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穿成萌娃去流放?不怕,我把皇宫抄空了! > 正文 27.有好多好多鱼啊
        夏草不会知道,她之前喝的水,之所以甘甜解渴,喝下去之后能让精力复原,都是颖宝从空间里设置好,提供给苏家人的灵泉水。

        只要是属于苏家的人,灵泉水都会自动注入他们的水袋,给他们补给。

        还不到半日,夏草水袋里的水就很快又没了。

        她自己也感到奇怪。

        此前她怎么喝,水袋里总会剩那么一两口,每一次把水喝完,也正好到了下一个县城,可以重新把水袋装满。

        可现在,她都让副头领帮她跟其他犯人抢了好几袋水,却还是不够喝。

        她还想开口让副头领再帮他取一袋水来,副头领却不耐烦了,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我看真是给你脸了!你一个女犯人,竟然指使我给你讨水喝,老子自己都还渴着呢!”

        夏草一下子被副头领打得嘴巴都歪了,意识到副头领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连忙低眉顺眼的讨好。

        “我错了,奴家只是以为副头领您位高权重,随便一伸手就会有人双手把水递给你,哪知道原来这般辛劳,要是早知道,我也必不会为难副头领的。”

        一边说着,一边用最软的地方去蹭副头领。

        她这一招对副头领很是受用。

        男人忍不住呲牙裂嘴地笑了起来,用力捏了她一把:“娘的,就凭你这些小动作,要不知道你是从苏家带出来的妾,我都差点以为你是青楼来的风尘女子了!”

        听到副头领这话,苏家上下都忍不住勾唇冷笑。

        可不是嘛,夏草所作所为,和风尘女子有什么两样。

        他们苏家现在虽然被流放,但也容不下这样伤风败俗的人!

        一天下来,夏草却感觉体力比从前都不如。

        虽然好像是多喝了几袋水,但却一直都很渴,好像是比苏家的人多吃了一个馒头,也还是感觉很饿。

        这是之前还没有离开苏家时,从未有过的感受。

        反观苏家人,虽然个个都是风尘仆仆,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但一个个的精神面貌都很好。

        就连已经年过半百的苏老将军和苏老夫人,也都是精神矍铄的模样。

        她突然意识到,难道苏家真是个有福之家,不然为何他们苏家人个个都能保持这样的状态。

        这个念头才刚冒出来,她又摇头否决了,若苏家人真有福气,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被流放的地步,她离开苏家,就是明智的选择。

        颖宝除了照顾苏家人,还会照顾一下王彪的女儿囡囡。

        她原本以为,王彪会趁着那些人来领被毒死的差役时,会把女儿托给他们送回家里。

        却怎么也没想到,那囡囡见到王彪之后就不肯离开了,更是不愿意跟着陌生人回家。

        爱女如命的王彪也只好把女儿带在身边,把自己一个人的口粮分给两个人吃。

        所以看到那些人把自己的口粮分给女犯人,就只是为了满足身体之欲,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他还要给自己的女儿省出点吃的,哪有多余的粮食去干那些事。

        不过他并不知道,他女儿的水袋子有颖宝送的灵泉水。

        因此也没怎么受渴受饿。

        小孩子渴了就喝,也不知道什么叫节省,但水袋子里的水就是怎么都喝不完。

        王彪心里也觉得奇怪,自己的水都没舍得喝,想要省点给自己的女儿,因为见他的女儿动不动就喝水,自己就没敢喝太多,生怕女儿喝完了水就没得喝了。

        却没想到,自己都那么节省了,他的水竟然比女儿的水完的还要快。

        女儿的水反倒总是剩那么几口,怎么喝也喝不完。

        他还以为是自家女儿的福气,心里暗喜,却不敢声张。

        颖宝看到王彪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也忍不住感到好笑。

        这个王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个好父亲,对于他的亲生女儿,那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好,就怕委屈了自己的闺女。

        囡囡也是个挺懂事的孩子,除了有时候想娘亲时会哭一两句,平常也都是乖乖的,最多的时候就喜欢来找颖宝玩。

        这么多的流放犯人中,和她一样年龄,又是女娃的就只有颖宝了。

        囡囡性格有些胆小内向,除了喜欢跟颖宝玩,其他的人她都不敢说话。

        其他小孩也看囡囡是差役的女儿,都不敢和她有太多的来往,他们的父母家人也都是耳提面命地吩咐,他们不要跟囡囡玩耍,免得惹得招来横祸。

        因为有囡囡的缘故,王彪对苏家的人态度稍微好了一些,在经过一条小溪时,想到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要走,粮食和水都已经不够了,便让他们苏家人可以下水里抓鱼和接水。

        其他两户人家的犯人看到苏家人可以下河捉鱼,也都纷纷哀求看管自己的那组差役长,请求他们能允许自己下河抓鱼。

        差役们心想着,这些犯人可不就是免费的劳动力吗?让这些犯人抓鱼给他们吃,他们也能省些力气。

        于是也都答应了。

        很快,一条长长的小溪流里,就看到三长串的流放犯人横站在溪流中,接水和抓鱼。

        刘家和左家走到上游,占了好的位置。

        而苏家人,因为是最早下到水里的,见上游的水被他们拦住,只能干瞪眼。

        毕竟大家都带着脚镣,下一次水不容易,要是为了争个上游下游,时间都耗掉了。

        因此也只能原地呆着,指望他们在上犹的两户人家能有漏网之鱼游到他们手里。

        颖宝带着囡囡脱了鞋袜在水边洗脚踢水,眼见刘家人站在最上游的水面上,把鱼拦着,不让他们往下游。

        左家人站在他们的后面,摩拳擦掌的等着鱼往他们这边游。

        等到他们苏家时,能抓到的鱼寥寥无几。

        她不由笑了起来,这不巧了吗,她空间里正好有黄员外家池塘里养的鱼,那些鱼可是白白胖胖的大肥鱼,正好可以拿出来。

        如此想着,她立即进了空间,把池塘里的鱼都放了出来。

        一时间,好多鱼都从她的脚边游了出来。

        她立即对自己家的人叫道:“爹爹娘亲,祖父,祖母,大伯,二伯,四叔五叔,大哥二哥,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四堂哥,这里有好多好多的鱼,你们快来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