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 正文 第22章:立储树嫡
        “坐山观虎斗,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呢,”姬如玄勾唇轻笑,忽地又想到了,宫宴上,玉腕盛斗珠时,那委婉又娇媚的画面,“小太阳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哎,我管她生不生气,吃饱了撑着了么。”

        虽然她长得特别好看。

        但是呢!

        他是那种为美色所惑的肤浅人么?!

        他是绝不会因为她好看,就手下留情的。

        似是想要说服自己,他又补充道,“要对付太尉府的人,又不是我,太尉府和承恩公府利益矛盾不可调和,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不是现在,也是将来,我只是给承恩公递了一把刀,让承恩公占了点先机。”

        山寺里静了静。

        接着又是一阵凄厉的山风,穿透了寺里。

        姬如玄摸了摸鼻子,这话好像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又强自狡辩,“反正我没有要害太尉府,承恩公为了立太子,连通敌的事都干得出来,除太尉府之心,是势在必行,关我什么事。”

        一阵阴风哀嚎着,冲进了山寺里。

        仿佛又觉得这话,没有多少说服力,他表情丧丧地:“我要算计的,始终只有一个承恩公府,可没有主动算计过太尉府……”现在没算计,只是计划没到,不代表将来不会算计,事实上,在他的布局里,太尉府是最重的一环。

        不过,那都是后面的事。

        和现在没有关系。

        姬如玄有些自欺欺人地想:权力场上的博弈,从来不是哪一个人能左右的,他充其量,只是为自己创造了有利时机,将利益催化而已。

        非始作俑者。

        也非罪魁祸首。

        唠唠叨叨说了半天,越说越沮丧:“行叭,我肤浅,长得好看的人,总要给点特别待遇,”他阴着脸,又强调,“就一点,不能再多了。”

        黑衣属下保持着半跪的姿态,宛如一座静默的石雕。

        姬如玄一只手,搁在膝盖上,五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似在盘算什么,又似在衡量什么。

        “南朝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姬如玄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游戏般,他撑着手肘,胸腔中迸发出一阵沉闷的笑来,“我改主意了。”

        黑衣属下有些讶然。

        姬如玄托着腮,继续笑:“太尉府手握重兵,吞食入腹,可比毁灭要有意多了。”

        黑衣属下抖了一下身子:“主上的意思是?”

        姬如玄拿彩霞冻石,抛了两下,玩味笑道:“哎,有趣的猎物,自然要多花点心思,养肥了,慢慢吃才尽兴,不是么?”

        黑衣属下静默不言。

        火堆‘嗞嗞’地燃烧,火光在昏暗的山寺里晃动,不知打哪儿飞来的蛾子,扇动翅膀,扑向了明亮的火光。

        转瞬间,化为乌有。

        说着说着,姬如玄觉得自己越来越心虚,干脆捂了脸,蹲在地上:“算啦,欠了她两次,大不了以后帮她两次,不,三次,四次也行,看在她长得好看,就多帮几次,也算扯平啦!”

        黑衣属下悄悄松了一口气。

        没疯就好。

        又拉拉杂杂了好大半天,姬如玄终于站起来了:“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以免替身露出破绽,沿着来时的路线,穿插最近的山路,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上京。”

        ……

        质子邦交议定,两国处于“新婚燕尔”,不说‘如胶似漆’,但关系得到缓和,边境暂时安稳下来。

        但朝野内外并不太平。

        御史台联合奏请陛下册立太子:“陛下威临四海,泽被万民,治我南朝中兴盛世,尔今我南朝社稷安稳,百姓安居乐业,应立储树嫡,守器承祧(挑),承陛下之仁德,继奉祀祖先之宗庙,续我南朝基业。”

        这一番话,一明一暗,表达了两个意思。

        影射了北朝大败,南朝社稷安稳,到了立储的时候,立储一事悬而不决,会导致朝中人心浮动,于社稷不稳。

        暗示了承恩公府的功绩。

        立储树嫡!重点在一个‘嫡’上,按‘立嫡不立长’继承制,三皇子理应立为储君。

        朝堂之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且附和者众多。

        大将军戚如烈旧疾复发,在府中休养,并未上朝。

        以戚小将军戚凛风为首的一干臣子,在朝臣们一片呼声中,只得装聋作哑,显得格外势单力薄。

        南兴帝并未当堂表态。

        散朝后,朝臣们请求立储的折子,送进了南兴帝处理政务的南书房。

        不过三日,就已经堆积如山。

        随后,南兴帝当朝驳了朝臣们立储的请求:“朕正值千秋,立储一事暂缓。”

        朝臣们顿时诚惶诚恐跪了一地。

        ‘千秋’乃鼎盛之意,只差没明着说,朕正值壮年,还能继续干,你们一干臣子,逼朕立储,是何居心?

        立储一事,到此为止,却并未打消朝中人心浮动。

        紧接着,南兴帝宣布:“即日起,三皇子姜景璋入南书房观政。”

        立储一事迎来了转机,姜景璋风头大盛,承恩公府门庭若市。

        与之相对,太尉府的门庭,一下子就冷清了许多,有关太尉府失势的传闻,也是越演越烈。

        皇权更迭悄无声息地降临。

        姜扶光坐在石亭里看书,突然听到一阵“汪汪”的狗叫声,她搁下书,就见顾嘉彦抱着一只斑点小奶狗,走进了石亭里。

        “扶光,你快看,”顾嘉彦将怀里的小奶狗,递到姜扶光面前,“这只小奶狗,像不像你之前养的那只?”

        姜扶光仔细看了几眼:“确实有些像。”

        她之前养了一只相似的小奶狗,奶乎乎的一团儿,抱在怀里又乖又软,原也养了一年多,已经养出了感情,还取了个名儿,叫团团,哪知前一阵子,团团误食了东西,就这样没了。

        为此她失落了好久。

        “我打听了许久,才寻到了和团团一个娘胎的狗崽儿,刚好有一只下了崽,就抱了一只与团团长得最像的,”顾嘉彦将小奶狗塞进姜扶光怀里,“你快看看,喜不喜欢?”。

        姜扶光垂眸,轻抚着小奶狗软乎乎的绒毛,小奶狗也不认生,奶乎乎地叫唤,和团团一样又乖又软。
    热门搜索:性感胸罩非主流性感图片性感睡裙美女艹性感女护士性感女生性感沙滩3补丁rosi官网两性关系我的性感阿姨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