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 正文 第十二章 最熟悉你的是你的敌人
        冀鋆甩开苏姨娘的手,拉着芍药匆匆走出佛堂。门口的慕嬷嬷见冀鋆面色不虞,猜测可以二人不欢而散,于是也跟刘嬷嬷匆匆告辞。

        身后,苏瑾脸上浮现一丝阴恻恻的笑意。

        三人走在佛堂前的小径上,都不发一言。忽见前面跑来一个小丫鬟,见到慕嬷嬷后大喜,忙道:“嬷嬷,让我好找!我刚从丹桂苑过来,说您陪着冀大小姐来佛堂了!您快回去看看夫人吧!张妈妈来给夫人谢恩,夫人想起来大公子,二人哭做一团,谁也劝不了。卓姨娘命奴婢赶快来找嬷嬷!”

        慕嬷嬷急道:“唉!好好的,收了年礼就是,讲这些虚礼作甚?”

        慕嬷嬷忙向冀鋆告辞:“老奴不放心我家夫人,先行一步。”

        冀鋆眸光浮动,心念转动,道:“嬷嬷,正好,我也要去拜见夫人,告诉她,苏姨娘一切安好,我与您一起吧。”

        慕嬷嬷觉得也好,多一个夫人不讨厌的人劝说一下,说不定有点用处。

        路上,小丫鬟告诉冀鋆主仆,这个张妈妈的儿子是大公子的书童,如今与大公子一起音讯皆无。

        冀鋆和慕嬷嬷等人匆匆赶到正院门口,就见卓姨娘从里面款款走出来。

        卓姨娘今日批了一件蓝色棉袍,头饰简单,只斜插了一只银簪,两个珍珠耳坠。形消体瘦,面容沉静,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却让冀鋆想起迎风挺立的坚韧劲草。

        见慕嬷嬷眼中满是困惑,卓姨娘忙笑道:“嬷嬷勿担心,适才夫人有些情绪波动,头痛不已,恰好婢妾再老夫人身边的时候跟着宫里来的一位女医学了点子按摩的手艺,夫人让婢妾试了试,还真有用!如今夫人有些乏了,在内堂歇着去了,婢妾把手法跟张妈妈说了说,现下张妈妈陪着夫人呢。”

        慕嬷嬷轻轻松了口气,道:“有劳姨娘。”

        冀鋆眸中闪过了然,继之笑道:“如此,劳烦嬷嬷转告夫人,冀鋆改日再来拜见夫人!还请夫人安心休养。”

        慕嬷嬷谢过,目送冀鋆和卓姨娘离开,双眼微眯。

        刚清理过的小径不知道何时又覆了一层薄薄的积雪,风起,夹杂着细细的雪粒子打在人的脸上和身上。

        一阵风来,力道有些大,卓姨娘步子略趔趄了一些,身边的丫鬟绿柏忙搀扶住她。

        冀鋆也急忙站住,还未开口询问,卓姨娘开口道:“冀大小姐,你我二人不便耽搁太久,我有话说。”

        冀鋆对芍药点点头,芍药与绿柏齐齐退后几步。

        冀鋆微微笑道:“姨娘费了好些心思,只是,那日,姨娘已经得罪了苏瑾,又何必再顾忌”

        从苏瑾为杨氏抄写经书开始,卓姨娘便已猜到,苏瑾心里有盘算,或者是打算在年关之际出佛堂。或者其他的什么,且十之八九跟冀鋆有关。

        果然,今日就听到慕嬷嬷去了丹桂苑,卓姨娘便知苏瑾的目标是冀鋆。

        于是,她让张妈妈进府拜谢杨氏。

        而她也“恰巧”去给杨氏请安。

        时间算计得可真是精确!

        卓姨娘轻轻掩口咳了一声:“我不是怕苏瑾,我不希望夫人起疑。尤其是慕嬷嬷。一直以来,她们都觉得我容易满足,不贪心,甚至无欲无求。所以,即使我侄儿没了,也不应该有所企图。伤心是一回事,但是,为此费心劳神,她们不愿意看到。”

        冀鋆默然,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后宅中的女子,尤其是仆从身份的女子,就不应该有诉求。即使有诉求,也要在主家允许的范畴之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不也是为了抱杨氏的大腿,不能轻易拂了她的意愿,再不情愿,也得去佛堂一趟。何况,卓姨娘的身家性命几乎完全在洪培菊和杨氏的手里。

        卓姨娘从袖中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冀鋆道:“冀大小姐,苏瑾要您去佛堂,是没安好心。”

        冀鋆接过,用眼神表示认可。

        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你看,她都不问问苏瑾为啥找自己!反正没好事儿!

        卓姨娘又道:“苏瑾害人的招数层出不穷,你要小心。我能想到的就是可能给你下迷药或者迷香之类见不得人的勾当。因为,以前,有个丫鬟不顺从相林少爷,她就给那个丫鬟下了迷药。这个荷包里装着几种香料和迷药,都是被苏瑾非常小心保管的。我想法子弄了一些。”

        冀鋆打开荷包,里面有几个小布包。打开其中一个小布包,身上的蛊虫纹丝不动,冀鋆遂合上放入袖中。打算回去慢慢研究。

        “但是苏瑾有个比较结实的匣子,跟这些物件放在一起,我猜可能是比较稀有或者霸道的迷药或者其他害人的手段。”卓姨娘说话言简意赅。

        冀鋆颔首道:“多些姨娘费心!您侄儿的画像我已经让我家的活计复制了许多张,正在打听。姨娘还请耐心些。”

        你痛快我也痛快!

        卓姨娘苦涩一笑:“谢谢大小姐!我有耐心!说实话,我找了这么多人找我的侄儿,就大小姐的举措靠谱!那些人都是拿了钱拍着胸脯说会尽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也是遇到大小姐,才想起来,这些人不要我侄儿的画像,不问我侄儿的同窗住址,甚至不问问我侄儿长相如何,是胖是瘦,是白是黑。只说认识大理寺的这个神探,刑部的那个大官。唉,我被骗了还不自知。如今,总算遇到大小姐没有敷衍我,我,就是……一旦……,我也能安心一些。”

        卓姨娘言到此处,红了眼睛。

        劲草不随风偃去,失去了儿子,侄子也音讯皆无,又无强大的娘家做依仗,一个弱女子凭着一腔子的不甘仍在这个冷酷无比的后宅中坚强生存。

        自己和堂妹比她简直好得太多,没有理由轻易认输!

        “对了,大小姐,你要好好想想,你自己最害怕别人抓住的软肋是什么。苏瑾最善于朝别人最痛的地方踩,而且,不择手段!”卓姨娘忽然正色告诫道,“此前的夫人身边的宝绳都能被她拿捏,你要好好捋捋你和冀小小姐身边的人。须知,家贼难防!”

        冀鋆闻言一惊,卓姨娘说的这几点,她每个都能想到一些,但每条都没有卓姨娘想的深,想的远。

        果然,最熟悉你的还是你的敌人啊!
    热门搜索:两性频道性感美女漫画明星性感图片性感主播视频猫扑两性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