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假千金黑化后霸总管不住了 > 正文 第005章 两个选择,一吻我,二睡我
        “夫人又是什么意思?”

        “那么迫不及待,把我微信也删了?”

        薄懿索性承认:“嗯,所以你快点签吧!”

        她还没去澄清庄家被污蔑走私的事,就被离婚绊住,心情烦躁透顶。

        陆渊垂眸看不清神情,发出一阵低笑:“夫人还真是口是心非……”

        “你不要一口一个夫人!我有名字!”

        陆渊轻笑了声,碾灭烟头,摘掉眼镜,起身朝她逼近。

        衬衫每一处褶皱都展开的恰到好处,宽肩窄腰的黄金身材比例,体型优越,线条流畅完美。

        一双暗如鹰隼的邃眸深不见底,平静的面上似是隐藏下暴戾的血性。

        但结合起来又给人温柔儒雅的感觉,让人矛盾。

        她脊背发凉,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刚找回来的气场逐渐瓦解。

        这个神态像极了陆行渊。

        突然,她嗅到危险气息,心中大惊,转身就跑。

        男人比她快一步,握住她的腰猛地往上带,稳稳的把她抗在肩上——

        “陆渊!你疯了!你想干什么?!”

        她肚子硌着难受,像没水的鱼儿乱扑腾,“咳咳……你……你放我下来,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咳咳……”

        陆渊径直走上楼,不由分说的把她扔到床上,弹了好几个来回。

        薄懿头晕目眩,快要吐了……

        “咳咳……”

        突然眼前一黑,薄懿立刻掀开把她盖住的衬衫。

        刚准备破口大骂,映入眼帘的是他肌理线条流畅,宛如最完美的雕塑。

        也明白他说的蝴蝶和蛇尾是什么意思……

        他身上纹着两条蛇,从后肩延伸到锁骨下处,吐着信子露出毒牙,左腹部还有一条蜿蜒到肋骨旁,下面露着蝴蝶的半个翅膀,剩下的被遮挡在皮带下。

        她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纹身,三条蛇……

        在结实的肌肉上刻画的栩栩如生,张狂不羁,野性十足。

        “你说我是个生意人,该重在权衡利弊,那我们就谈谈这利弊!”

        陆渊逼近,至强的气场让薄懿节节败退,紧握着的手沁出汗。

        “奶奶非要你当她孙媳妇,你用一亿美金跟我达成协议,扯证当天我立刻把那辆布加迪当彩礼给你,你要隐婚我也答应,奶奶不想亏待你,我又挨了训,还赔上了陆氏百分之十的股份!”

        “让你入族谱……掌陆家所有大小事,成为万人羡煞的陆氏主母!”

        他扬手环顾四周,“华谊园我也过户给你作为我们的婚房,夫人,你说的话很让我伤心……”

        闻言,薄懿如同遭受被天雷劈中般,腿软跌倒在床上,满脸不可置信。

        她拥有这么多东西,都是他的?

        陆渊眼神凌锐,猛地拽过她的腿曲起,单膝跪在床上,嘴角噙着笑:“你说只要你动彩礼,我们就入洞房……这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

        “如果不想被惩罚,我给你两个选择。”

        嗯??

        敢情是女主主动上门的?

        薄懿大脑迅速理清思绪,终于明白这场婚姻的由来,她居然成了收拾烂摊子的怨种?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打又打不过,骂又不在理,薄懿面上堆砌躁意,“什么选择?”

        “一,吻我,”危险的目光游离在她面上:“二……”

        “二!”她回答的干脆果决。

        “二,睡我。”

        陆渊笑意更深:“明早我就签协议,互不相干。”

        ?!

        “一!”她急忙改口:“我选一!”

        区区一个吻戏,难不倒她。

        说罢,薄懿抬头不去看他的眼睛,心一横吻了上去。

        顶着原世界叱咤修罗场的男人的容貌,亲一下都觉得脑袋不保。

        正欲离开之际,被他按倒在床上动弹不得,暗眸中带着不明情绪,重新吻去。

        微凉的唇瓣覆在她唇上,不容置喙又温柔缱绻,呼吸在耳边无限放大,不停刺激着薄懿紧崩的神经。

        良久。

        他看着挣扎无果的女孩眼里充盈着泪花,指腹不重不轻的碾在她红肿的唇上,低笑:“这才叫吻,谁告诉你碰一下就完了?”

        “好好记着,只教一遍。”

        看他又要俯身吻下,薄懿心猛地往上提,用头狠狠撞去——

        “嘶!”

        薄懿眼冒金星,咬牙奋力推开他拔腿就跑。

        陆渊没料到她这么敢,吃痛的捂着额头,几个大步就把她拽回来抵到墙上,没给她任何反应,暴戾的碾上去!

        疯狂的比她想象的更可怕。

        不似刚才缠绵,剧烈侵占如暴风雨般急骤,大肆狂卷薄懿仅存的呼吸,烟草味和他身上的檀木香混合,散开。

        呼吸逐渐凌乱。

        “亲也亲了,吻也吻了,现在能不能签了?”

        “签什么?”

        “装?”她蹙眉,桃花眼里上浮怒意:“你想耍诈?”

        本想推开他,可一碰到他紧实的肌肉,手心就没劲。

        陆渊笑道:“明天中午来拿。”

        “为什么不是现在?”

        陆渊不语,意味深长的攫住她的脸。

        薄懿没辙,只能按照他说的做。

        离开的背影仿佛身后有鬼在追她一样。

        “奶奶,懿懿今天有点累,已经睡下了,我们改天再回去看您。”

        “我那应该不算欺负……是在为奶奶早点抱曾孙努力……”

        “嗯,奶奶再见。”

        只不过用一辆车来试探一下,就露馅了。

        他神情逐渐阴沉,又拨通了一串号码,噙笑的嘴角弯起:

        “薄家的事不要传到老宅。”

        翌日清晨。

        “嗡嗡嗡……”

        酣睡之际的振铃格外让人厌烦,薄懿翻了个身捂住耳朵继续睡。

        持续片刻终于停下。

        片刻后。

        “砰砰砰!”

        “阿懿,你把门开开!是景哥哥!”

        “阿懿,你不要信网上说的!你听我解释!”

        急促的男声隔着门传来,闷闷的,听不真切。

        持续的噪音薄懿忍无可忍,看看时间才五点点半,气冲冲的开门:“是不是有病!不看看几点,现在孟婆阎王都不上——”

        看清面容后薄懿的谩骂戛然而止,原地怔住。

        男人面容清秀俊朗,红唇皓齿,一双明眸里仿佛承载了万千星辰般闪耀,又被迫切和惊慌充斥着。

        像邻家大哥哥找妹妹的感觉……

        薄懿眼底的惺忪睡意消散,温婉一笑:“怎么了帅哥?”

        男人精致的长眉紧锁,岑薄的唇瓣微微张合喘着气,“你放心,我一定娶你!”

        薄懿闻言眉头倏地皱了起来,闪过疑惑。

        男人探寻的问:“阿懿,你……你没看到新闻吗?”

        阿懿?

        新闻?

        结婚?

        顿时,薄懿笑容消失,头脑清醒了。

        剧中没人会那么叫她,除了男二。
    热门搜索:性感黑丝袜性感视频rosi官网aiss爱丝高清视频看性感美女图片大全pans性感小阿姨和表姐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