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费伦的刀客 > 正文 第四十四节 做戏
        就在桑德兰——桑蒂拉·星曜陷入绝望之时,外面的走廊上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几个人顿时一愣,桑蒂拉却是心中舒了一口气,但是她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仍然保持着惊慌的神色,只有漂亮的亮蓝眼睛转动了几下。

        没有盔甲碰撞的声音,不是德迦撒或者其他卫士,经过侯爵的首肯,图冯高声问道:“谁在外面?”他指着两个押送桑蒂拉·星曜的卫士说道:“你们两个跟着我出去看一看!”

        三个人推开房门走出去,没多久就听到图冯的惊叫声:“你是谁?想...啊——!”接着是另外两个卫士的惨叫声,随后三道盔甲碰撞地面的声音,接着就没了声息。

        埃拉斯图侯爵咕噜了一下喉咙,他不由得看了一眼穿着黑斗篷的神秘人,有点紧张的说道:“法师先生?你...”

        神秘人轻笑一声接口道:“交给我吧!不过还需要你的侍卫帮个忙!呵呵!”他戏谑的看了一下桑蒂拉·星曜,然后跟着最后一位“锤击者”胡尔姆走出房间,神秘人一离开,女执政官就除去了面上的伪装表情,在肥胖侯爵愤怒的注视之下,她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拢了拢有点散乱的头发,然后从细密柔滑的头发中取出一支手指大小的小刀具,轻轻一划就划断了手臂上的封魔腕带。

        埃拉斯图侯爵用肥胖的手指指着女人惊怒的问道:“你!你!你怎么能...”

        女执政官优雅的走到一张兽皮垫椅前坐下,她用细长的手指拈着小刀片献宝似地挥了挥,笑眯眯的说道:“侯爵大人!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封魔腕带怎么这麽容易被破坏!嘻嘻!精金做的哦!说起来还是我的老师最早发现的呢!一个美妙的精金矿!哦!对了!忘了介绍我的老师了!北地女巫——莱拉!是不是很吃惊?嗬嗬嗬嗬!”

        埃拉斯图侯爵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似乎面前坐着的是一个恐怖的蛮荒巨兽,他颤抖着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那个邪恶女巫不是已经...”

        桑蒂拉似乎很欣赏侯爵的恐惧,她继续用言语打击着可怜的家伙:“我的老师可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即便是邪恶的角之王冠也休想让她屈服!她的失踪却是因为...呵呵!这个我可不能告诉别人哎!深水城的大法师已经应邀前来相助!南方的城主们可是对您非常不满呢!本来我们并不想对米拉巴下手的!可惜预言者的计算出现了错误!秘银厅的黑暗之龙“烁影”并没有被矮人王杀死!我们只能先把米拉巴这个矿产中心掌控在手里!希望您不要见怪哦!”

        埃拉斯图侯爵近乎竭底斯里的吼道:“休想!没有我的授权!米拉巴的人们绝不会认同你们统治这座城市的!”接着他泄气的说道:“好吧!我愿意协助竖琴手管理米拉巴!但是你们要保证我的地位和利益!”

        桑蒂拉轻轻摇摆着手指微笑道:“我是很想答应您!可惜!已经太晚了哦!您可是挪用了不少城市基金!市民们绝对无法忍受您这种违反规定的行为的!”

        侯爵怒道:“不!我没有这麽做!挪用基金的是你!所有的议员都可以作证!是你桑德兰挪用的!我...”

        桑蒂拉笑道:“可惜!过了今晚支持你的议员就不在了呢!我可是找了一个很棒的帮手奥!而且我挪用资金也是以您的名义!它们可是被用来购买了价格昂贵的精金哎!嘻嘻!只是为了满足您对炼金术的研究!想来市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嘛!”说着桑蒂拉从自己的魔法指环中取出了几块大小不一的精金向侯爵炫耀。

        桑蒂拉嬉笑着对几乎瘫倒的侯爵说道:“现在就请您配合可怜的我进行最后的表演吧!呵呵呵!救命啊!不要!救命啊!呵呵!”说着她取出一条酷似封魔颈环的项圈戴在自己的脖颈上,随后对埃拉斯图侯爵释放了【暗示术】...

        却说威廉穿过大厅,大摇大摆的行走在明亮的回廊之中,回廊两壁上的闪光晶石照耀着他的身影。当图冯和两个卫士出现在威廉面前时,秋水碎梦再次出鞘饮血,沉重的铠甲完全限制了矮人的灵活性,战刀穿过了他没有遮拦的硬脸,两个卫士也被威廉用拳脚击碎了脑壳。

        当胡尔姆出现时,他的身后并没有跟着那个神秘法师的身影,而且相比于图冯,胡尔姆的移动速度更快,当他挥动手中的战锤时,威廉的脸色突然大变,并不是因为矮人挥动战锤的力量更强大,而是因为威廉再次感觉到了寒冷。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阴寒,威廉当初碰到酸液怪人时曾经感受过一次,但是这次的感觉更强烈,所以停顿的时间更长一些,当威廉激发气血调动体内的血脉热流抵消掉阴寒时,矮人的战锤已经快要砸在身上。

        威廉突然一脚电射而起撑在胡尔姆的胸前,同时腰身一扭,战锤擦着他的肚皮而过,矮人的冲势顿时一滞,威廉借机倒地倒射而回,同时让过了一道灰黑色的射线,威廉一个翻身半跪在地上,他已经发现矮人身后还有一个敌人,而且还是一个他并不了解的施法者,到现在为止他见过的法师除了面前这位也就只有桑德兰和长鞍镇的贝***·戴尔瑞·哈贝尔,交过手的也只有和没脑子的野兽差不多的酸液怪人。

        人最恐惧的恰恰是自己所不了解的事物,威廉就面临着这种恐惧,他曾进向女执政官询问过有关法师的问题,但是桑德兰可不会好心的告诉他如何应对一个法师的进攻,相反那个娘们儿却经常向宣扬法师的危险和恐怖!威廉想要停下来考虑对策,但是胡尔姆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矮人咆哮着举起战锤继续进攻。

        威廉的目光一凝,矮身突然窜进胡尔姆空门大开的胸膛,手中秋水碎梦一抛,双手抓住矮人的盔甲将其突然举起,然后把矮人肉盾奋力砸了出去,左手抄起胡尔姆的战锤,右手一接战刀追着横飞的矮人冲了上去。

        角落里一道绿色的射线正好射出,措手不及的施法者已经无法收回自己的法术,射线击中了飞撞过来的矮人,矮人惨叫一声连人带盔甲突然四分五裂,此时冲过来的威廉再次投出左手的战锤,角落里的施法者这才显露出身形,但是他及时发动了身上一件魔法物品的能力,整个人变成了虚幻的透明人影,战锤穿过法师的透明身躯砸在墙壁上,坚硬的大理石墙壁被砸出一个硕大的坑洞。

        法师讥笑的看着冲过来的威廉,单纯的物理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即便是魔法的力量也难以穿越位面壁障攻击到他转移到灵界的真身,但是当秋水碎梦划过他的透明身体时,法师的脸色立刻扭曲起来,他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在惊怒和恐惧中,受到重创的真身被弹出灵界。

        威廉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幻影化作虚无,只有半截右臂和大量的鲜血留在幻影消失的地方,他谨慎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取下半截右臂上带着的一枚怪异指环,那是一枚用奇怪的金属细丝编制而成的指环,上面嵌着一颗小巧的蓝色眼球。

        当威廉进入侯爵的寝室时,正好看到埃拉斯图侯爵瞪着通红的眼睛扑向桑德兰,而“可怜”的女执政官则惊恐的摔倒在地上大喊“救命”,头发凌乱,衣衫破碎,左臂上少了半截袖子,露出雪白娇嫩的肌肤。威廉面上显现出大怒之色,心中却叹息道:“这个小娘皮儿啊!真他娘的的能装!以为老子看不出来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咯!”而像威廉这种历经世事的老油子,又岂能听不出桑德兰的喊叫并没有什么惊慌之意。

        貌似怒火冲天的威廉一刀斩下埃拉斯图侯爵的硕大脑袋,然后他脚下隐蔽的一扫,侯爵的无头尸体正好倒在桑德兰的面前,颈口的血污喷的女执政官头脸犹如血洗...
    热门搜索:福利视频美女超级图解女人性感带性感mtv色999飞华两性的热门文章性感纹身两性霉素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