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主角三观一开始不太正 > 正文 第十四章 白歌暗隐,邢白入城
        睡梦中的轩辕白歌睁开眼,映入他眼帘的是躺角落前方的一具无头尸。轩辕白歌在九幽峰上看了不少医理的书,而且他先前几年在修习的过程中也是受了不少的或轻或重的伤,几乎都是自己治疗的,这也让他对医理有了一定的把握。他一眼便看出无头尸先是受尽折磨却还没死,终于在被人切去了双乳后死去,最后方是被人给割了头。

        轩辕白歌脸色顿凝重,昨夜有人把这尸体放到这里自己竟然是浑然无觉,这怎么能不让他能淡定?不过他很快就变得面无表情起来,看了一眼女尸,迈着步子直接从其一旁走了过去。

        轩辕白歌呆在悲天城里已有三个月,这三个月来,他已见过不少人被抛尸街头,不久后就很快会被卫军给清理的干干净净,如同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一开始他心里着实是不舒服的,可是见多了之后也逐渐麻木与习惯了。在这里,他早已把怜悯看做一文不值!

        “别人死活与我何干”的心理或许是悲天城里共同的心态。在这里“活”了三个月,轩辕白歌也算是悲天城中的一份子了。在这期间偶有新人入住悲天城,几乎都是被这里的“老人”仇视与算计,有的是刚入城门就被人一刀给剁了,稀里糊涂的死掉,也有的是在这里一翻打杀后稳住了阵脚,情况最好的就是有个别实力强劲的,一入悲天城就杀了不少人,镇住了不少的恶人。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件事,曲良朋当街提起了菜刀砍了一个新来的,拖进了包子铺内,轩辕白歌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看着事情的发生,没有一点动静,就像是看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看着这里时不时有人死去,而自己还依然“幸运”的活着,轩辕白歌心里确实充满了疑惑。但他现在没有去理这个问题,他只想着变强!

        在悲天城里,轩辕白歌不断修习生劲诀与敛字诀。

        生劲决,主要是力在血肉,劲在其中。要打开身体上的与诸多经脉相连的劲线,然后生劲,最后导诀御力,在体内形成与积蓄许多玄力。轩辕白歌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打开手上的一条小劲线而已,轩辕白歌心中着急,加大打开劲线的力度,只是如此,那些劲线便会隐隐作痛起来,让他收起了急切的心,老老实实的一步一步修习。三个月过去,他也才堪堪打开了四条小劲线,不过这并不是没有收获的,例如他打开了左手的劲线时,他发现左手的力量成倍增强了,对此轩辕白歌是既欣喜又无奈进展太慢,这生劲诀的修习注定是一个漫长的和枯燥的过程。

        至于敛字诀,因为已修习了生劲诀,这几个月修习的速度不得说不慢。现在他已经能收敛自己的大半气息,至少在暗处的时候,一些小动物已经是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甚至因此,轩辕白歌还抓到了一只裂鹰(非常敏锐的禽类),饱食了一顿。

        曲良朋坐在店门前,蒸笼里冒着白腾腾的蒸汽,一股诱香透出。依旧是一副笑脸,他手上把玩着一把短刀,似乎很是喜爱,此刀身雪白明亮,透出一丝微弱寒气,这正是轩辕白歌的兵器。

        “没想到那臭小子身上还有这不一般的兵器,嘿嘿。”

        曲良朋抢到这把短刀之后便发现其带有一丝寒性,几经打量,他也没发现刀内有何奇异之处,只是认为这把短刀应该是用某些寒铁炼制而成的。用这把短刀来切肉不沾不黏,还能将血液冻住。

        如果曲良朋发现短刀上附有灵性,他现在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拿出来把玩,只怕是早就藏的严严实实的。

        曲良朋停抬头看向不远处,只见轩辕白歌正坐在街角边,低着头,一动不动。曲良朋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不管轩辕白歌有没有看见,扬起短刀对着轩辕白歌晃了晃:“客官,您这刀真是很适合我,谢谢啊!”

        轩辕白歌低着头,听的清清楚楚,他抬起头看向曲良朋,很快又将头低了下去。曲良朋眨了眨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似乎看见轩辕白歌似乎对着他笑了一下。

        “你这包子怎么卖?”

        曲良朋闻言转过头,只见一个男子站在店铺前,指着蒸笼说道。

        男子精壮干练,背着一把大刀,乍一看气势倒不小。曲良朋看了男子一眼,嘿嘿笑了一声,伸出五指说:“五钱一个。”

        “来四个!”

        “好咧——”

        轩辕白歌不知何时又将头抬起,看着男子咬着包子走开了,没过多久,他忽然就停了下来,失声道:“有毒!”

        但他看起来并不慌张,也并没有要倒下的意思,而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好一会后,张开双眼,只见他双眼精光四射。

        “哼!”

        男子将手上的包子一扔,转身向曲良朋走去,包子滚落到轩辕白歌身前。曲良朋看的真切,他的毒似乎对男子根本就没用,他心里顿时起了一个疙瘩,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一号不简单的人。男子走到曲良朋店前,扫了曲良朋一眼。

        “轰——”

        几乎谁也没看见男子是如何拔刀的,店前的蒸笼就在一声巨响中变的粉碎,散落了一地的包子。

        男子提起刀对着曲良朋冷冷说:“我叫邢白。”

        被人当着面砸了店,曲良朋早就收起笑脸,他面色阴沉,忽然就晃出他那把宰杀了不少人的菜刀,一跃而起,对着邢白就劈了下去,泛起片片刀光,好不凌厉。刀未到邢白眼前,刀风就先到了,看这气势竟似要将邢白劈成两半。

        出人意料的是,邢白更迅猛,根本就没有躲避,反而胸膛大开,单手扬起大刀刷的一声,对着空中的曲良朋也是一刀劈了过去,刀刃上刀芒乍现。

        好快!好狠!好霸道!

        曲良朋怪叫一声,先出手的他在空中一个后翻,向后躲开了邢白这一刀。

        “好快!”

        惊叹邢白的刀快的同时,曲良朋心里也是惊骇不已,对方几乎是不要命的打法,弄不好就是两个人同归于尽。

        双方没有多言,几乎同时向对方冲去,一场恶战就这样爆发了。两道身影在包子店门前上下跃动,时不时传出兵器交接碰撞的声音和刀光流出。双方动作都很快,他们在空中或在地上不断的变换身形,让人眼花缭乱。轩辕白歌修习了敛字诀,对周围环境的感知的敏锐度提升了不少,他清楚的感觉到,邢白是在压着曲良朋在打。

        气势上,邢白霸道过人!

        曲良朋的身形灵活了些许,还能勉强撑住。一声巨响在战团中爆发出来,震飞了不少地上的碎屑,两人迅速分开而后又交战在一起!在半空中斗的好不欢快!

        “下去!”

        邢白喝了一句,一声闷响传出,曲良朋的身影飞速的向下坠落,四周的人清楚的看见他脸色苍白,一只手手背贴在胸口上,像是用手挡住了一击却没挡住,就在他离地不到一尺之际,曲良朋脸色由白转红,双目如血!

        “破——”

        曲良朋大吼一声,手中的菜刀刀光流转,竟硬生生停下了下坠之势,随后他呼的一声向空中邢白飞去,速度比先前快上好几分!

        邢白明显没料想到曲良朋速度会这么快,待他反应过来,曲良朋带着一张狰狞的脸已经到了眼前,举起了手中的菜刀向他劈来。

        “不好!”

        邢白脸色一变,运起十足的气力,手中大刀刀芒顿时大亮!随即向前挡去!双刀相撞,迸发出刺眼的刀光,随后一声刺耳的巨响响起,又瞬间消逝,而一早在空中观战的人也有的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向后飞去。

        刀光暗下,邢白向后退去,足足退出了三丈远方停了下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盯着曲良朋,曲良朋立在空中,脸色已恢复正常,沉着脸面向着他。

        邢白诡异的一笑,抹去嘴角的血迹,举刀指着曲良朋说道:“我定会再找你!”

        话毕,邢白收刀向下飞去,消失在街巷林屋中,曲良朋没有追下去,而是收起了菜刀,恢复了笑脸,飞回了店铺前,收拾起了被劈碎的摊位。

        轩辕白歌站在街角,从头到尾,他一直没有离去,直到曲良朋收拾完摊位之后,将邢白扔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的包子捡起,往怀里一塞,退到了某个黑暗的巷子里……

        某个阁楼。

        “哥,那新来的怎样?”

        “不好惹!”

        “呵呵,曲良朋能活过今夜吗?他得罪的人也不少呢。”

        “难说!曲良朋也是一号人物,想来他必有应对之策。”

        “那我们……”

        “看看热闹。”

        “曲良朋的血肯定是与众不同的,他可是长期吃人肉的哦,哈哈哈……”

        “血书生,我们俩走到哪怎么就跟到哪?是不是也想尝尝我们的血啊?”

        “啧啧啧,这话就不对了,这阁楼又不是二位的,我来去与否好像是我自己的事吧。”

        “哼!”
    热门搜索:免费福利电影两性毒素b两性生话性感丝袜的诱惑性感女医生性感美胸性感女明星性感卡通性感玉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