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关东诡道 > 正文 第十六章 千年尸精
        索八感觉那疯婆子的指甲,已经钻进了骨头里,痛得他龇牙咧嘴,直叫唤。

        “你也太不温柔了,轻一点;轻一点。”

        索八嘴里央求着却不敢挣扎,因为他的反抗是徒劳的,只会平添痛苦。

        “那个婆娘温柔?你俩总是眉来眼去的,你要稀罕她,回头俺就弄死她,再把她的脸皮揭下来,贴在俺的脸上。”

        索八明白疯婆子所说的那个婆娘,指的就是玛丽娅,因为除了玛丽娅他没跟别的女人有过接触。

        虽然索八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但他还是从疯婆子的嘴里嗅到了一丝醋意。

        索八心底略有狐疑,这个疯婆子是啥意思?她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索八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他把头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

        他认为这疯婆子虽然换了脸,骨子里却还是个老太太,应该早就断了那根脉了。

        就算疯婆子有什么杂七杂八的想法,索八也打定主意誓死也不会从的。

        搂着她睡觉比搂死尸都恐怖,这下半辈子自己还活不活了?

        索八落到疯婆子手中,真不亚于一只小母鸡落在黄鼠狼嘴里。

        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疯婆子拎着索八就要下入洞口,这一旦入了洞口可就成了疯婆子的“压寨夫人”了。

        黄土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

        疯婆子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索八的身上,她哪里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道理。

        就在她身旁的柴禾垛上正斜卧着一个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此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人从柴禾垛上赫然站立起来,大声喝道:“站住——”

        做贼心虚的疯婆子吓得浑身一抖,一撒手把索八扔在了地上,索八一骨碌差点掉进洞口。

        那人飘飘然从柴禾垛上跳将下来,索八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位破衫老道吗?

        这破老道神出鬼没的,他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破衫老道冷冷的对索八说:“你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活该,活该,你真活该。”

        索八惊讶的问:“道爷你说的啥啊?”

        破衫老道不乐意的说:“贫道劝告过你,那扳指切莫离身,可你小子就是不信邪啊!不然怎么会被这脏东西给缠上?”

        索八嘻嘻一笑说:“回头俺就戴上。”

        破老道耷拉着眼皮,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还不到贫道身后来。”

        索八刚要开溜,却被疯婆子一把拽到了她的身后。

        疯婆子气呼呼的浑身发颤,本就凌乱不堪的头发,已经被风吹成了乱麻。

        疯婆子嘶吼着说道:“老家伙你少管闲事,快让开。”

        破衫老道也不生气,他微微的一笑:“你这疯婆子,你骗得过了别人,你却瞒不过贫道这双法眼。贫道已经暗自观察你多日了,你是千年不腐尸修炼成了精。你若专心修炼贫道绝不会找你的麻烦,可你却为了能遮住你那张丑恶的嘴脸,靠着换脸术这门妖术祸害了多少貌美的女人?今天你的气数已尽,贫道必打你个灰飞烟灭。”

        “哈哈哈……”

        疯婆子也就是尸精,一阵鬼笑后戛然而止。

        她一脸戾气的说道:“老东西就凭你大言不惭的,也要收拾俺?放马过来吧!”

        尸精的双手立刻长出十根长长的指甲,指甲黑紫黑紫的闪着阴光,锋利程度堪比宝刀利刃。

        尸精一声咆哮,周围顿时阴风乍起。

        它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的向破衫老道扑去。

        千年不腐尸精?光听名字就够瘆得慌的,难怪这老家伙怎么看都不像人,原来是尸体成精。

        自古无论是盗墓或者自家迁坟挪墓,都有遇见过干尸的。

        但那些干尸并未成精,只是没有腐烂,其肉皮干枯后与骨头紧紧贴合在一起,看上去也相当的恐怖。

        在干尸中不乏殉葬者,殉葬者有男有女,都是活着埋进去的。

        当殉葬的干尸被挖掘出来,更让人毛骨悚然。

        有的还能看得出曾在墓穴中做过垂死挣扎,有甚者还留有手指抓挠过的痕迹。

        嘴也张得大大的,保持着呼喊救命时的状态。

        这些人或是缺氧窒息死去,或是活活被饿死的,非常的残忍。

        他们给我们留下的除了恐惧,更多的是惋惜。

        那么千年干尸是怎么形成的呢?一般死后,尸体都会在经过一至两夏之后,皮肉腐烂后只剩下一堆白骨。

        但是有的尸体却会变成了干尸,这些是要在特定的自然条件下才形成的。

        也就是说需要墓穴中的干湿度适宜,并且温度要极为均衡。

        干尸的皮肤僵硬,关节也不灵活。而不腐尸精不是干尸,是没有腐烂的尸体。

        虽然看着它的皮肤也是干干巴巴的,筋骨还是有弹性的,所以关节还是非常的灵活。

        不腐尸精走起路来与我们人类没什么区别,不像僵尸靠蹦跳着行走。

        不腐尸修炼成精的是少之又少,甚至比干尸精还要少,一千具干尸精里,也未必能出来一具不腐尸精。

        索八所进入过的洞穴,其实是尸精的坟墓。

        疯婆子在坟墓里成精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它死得颇为冤枉。

        怨气迫使它的灵魂不肯去地府报到,一直留在它的尸体上。

        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她死后家人将一颗夜明珠放在了它的口中。

        这颗夜明珠可是稀世珍宝,吸取了日月精华。

        人类拥有它的光泽至少可以活过百岁;有灵性的动物若受到它的光泽庇护可修炼成仙。

        疯婆子得到了夜明珠的助力,居然修炼成了千年不腐尸精。

        索八见尸精十指大开向老道咽喉掐去,大有要先掐死老道而后快之意。

        索八借机跑到柴禾垛旁,躲起来看热闹。

        破老道并不急着闪躲,当疯婆子的手上的指甲尖要碰到他的脖颈时。

        老道身体向后一仰,接着挥动手中拂尘去扫疯婆子的双手。

        你来我往一道一精就斗在一处,打得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索八倒是惬意的很,他来了个坐山观虎斗,倚桥看水流。

        打斗场面惊心动魄,可远比那些草台班子,或者打把势卖艺的精彩得多了。

        这可都是真刀真枪的干,谁稍不留神都会丧命。

        正常的情况男人是不打女人的,尤其是老道更不会欺负人。

        然而老道面对的不是女人而是尸精,更谈不上欺负,他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老道若打赢了,索八以后就少了麻烦。

        假如老道打败了,他撒丫子就跑,不过这尸精有可能还会缠着他。

        这时破衫老道的拂尘狠狠的抽在了尸精的脸上,随着尸精的一声惨叫。

        那张敷在她脸上的脸皮被拂尘掀了下去,尸精自己丑陋无比的嘴脸又露了出来。

        那张脸皮并没有完全脱落,还有一部分挂在她那前翘的下颚上。

        尸精试图把脸皮重新粘回去,可老道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索八看了一眼尸精的脸,吓得他一缩脖子。

        尸精的老脸比以前还要扭曲,更加狰狞。

        他暗自庆幸,好在老道来得及时,不然就被糟老婆子拖进洞里去了,这个时候估计他早就失了身了,想想都恶心。

        索八趴在柴禾垛上喊道:“道爷!你替俺狠狠的收拾它。”

        这精彩万分的道与精的大战,让索八看得入了神,他都忘记了害怕。

        老道一招;猛过一招,步步紧逼,最后那张脸皮从尸精干枯的老脸上完全脱离下来,掉在了地上。

        尸精已失去了美丽重新回归到丑恶,她见自己被打回到千年尸精的原形后,心里瞬间崩溃了。

        千年尸精咆哮道:“啊……牛鼻子老道,俺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却对俺如此痛下杀手,你居心何在?”

        话音未落尸精疯了似地向老道扑去,破衫老道向后一跃,飞身上了柴垛。

        老道一甩宽大的道袍,盘膝而坐。

        左手捻天罡,右手捻剑诀,以右手指空书四纵五横,口念奇门九字诀,口念一字,手画一笔。

        他开始掐诀念咒;“天圆地方,阴阳相克,九道风云,大观至道,老君在上急急如律令……”

        老道念叨几句,将拂尘向下一甩,惊现出一道道金色光芒。

        千丝万缕的金色光芒,转瞬交织成为一张大网,大网金光闪闪,夺人双目。

        这张大网并非实物,而是破衫老道掐诀念咒施法形成的光线,故称“法网”。

        这里的“法”并非法律的法,而是法术之意。

        法网由天而降,将尸精牢牢罩在其中。

        那千年不腐尸精也非等闲,它怎肯束手就范,它犹如困兽一般,一顿乱碰乱撞。

        然而法网上像布满了电流,尸精触碰到网壁便跟过电一般。

        随着火花四溅,升腾一片白烟,散发出来一股子煳焦味,直刺鼻子。

        任凭尸精在里面怎么挣扎,最后也没能逃出法网。

        破衫老道泰然自若的说:“你就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本轻易就可让你化为齑粉,之所以跟你耍了半天,一来念在你死得冤枉。”

        说到此老道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索八。

        才接着说:“二来念在你对那小子一片痴情,才没对你赶尽杀绝的。倘你再一意孤行下去,对你没甚好处。你还是主动将灵魂离开尸体去地府报道,转世为人吧!”

        老道的一段话,使发疯的尸精立刻停止了折腾,它回头看着索八。

        眼神多了几许温柔与深情,同时眼角涌出两道血泪。

        索八被老道的话说得起了一层白毛汗,心里不住咒骂这破老道,居然说自己与尸精有姻缘,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索八暗自一合计:“他娘的,老道说得不会是真的吧?”

        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鸡鸣,雄鸡一叫天下白,意味着天将破晓。

        闻见鸡鸣,千年尸精立刻造作不安起来。
    热门搜索:性感女教师小说性感紧身超短裙美女夫妻两性生活动漫美女性感oo后小学生晒性感照性感照片美女两性话题讨论男士性感内衣两性相交视频小仓优子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