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睁开眼,回到妻离子散前一天 > 正文 第45章 江娃子带着兄弟们找上门
        两人一坐一站,画面好像定格一般。

        叶飞的眼眸里带着缱绻的温柔,那是姜渔从没有见过的疼惜和真情。

        突然间,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

        姜渔只觉得脸颊越发滚烫起来。

        “那我明天就去找江婶儿借用他们家的缝纫机,把安安的衣服弄出来。”

        对于她突然转移话题,叶飞没有在意,咧着嘴一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

        “明天怕是不行。”

        “咋啦?”

        “我忘了跟你说,咱哥出了点事,现在在医院躺着,爸在边上守着,我想着明天带着你和安安一起去看看。”

        听到这事,姜渔面露大惊。

        “这是咋啦?怎么到医院去了。”

        叶飞一五一十的说完自己看到的整件事情。

        姜渔抱着安安担忧的说道。

        “那嫂子能忙得过来吗?”

        “要不然,我这两天把康康接过来住吧。”

        叶飞想了想说道。

        “这事还是等明天和嫂子他们商量了再做决定吧。”

        姜渔同意的点点头。

        怀里的安安扭动着小身体,又扑到叶飞怀里撒娇。

        “粑粑,安安饿啦,想次饭饭。”

        叶飞面露微笑,揉揉小肚肚。

        “好,安安饿了,爸爸马上去做饭。”

        上一次的野猪肉还没吃完,怕在家里放坏掉,姜渔用盐腌制起来。

        叶飞从缸里拿了块肉出来。

        又弄了点排骨,打算炖汤给哥哥补一补。

        肉放在清水里洗了两遍,才把上面的盐粒洗干净。

        叶飞洗锅准备做饭,姜渔在门口摘了一些新鲜蔬菜,打算炒着吃。

        叶飞蒸了一锅米饭,姜渔在里面放了些土豆,说这样管饱。

        一旁的叶飞看到了也没再说啥。

        就凭着他现在的挣钱速度,也不能说每一顿都能让姜渔母女俩吃上新鲜肉。

        毕竟他刚重生回来也没几天。

        而且这个家里到处都要用钱,就说住的这个破旧茅草屋房子,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修缮起来格外费劲,叶飞打算等生意走上正轨,就换个房子住。

        现在也不着急,总得要慢慢来,走的踏实。

        他总会让姜渔和安安都过上好日子。

        一顿丰盛的晚餐,一家三口吃的很是满意。

        安安更是将自己小碗里面的饭都吃完了。

        要不是姜渔担心她会积食,安安还想再吃两碗。

        吃饱之后就犯困,安安坐在树下玩了没一会,就跑到姜渔的怀里撒娇要睡觉。

        姜渔抱着安安进屋哄睡之后,转身拿着布料要出门。

        叶飞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

        姜渔抖了抖手上叶飞买回来的布匹。

        “明天不是有事嘛,我今晚去找江姨看看,早点做出来,小家伙就能早点穿。”

        听到姜渔说要去找江姨,叶飞想起来了。

        这江姨和姜渔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并且两家离的也不算远。

        江姨丈夫去世的早,有个和姜渔差不多大的女儿,两人时常在一起玩耍。

        听说现在是在邻村小学教书,也算是成材了。

        今年听说在家里买了一台蝴蝶牌缝纫机。

        这消息一时间可谓是轰动了周围几个村的姑娘。

        那一个月里,几乎是每天都有人上门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是为了看一眼那台缝纫机。

        黑色的外壳,鎏金边,泛着光芒,脚上一用力踏,针头上下穿梭。

        那速度,可比人力快多了。

        众人无一不感慨羡慕着。

        毕竟这年头里,村里比不上县,不少人家都讲究要三转一响就倍儿有面子。

        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还有收音机这几样。

        要是遇到更讲究,条件更好的家里还会要求,必须是上海牌的手表,蝴蝶牌的缝纫机,以及永久牌的自行车。

        可村里人那里买得起这些,有一件就算是顶上天了。

        听村里婆婆们打探到的消息,这江姨家之所以买得起这台缝纫机,还是因为她女儿有了对象。

        还听说这男方是县城里的小伙子,家里条件不错,好像是个万元户。

        这不江姨的腰板总算挺直了。

        从前那些笑话她只有个闺女的人,现在都变了脸夸她女儿孝顺。

        总之是快把人给夸到天上去了。

        叶飞也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见姜渔要出门,也只能叮嘱几句小心。

        眼看着姜渔出了门,安安又在屋里睡着,他不能出门,干脆就在家里守着。

        寻思看看这小破房哪里需要补一补的,要不然等春雨一来,这屋里可就要发洪灾了。

        而就在姜渔离开没多久,事情就找上门来。

        叶飞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他的一句话,差点应付不过来。

        他刚刚环看自家屋里屋外一圈,坐下打算在纸上画个草图出来修改。

        还没动笔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嘈杂。

        等叶飞回过神来,门被扣响,叶飞一打开门。

        黑压压的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上门来讨债。

        他一眼就认出面前站的人,这不正是江娃子吗。

        跟在江娃子身后是一群半大不大的孩子,一个个目光灼灼的看着叶飞。

        每个人的手里都还提着一个袋子,或者是抓鱼用的篓子。

        看着叶飞开门,所有孩子都笑着叫了声。

        “阿飞哥!”

        叶飞愣在门口。

        “......”

        好家伙,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孩子手里的东西,叶飞也看清了。

        好像都是鳝鱼和甲鱼。

        “江娃子,你们这是......?”

        叶飞眼神询问道。

        江娃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头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伙伴。

        叶飞给他们让了条道,要是被邻居看到这么多孩子围在自家门口,不知道怎么编排他。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连位置都没得坐,只好挨着大树旁的石头墩子坐下。

        叶飞这才看清楚这群人,里面居然还有一两个穿着破洞裤的孩子。

        脸上脏兮兮的,还挂着鼻涕,一脸怯生生的看着叶飞有些害怕,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布袋子。

        叶飞瞥了一眼。

        好家伙,这里面起码是个一两斤重的大甲鱼。

        绝对不是这么个小孩子能抓起来的,说不定是他们一起弄来的。

        江娃子也不怕他,当即说道。

        “阿飞哥,咱们昨天你不是说好了,你要鳝鱼和甲鱼,我去给你抓。”

        “这些都是村里的孩子,也是我的兄弟们,听说有钱,他们都愿意帮忙,央求着我带过来的。”

        “要不,你就给看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