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清冷小皇叔会撩还会宠 > 正文 第3章 你究竟是谁?
        书斋内再无人敢说话。

        那些女孩子都瞪大眼睛仿佛被钉在原地的看着贝雨田。

        不是因为贝雨田打人,也不是因为贝雨田的冷冽。

        而是因为——贝雨田打人的动作竟然如此干净利落!

        被打的女孩终于踉跄着起身,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贝雨田,嘴唇哆嗦着,满脸的羞愤:“贝雨田,你疯了,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娘是谁吗?”

        她叫李红叶,宜中城有些威望的李家。她娘王素兰,更是宜中城中鲜少有人敢惹的人。

        贝雨田真是疯了,她不想在书院听学了!

        “只有蠢材,才会借身份和爹娘来给自己立威站脚。”贝雨田满脸的不屑。

        “好,有种你别走!”

        李红叶恶狠狠说完,推开自己身边的女孩,顾不上其他人的眼光,扭头跑出了书斋。

        留下其他女孩子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贝雨田却不为所动,继续将自己的笔墨纸砚一一摆弄好。

        一阵风吹过,穿过书斋的窗子,吹进了书斋,拂起贝雨田如墨的发丝,再加上贝雨田平静的脸和亭亭玉立的身姿,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但却仅限与此,因为如果想要靠她近些,方知她周围都散发着一股冷意。

        “是不是搞错了?你们确定她就是刚才书院里那些人口中议论的乡下丫头?”

        那些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甚至开始怀疑和后怕,生怕自己不知不觉得罪了大人物,纷纷想要离贝雨田远一些。

        ……

        与此同时,宜中城郊一个寻常的小院落。

        简单的居室内。

        炎辰躺在一张深蓝色棉布床单铺就的木床上,脸色因失血过多有些苍白,却依然掩不住那通身的雍容华贵以及那俊美非凡的脸。

        床边坐着一人,衣着普通,颜色是不易引人注意的灰色。一手搭在炎辰的腕处,正在给炎辰把脉,面色很是小心和恭敬。

        他身后还站着一些身着黑色玄服的蒙面男子,一个个腰侧配剑,一个个收敛起浑身的肃杀之气,谦恭的低着头听候命令。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炎辰眼皮微抬,冷声道:“如何?”

        “回主子,幸好您的伤口处理及时,止住了血,体内的毒也清个差不多了。奴才再给您开些调养的药,休养一些时日就好。但是您不能有什么大的动作,容易拉扯伤口。不过……”

        “不过什么?”炎辰眼中寒芒一闪,冷厉的的看着他。

        “不过这伤口的包扎,很是专业,看着像咱们军中军医惯常用的包扎手法。”

        “恩,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你退下吧。”

        炎辰抬眸向他身后看去,给手下递了个眼色,看着手下带着郎中出去然后关上了门,方看向其他人。

        为首的蒙面人突然跪下,唯唯诺诺道:“主子,奴才该死,让人发现了您的行踪。奴才已经查清,是杀手阁的人。他……”

        炎辰抬手打断他的话,“这事不怪你。如果不是我中毒,他们也伤不到我。联系我们的人,悄悄的把杀手阁给我解决了。既然敢派人来杀我,就要做好覆灭的准备。”

        “是,奴才马上派人去办。”

        炎辰摇头阻止他道:“不急,我让你查找的那个女孩有信了吗?会军中的包扎手法,看看是不是跟她有关?”

        “她?您是说司空家四小姐司空灵羽?”黑衣,满眼的震惊和不可置信,随后语气坚决。

        “主子,不可能是她。我们的人亲自确认,司空灵羽已经被炎亦墨折磨死。”

        “不是她,也可能是她的人。对军中这么了解的女子,除了她没有别人。有可能是她培养的人。也许,能为我所用或者得到一些其他消息。”

        “是。”

        炎辰闭上眼睛,遮住眼里的怜惜和懊悔:如果当初自己不放手,是不是……

        她那么要强,天赋卓绝,能文能武,难道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只因为眼神不好,看上一个伪君子,致使家族覆灭。

        炎辰转头看向窗外,眼神竟然比刚才明艳了一分。

        想起她小时进宫,与自己相撞,却强词夺理说自己撞的她,还挥起小拳头威胁比她大的自己,那副小大人样,很是可爱。

        “奴才参见主子,这是贝雨田的生平。”很快,一黑衣人再次跪在床前,双手呈上一个信封。

        “给我。”炎辰很是认真的接过信封,仔细看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小巧的画像,从画像看出,她真的很美。

        翻开,下一张纸上写着:

        贝雨田,十五岁,永安村人,父亲贝金水,母亲李美,家中独女,爷爷奶奶等众亲人不祥。现于博源书院听学。后面就是她从小到大的一些日常琐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消息。

        更是跟她没有半点关联。

        “就只有这些?”炎辰反复翻看,总觉得她不会这么简单。

        “回主子,只查到这些。”黑衣人眼带疑惑,也不敢相信,画中一个小小的乡下女子,竟从杀手阁手中救下主子。

        “李竟,你觉得呢?”炎辰将手中的纸张递给为首的黑衣人。

        李竟看着手上的讯息,须臾,又看向炎辰,面上有些犹疑不定,但还是开口。

        “主子,您既然怀疑她跟司空灵羽有关,不妨去一趟博源书院。”

        “嗯,安排一下。”

        不说其他,这救命之恩,还是要还的。

        ……

        博源书院。

        “砰——”

        刚有些安静的书斋,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撞到墙上,力道之大,使得门反弹了些许回来。

        一个体型肥硕的妇人,横眉竖目的走了进来。

        “谁是贝雨田?”

        她不是别人,就是李红叶的娘亲,宜中城有名的悍妇之一:王素兰。

        捂着一边脸的李红叶跟在王素兰后面,气势汹汹的搜寻贝雨田的身影。

        目光停滞,她看到了贝雨田,因为贝雨田没有离开,还在原来的书案后坐着,埋头在写什么。

        “娘,她在那里!”李红叶拽住王素兰的衣角,伸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