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流云剑 > 正文 0002、奴隶杀手熊储
    熊储原本是九道山庄的一个逃奴。

        说是逃奴其实也不对,因为他在一个月当中逃走三次,但是每次都被抓回来。

        逃走的奴才被抓回来以后,自然就会教训教训。

        九道山庄对逃奴的教训并不复杂,甚至很简单。

        如果你真的想得很简单,你的脑子肯定有问题。

        这个世道没有那么简单,九道山庄就更不简单。

        之所以说九道山庄不简单,因为它是九道山庄。

        这不是一般的皮鞭,而是从牦牛脊背上抽出三根长筋,经过秘法炮制之后,最后和蟒皮一起搓成。

        处罚逃奴之前,首先把皮鞭在温醋里面侵泡一刻钟,又在凉水里面侵泡半个时辰。

        然后把逃奴全身的衣服扒光,两条大汉这才从凉水里面拧出皮鞭劈头盖脸抽下来。

        牦牛筋坚韧有弹性,蟒皮有细鳞。

        这种皮鞭抽下来的结果,自然没有什么好结果。

        保证能够打得你皮开肉绽,却绝对不会让你吐血,因为不会伤到你的五脏六腑。

        九道山庄不简单,当然就有九道山庄的规矩。

        它可以把你直接打死,也不能让你半死不活。

        所以一顿皮鞭下来,只要你还活着,就肯定是活着,绝对不是半死不活。

        九道山庄宁愿直接把逃奴打死,也不能打成半死不活。

        因为逃奴遭受鞭刑之后,还要继续干活,当然包括三天没饭吃。

        如果被你打成了半死不活,逃奴就不能接着干活。

        九道山庄从来不养废物,执行鞭刑的打手都知道。

        喜欢逃走的奴才,不是好奴才。

        逃走以后被抓回来,已经被皮鞭教训过之后,结果伤疤没好又要逃走的奴才,属于不可救药的奴才。

        没有人喜欢不可救药的奴才。

        所以熊储和另外十二个奴才,被九道山庄卖给了熊耳山北面的王员外当奴隶。

        熊储是一个奴隶,如果不是逍遥子,或者是飘风剑杀了王员外,他现在应该还是王府的奴隶。

        不过,王员外既然已经死了,熊储就跟了逍遥子当徒弟,所以他应该算名不见经传的杀手。

        虽然别人不知道他这个杀手的存在,但是他认为自己一定就是杀手。

        熊储知道一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海盗的儿子会驾船。

        因为师傅是杀手,所以自己肯定是杀手。

        反正熊储就是这么认为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当然,所有这一切不包括唐锲。

        因为唐锲是那天唯一从熊储剑下全身而退的人,所以唐锲知道有熊储这么一个人,虽然唐锲并不知道熊储的名字。

        唐锲那一天能够全身而退,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熊储身前站了一个人,挡住了他前面的进攻路线。空有长剑在手,熊储却找不到刺出去的路径。

        这个站在熊储身前挡住几乎所有路线的这个人,挡住了唐锲射出的所有暗器,现在已经躺在坟墓里了。

        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唐锲杀人有一个规矩:杀人出手一次就行了,从来不第二次出手。

        就算真正的杀人凶手熊储还活着,唐锲也不愿意破例。或者说不愿意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身上,打破自己定下的规矩,所以他干脆施展轻功走了。

        唐锲来得突然,走得快捷。

        他的整个行为过程非常简单: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然后射出一把暗器,然后就走了。

        唐锲走了,结果他记住了熊储这个人,却没有问姓名。

        要说熊储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岚。

        其实,熊储还有另一个名字:八号。

        你可别以为这是某个杀手集团的杀手代号,

        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远远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八号,不过是十三个代号里面的一个,一个奴隶的代号而已。

        这个代号的主人,就是熊储。

        目前还能够记住这个代号的人,只有他自己。

        因为岚已经死了。

        是的,熊储心中可以肯定,可怜的岚已经死了。

        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只要有空闲时间,熊储就会努力回忆自己最后一次看见岚的样子。

        他最后一次看到岚,其实岚已经没有什么样子了。

        她就那么瘫在地上,仿佛手脚、四肢的骨头都已经断了,或者说全身都没有骨头了。她全身赤.裸,却看不到一片正常的肉色。

        那种遍布全身的暗褐色,你可以想象在这些血迹还没有干透的时候,岚的身上是怎样的鲜血淋漓。

        也就是那一个瞬间,她费力地睁着眼睛,看着九道山庄的门口。

        九道山庄的门口,熊储被锁上镣铐带走。

        她的嘴费力地蠕动了一下,可能是在叫熊储的名字。

        或者叫的是熊储,或者叫的是八号,这都没人知道。

        因为大家都很忙,没有人关心一个已经要死的人。

        尤其是这个快死的人,竟然还是个婢女身份的逃奴。

        熊储是唯一一个希望能够带走岚的人,可惜他被铁链锁着,身不由己,于是留下了心中永远的痛。

        那一年,熊储十六岁,可怜的岚才不过十三岁。

        当然,那个全身而退的唐锲,并不知道这个八号的含义,所以也不知道熊储其实是一个奴隶,一个被人从王员外家救出来的奴隶。

        救出熊储的人,就是他刚才埋葬的这个人。

        这是熊储第一次埋葬别人,也是必须要亲手埋葬的一个人。

        这个人挡住了唐锲射出来的六十四枚暗器。

        这六十四枚剧毒暗器,组成一个玄奥的八卦图案射向熊储的时候,这个人一个闪身挡在熊储身前,然后朝唐锲刺出一剑。

        因为要挡在熊储身前,还要把剑拔出来,然后朝着唐锲刺出去,所以这个人晚了十分之一秒。

        其实这个人刺出去的那一剑,虽然朝着唐锲,但是根本目的却是对付飞过来的玄奥八卦图案。

        一剑刺出就是一片寒光,然后就是一片叮叮叮的声音。

        六十四枚暗器有六十三枚撞在剑光之中被打落,但是最后一枚暗器继续闪电般飞来,目标正是熊储的左肩头。

        长剑在外来不及收回,这个人就毫不犹豫做了一件事情。

        在暗器即将触及熊储左肩头的万分之一个刹那,这个人伸出自己的左手闪电般往外一抓。

        这是一枚五棱飞镖,直径一寸半,边沿锋利异常,而且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幽蓝色光芒。

        江湖人都知道这种幽蓝色寒光代表着什么。

        熊储以前不知道,但是这个人一把抓住五棱飞镖以后就知道了:那是剧毒!

        这个人就是逍遥子,曾经孤身一人杀进王员外家,一口气连杀二十余人,把王员外家的人杀得干干净净,当然不包括那些奴隶。

        王员外家已经被灭门,所以作为一个奴隶,熊储自由了。

        然后,这个把王员外家灭门的逍遥子变成了熊储的师傅。

        逍遥子的左手仿佛长了眼睛,一把就抓住了比闪电更快的五棱飞镖。结果被割破了手掌,随即整条左臂发黑,然后脸上开始冒黑气。

        逍遥子死了,飘风剑也就死了,就躺在眼前的新土堆下面。

        正是因为逍遥子死了,所以熊储现在活得好好的。

        也正是因为自己活得好好的,所以熊储从来没有这么痛恨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始作俑者唐锲,而是逍遥子。

        他是熊储的师傅,也是救命恩人。

        熊储痛恨逍遥子的原因,不多不少刚好四个。

        第一个原因:在熊储走投无路的时候,逍遥子收留了他,并且传授了武功。

        其实也不能叫武功,而是一招剑法。

        真要说起来也不能叫剑法,而是一记杀招:一剑刺向太阳。

        第二个原因:逍遥子传授了一句话,而且要求熊储每天早中晚背诵三遍,一辈子都不准忘记。

        这句话就是:杀手动情之日,那就是生命终结之时。

        第三个原因:逍遥子用自己的死换来了熊储的生。

        四川唐门少主唐锲突然冒出来的一瞬间,逍遥子就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唐锲射出六十四枚暗器的时候,逍遥子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先挡在熊储身前,然后才向唐锲刺出一剑。结果逍遥子死了,熊储还活着。

        第四个原因:逍遥子本来已经死了,没想到熊储把他背回武功山以后,还活过来说了一段话,然后才真的死了。

        因为逍遥子两次救了自己,还告诉了自己天大的秘密,所以熊储对逍遥子无比痛恨。

        熊储痛恨逍遥子,已经到了食不甘味,睡不安枕的程度。他觉得消除这个痛恨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了唐锲给逍遥子报仇!

        蜀中唐门雄霸川中数百年,唐门暗器如飞蝗,而且毒霸天下,唐锲是这么好杀的吗?只有天知道。

        “你死了就死了,可是为什么不换一种死法?杀手动情之日,就是生命终结之时。这是你自己说的,结果到头来还需要我提醒你。可是,我就算想提醒你也来不及了,因为你已经死了。”

        “你死了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要给我留下比天还大的人情?在这个人世间,我最痛恨的人就是你,知道不?你的一切行为都是自相矛盾,简直不可理喻,所以你真的很该死。”

        熊储埋葬了逍遥子,然后就一动不动坐在坟堆前面。逍遥子临死之际的一番话,给他心灵上造成的震撼已经平复。

        至少从外表看起来,熊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天。

        最近这三天时间,熊储虽然身体没动,但是嘴巴没歇着,每天都要把这几句话念一百遍。

        不知道是在诅咒逍遥子,还是在不断提醒自己。

        现在,他觉得自己内心的愤懑之情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越来越强烈。搁在膝上没有剑鞘的长剑,似乎也体会到了主人的心情,所以在微微跳动。

        这是一种征兆,杀人的征兆。
    热门搜索:解说电影性感大胸美女性感纹身整蛊性感空姐两性用具性感沙滩3下载两性奥秘布甲性感幻化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