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寒门逆袭,科举路上她美又飒 > 正文 258决定去岭南
        安初夏听完楚冰境对岭南国的分解,与司珩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

        “我们去岭南!”安初夏说道。

        除了司珩,大家听到她说的话,都不解的看向安初夏。

        揽月疑惑的问道:“老师我们不回京城吗?”

        “…暂且不会了,这时候回去和找死无异。”

        “夏夏就算我们不回京城,那去岭南干什么?没听楚大哥说么,那里正在打仗。”安瑾辰不解的看着妹妹,问出心中的疑惑。

        安初夏淡淡的说道:“那里不打仗,我还不去呢!”

        温圣兰和楚冰境对视一眼,好像已经明白安初夏的意思,颇为欣赏的看着她。

        现在东陵国无论是朝堂,还是军队的形势都不明朗,还不如趁着岭南攻打过来,想办法趁机把守在岭南边界的军队收服己用。

        温清一看着已经做出决定的安初夏,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听这个太傅的话。

        他看向一旁被自己这段时间,被自己养的脸色红润的小姑娘,抿了一下薄唇,又把目光看向了父母。

        温圣兰鄙夷的看了儿子一眼,暗想没出息,刚成年心就跟人家小姑娘跑了。

        而且看样子,那小姑娘因为年龄还小,明显没开窍,只把他当成哥哥一样敬重。

        温清音自己从桌子上拿了一块糕点吃,也拿了一块递给坐在一起的揽月。

        这里只有她和揽月年龄相近,因为揽月从小就聪明心胸也开阔,遇到什么事也友让温清音两人相处的很好。

        既然决定要去岭南看看有没有机会收服,防守在岭南边界的军队,安初夏他们就回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同时正在屋里聊天的温圣兰夫妻三人,看见儿子温清一敲门进来,红红的耳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夫妻三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揶揄的笑容。

        温清一看见母亲继续修剪着放在桌子上的盆栽,楚爹爹端着茶盏慢慢轻酌,品尝着香茗。

        自己的亲爹更过分,根本连看他一眼都没有,正在手指翻飞的拨着手里的算盘珠。

        心中顿感无力的温清一,语气有些无措的说道:“母亲,两位爹爹,孩儿…孩儿这次想跟着安女君他们一起出谷历练。

        对,就是出去长长见识,历练一番。”

        温圣兰看见儿子总算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了,不由松了一口气,刚才看见他那样,自己都替他累的慌。

        “去吧!正好你从小就对解蛊有兴趣,这次跟去岭南,那里会蛊虫和蛊毒的人多,去见识见识,对你以后研究蛊毒有帮助。

        只是安太傅他们是去办大事的,你跟去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给他们添麻烦。”

        听到母亲同意他跟去,温清一脸上紧张的神情,这才放松下来,“是,母亲!”

        楚冰境儒雅的微笑着,对温清一招了招手,“清一过来~”

        温清一走到楚冰境跟前,两个人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很像,苏云识看向他们轻哼了一声,嘴里嘟囔道:“楚冰境你这个小人,趁着我在外行商,就把我儿子教的和你一样,笑起来这么难看。”

        苏云识幽怨的看了一眼温圣兰,愤愤然的喃喃道:“可恨有人就喜欢看这样笑容,真是没眼光。”

        温圣兰放下修剪盆栽的剪刀,走向一旁放着水盆的架子上洗了洗手,路过苏云识的时候,看着他依旧英俊的眉眼。

        眼角含笑,玩味的说道:“我这眼光,还真不是很好!”

        “温兰兰!”

        “你别这么大声我听的见。”

        楚冰境看见苏云识又被妻子逗的气冒烟,连忙把一块玉佩递给温清一,说道:

        “拿着这个如果在外面遇到什么事,可以去任何和玉佩上,有相同标记的店铺里寻求帮忙。”

        “谢谢!楚爹爹!”

        温清一把玉佩收好就要出去,忽然怀里被人塞了一叠厚厚的银票,“臭小子,出门在外那里能少的了银子。

        小姑娘还小,你看上她了,我们也不说什么。

        只不过她毕竟是东陵国皇帝册封的正统储君,加之她身边还有安太傅,和武安侯司将军这样的人物,重回京城只是时间问题。

        你要想好她一旦坐上那个至高尊位,皇室的后宫必然不可能只有一人,就算她愿意,恐怕那些王公大臣也不会愿意,让你一个商人之子独占后宫。”

        温清一目光微闪,想到小姑娘每次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笑,他又把目光看向自己父亲和楚冰境,然后点了点头,“孩儿知道了。”

        说完之后脚步坚定的走出了房间。

        “臭小子,你知道个锤子。”

        温圣兰看出苏云识的担心,扶上他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孩子已经长大,担心那么多也没有用,随他们去吧!”

        苏云识还能怎么办,儿子从小跟着楚冰境的时间,比他这个经常出门做生意的亲爹还多。

        等他发现的时候,孩子也已经长大了。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他每次出门做生意,都把外面最好,清音最喜欢,最想要的东西买回来送给她。

        女儿现在也最喜欢他这个苏爹爹了,想到这个苏云识看了楚冰境一眼,骄傲的抬起头。

        谁让他抢自己儿子,那他就抢他女儿。

        楚冰境看着在自家人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的苏云识,笑了笑,这就是他能容忍爱财如命的靖国苏首富,这么多年的原因。

        独属于商人的心机和奸诈,苏云识从来不会带到谷里来和家人卖弄,在这里他就是最真实的自己。

        苏云识把剩下的银票装进盒子里,递给温圣兰,“这是这趟把琉璃制品,转到其他国拍卖得到的分成,你拿着收好。”

        “看来你这趟赚了不少,给了青一那么多,还剩不少。”温圣兰接过后,就收进了一旁的暗阁里。

        苏云识躺在软榻上,从糕点盘子里,拿了一块放在口中咀嚼,咽下后这才说:“这次不仅有观赏的花瓶,还有女子戴的饰品,在各国达官贵人间卖的特别好。

        那流离制品样样精美,这价钱嘛,自然也不便宜,仅仅一趟就挣了这么多。”

        “听说那安女君在一个地方当官,就能致富一方,不愧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一品太傅。

        就连这挣钱的手段,也是让人望尘莫及。”

        (本章完)

        
    热门搜索:欧美性感大片qq性感头像性感小女孩性感美图片性感女主播热舞内衣露脸在线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