆,萝卜,黄瓜……」

        「再上个礼拜认的是锄头,镰刀,菜刀……」

        「一点点变难的,这个礼拜说是要认识一些常见的海鲜要怎么写,毕竟咱们这里靠海……」

        叶耀东听得直点头,有道理,是他来晚了。

        他饶有兴致的跟着读了好几遍,然后听着这个女老师分析着笔划,紧接着让他们自己在纸上多练习几遍。

        他其实对这些字都挺有

        印象的,毕竟大半辈子都跟海鲜打交道,有的字也印象深刻,就是没有现在这么清楚的印在脑子里,也不会写就是了。

        一节课的时间不久,也就一个小时,毕竟他们都是文盲,一下子给他们认太多字,他们也记不住,一天能认得五个词语十个字就已经很不错了。

        下课后,班上的男同志们都借机找这个姓周的女老师说话,调侃,叶耀东不感兴趣跟同桌互通姓名后,就离开了。

        回家后,林秀清见他一脸高兴的模样,好奇的问了一句,「捡到钱了?」

        「不是。」叶耀东跟她说了一下,晚上老师教的内容,林秀清也乐了。

        「那你肚子饿了吗?馋了没有?」

        「哈哈哈~白天大哥二哥收了地笼回来,不是有两只青蟹,你晚上炖了没有?你们吃肉,让我喝口汤就行。」

        林秀清呵呵笑着,「也只有汤了,两个孩子把肉都吃的差不多。」

        「我就说说而已,你把汤喝了吧。」

        一连上了好几天的扫盲班,叶耀东还真把大概的海鲜的字都认识了,写却不会,毕竟他还没有拿过笔,那些字又太复杂了。

        但是也无所谓,反正他只求能认得,会不会写不是很重要。

        等他手好多了后,他才费劲的把这段时间认得的字都抄了一遍在纸上。

        免费阅读..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