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娘娘万福 > 正文 第13章 身中剧毒
        次日十六。

        林夕梦到中午才醒来,浑身像散了架似的。

        她一瘸一拐回到碧波苑,连早膳也顾不上吃就瘫在床上。

        “青青”,她声音哆嗦。

        “快去给我弄点儿药”

        青青脸一红,迅速去了。

        很快拿回来一瓶碧玉清凉膏。

        林夕梦涨红着脸接过,拉下帘子自己上药。

        忙完这一切,林夕梦舒舒服服又睡了一觉,才总算蓄力爬起来用膳。

        到此时,已经是半下午了。

        膳桌上摆着紫荆提过来的午膳,清一色全是好的。

        鲫鱼豆腐汤浓白鲜香,清炒鲜笋丝爽口清脆,清蒸米饭碧莹莹泛着油光,还有一道酸甜樱桃肉,一道干炸小香鱼,一道切得整整齐齐的时令果蔬盘。

        这里的每一道菜,都不是她一个侍妾该享用的。

        林夕梦舀了一勺香浓鱼汤,笑着对青青道:“咱们的五十两纹银果然没白花”

        青青则笑:“还是主子得宠,不然那起子小人可不是五十两银子能打发的”

        主仆俩说说笑笑。

        林夕梦睡得头懵,又饿得前胸贴后背,完全没发现那碗鲫鱼汤有问题。

        直到最后一口喝完,林夕梦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青青啊,我怎么突然看不清东西……”

        “青青……”

        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软倒在地上,眼耳口鼻不住往外流乌黑的血。

        青青吓得脸色煞白,愣了半晌后突然拔腿就往前院跑。

        “来人呐,我们主子晕过去了”

        按照常理,青青知道不该大喊大叫,而应该先去前院找人叫大夫。

        可这会儿她太害怕了。

        乌黑的血,除了身中剧毒她想不到第二种可能。

        这后院也太毒了,谁这么恨主子要下这么重的毒手,真就不怕主子爷查出来,灭了她们全家吗?

        主子好歹也正在承宠吧?

        青青的叫声成功引来赵良娣,也成功被拦住。

        “青青姑娘这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

        赵良娣不紧不慢搭着丫鬟的手臂迎面走来。

        青青只得跪地行礼,说主子病了要找大夫。

        “病了?”

        赵良娣身后的周姑娘惊讶用帕子捂着嘴。

        “哎呀什么病?严不严重?姐姐昨儿个不是还跟着主子爷进宫赴宴,怎么今儿个突然病了?”

        “青青姑娘也真是,你往前院跑什么?应该来找赵姐姐啊?”

        她眼泪汪汪看向赵良娣。

        “良娣主子,我和林姐姐都是皇后娘娘赏给主子爷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您一定要救救她”

        赵良娣亲手扶起周姑娘。

        “放心,主子爷把后院的管家权交给我,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她慢吞吞走到后花园凉亭里,悠悠坐下喝了杯茶,吩咐丫鬟云香。

        “去拿对牌,叫人套车去城东请金草堂的刘大夫”

        侍妾是没资格用太医的,府里有个头疼脑热都是城里请大夫。

        金草堂的刘大夫是名动京城的杏林圣手,只有达官贵人们才有资格请得动他。

        只是有一点。

        刘大夫日常出诊比较忙碌,寻常找他三回,能有一回在医馆就不错了。

        此时赵良娣要去请刘大夫,恐怕安的不是什么好心。

        青青急得热锅蚂蚁团团转。

        “还是就近先请个别的大夫来吧,先给我们主子驱个毒也好”

        到底是个没经什么事的小丫头,她此时脑海一片空白,连最基本的逻辑都没了。

        她应该清楚,连她都明白的事实,赵良娣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无非就是故意。

        青青被赵良娣缠住,一时半会儿无法脱身。

        碧波苑里。

        林夕梦被紫荆扶起来到床上躺着。

        紫荆也已经吓坏,手脚都在哆嗦。

        林夕梦只是觉得懵懵的,眼前忽明忽暗,腹中一阵又一阵绞痛。

        她上辈子996小社畜一枚,为了保命防猝死学了不少中医养生知识。

        印象中,食物中毒第一反应就是要催吐。

        她用食指使劲抠自己的喉咙,才几下子就‘哇’地一声吐了一地。

        脑中又闪电般过了一遍,解毒的草药、吊命的药材。

        来不及吩咐紫荆,她跌跌撞撞跑到侧间,把新得的赏赐中有一柄老参打开,干嚼了嚼咽下去。

        又吞下几粒牛黄解毒丸,梅花清胃膏。

        做完这些,林夕梦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晕了过去。

        ——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

        直到天黑后院要落锁,青青才终于带着个医馆的学徒草草进来。

        把脉的时候,青青气得跪在地上直哭。

        说赵良娣故意拖延时间,一会儿说府里的马车坏了,一会儿说车夫告假回家过中秋还没赶回来。

        不过是请个大夫,硬生生从下午拖到晚上。

        “主子,她们分明就是故意的,您醒醒啊?”

        “都是奴婢没用,奴婢连个大夫也请不来……”

        “喂,你把完脉没有,我们主子怎么样啊?”

        青青很暴躁,尤其是看到紫荆和大贵也跪在一旁哭,心下更凉。

        谁能想到富丽堂皇的碧波苑,有一天也会落到这个境地。

        小学徒把完脉,恭敬道:“这位主子中的是一品红的剧毒,此毒无解,见血封喉”

        不过他迟疑半晌,挠了挠头。

        “好奇怪,这位主子竟还好好的,按道理说应该已经没了啊?”

        青青一听,气得连骂带打把那小学徒赶了出去。

        她气呼呼又回来伏在床边,替主子把脸上的乌血擦干净。

        做完这些,她转头怒视着紫荆和大贵。

        “别哭了,大贵你去前院给主子爷递个话”

        “紫荆你去咱们小库房找找有没有什么药材”

        大贵抽抽噎噎跪在地上:“奴才早打听过了,主子爷今儿个不在府里”

        紫荆也捧起一只小小的匣子。

        “咱们的库房小得可怜,只有一包草药和几根老参,主子好像吃了一根下去”

        青青:“……”

        得了,什么事都赶到一块去了。

        怪不得赵良娣她们这么肆无忌惮。

        青青无法,把他们两人都打发了,自己一个人替主子守夜。

        ——

        同一时间,锦兰苑

        “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事,一品红那样的剧毒也能弄到手”

        赵良娣对周姑娘十分满意。

        “这都是良娣赏识,要不然妾身可没这个本事,不过……”

        周姑娘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主子爷要是查起来,良娣您想好怎么交待了吗?”,周姑娘一眼看过去。
    热门搜索:色99990后性感美女性感尼姑风流寺性感的女孩假两性人两性关系视频性感美人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