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梦入红楼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送祝福得放长假
    大楚境内,江南之地,扬州巡盐御史衙门。

        林海正在后堂翻阅公文,听得下人回报说京城贾家来人求见,也没多想,叫安排在偏厅。

        自己看完最后一点公文就前往偏厅接见这个词贾家子弟。

        “贾家草字辈子弟贾芸拜见姑爷爷!”

        刚进屋,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对自己跪拜行礼道。

        林海对这“姑爷爷”三个字给意外了一下,不过他好歹为官十多年,倒是没有任何失态,点点头,走过去坐在主位上,叫地上之人起来。

        跪在地上之人就是花了半个月从京城赶来的贾芸,简单收拾了一番立马来拜见林海。

        贾芸依言起身后,林海见他不过十几岁模样,就问道:“你来找我何事?”

        贾芸道:“晚辈如何敢上门打搅姑爷爷,是我们族长的小公子托晚辈给姑爷爷带一封信。”说着掏出贾清给他的求助信。

        贾敬的小儿子,莫不就是当年那个小娃娃?

        接过信,拆开,只见上面写道:

        恭请林姑父安,

        小侄贾清拜上,自四年前扬州有幸拜见姑父以来,小侄无不时刻谨记姑父教诲,恨不得能辞请家父,亲自侍奉于姑父身边,或端茶送水,以得姑父教诲之幸。然思之姑父大人公务繁忙,怎能于小侄身上闲置功夫,故不敢烦扰。

        今已听从姑父大人教诲,每日专心于学业,业以读至《中庸》……

        ……

        今族中一小辈父亲已丧,只一寡母,家道艰难,固求助于小侄。小侄怜其身世,于族中谋了一活计,恰巧就是在姑父大人管辖境内。小侄于扬州也无其他亲友,只得冒昧以此小事打扰姑父大人,望姑父大人见谅。若姑父大人能给予此小辈一些照看,不单是其一家的福泽,小侄也将感激不尽。

        侄儿贾清谨拜

        林海看完信之后,想了想,问道:“你来扬州做的什么?”

        贾芸立马恭敬的答道:“回姑爷爷的话,晚辈此行就是收购一些盐厂旁边废弃的石料之类之物”

        “有何用?”

        “是一家胭脂厂制作香料需要用到,这种原料,京城附近的很少,所以晚辈才有了这趟差事,”

        贾芸来之前贾清就和他商量好了,实话说的话,林海一定会觉得贾清不务正业,为避麻烦,只有先这么讲了,以后见面再请罪吧。

        林海想这确实只能算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于是道:“你想让我如何助你?”

        贾芸闻言一喜,知道事办成了,立马回道:“多谢姑爷爷,您只需派一名家下人给晚辈作引路之用,晚辈就感激不尽了。”

        林海也觉得如此就好,就依言打发一个身边的随从和贾芸一起出了衙门。

        之后的事,就很简单了,贾芸在这人的指引下,到各个盐场收取废料。各个盐场主事见是盐政衙场的人介绍来的,反正这些废料也不值钱,基本都是白送给贾芸了,倒是让贾芸喜不自胜,和倪二一起只需把身边这个林海的家下人招待好就是。

        不过半月功夫,就完成了任务,租船北上了,碱石随行带了一船,剩下的找了个僻静的位置,也租下两个空仓存放着。

        ……

        一品堂,东厢房内,一场制皂大业如火如荼的开展着。

        贾清给自己的这间厢房取名叫“京城香皂研发部”,并自封研究部长,下辖研究员两名名,分别是金儿和佩凤。

        携鸾不爱弄这些,和瓶儿她们一起平日里帮帮忙而已。

        做了大量尝试,花了很多时间,贾清总算是分离吃出勉强能用的烧碱了。而有了烧碱,剩下的工作就十分简单了。

        将烧碱烧开,搅拌均匀,然后一边搅拌一边加入油脂,等到汁液变得粘稠,装入制好的模具中,晾干,再切成小块就成了。

        此时一品堂的院子中间已经凉好了几批尝试品了,贾清取来用过,效果一般,不过还是要比现在市面上普通的用于清洁的胰子好。更不用说一般老百姓用的皂角之类的了。

        所以说,市场前景已经是十分远大了。现在他正带着两个副手研究卖给富贵人家的奢华版香皂。其实就是在这基础上加入一些香型花瓣、养生药材之类的东西。

        他深深懂得富人们的心里,一般人没有的她们才会喜欢,所以现代的商品都是做成不同颜色和款式,供人挑选。

        等到最后一批,最后一步装模完成,贾清大手一挥:“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所以本少爷决定,给院子里的每个人发一两银子的赏钱。小凤姐姐和金儿姐姐每人多加五钱银子!”

        没办法,这段时间买原料,加上以前买花和给贾芸下江南预支的一百两银子,他这几年费尽心思积累的家底已经空了,他已经准备搬几盆他培育好的花出去卖了补贴家用了。所以给丫头们的奖金只能小气一点,他准备以后赚了钱再补上。

        不过金儿她们倒是没觉得少,在她们眼里,给二爷做事是应该的,而且感觉也很好玩,二爷的赏赐倒是没怎么在意。将这些装好的“香皂”端到院子里晾晒好,贾清准备到贾敬那里看看,明天就是贾敬的生日。

        一路上都是忙碌的下人穿梭的身影,这些事统归尤氏调配,秦可卿也从旁协助,不过二门外的事大都是赖升在办,只需给尤氏报备即可。

        这些事与贾清当然没什么干系,他只是要到贾敬房里看看情况,表示他还是关心着他的。在这种大家族中,就算是父子之间,良好的关系也是需要维持的。

        宁安堂后堂,贾敬正在堂上喝茶。虽然这些年来他已经看淡了功名利禄,但他却不反对家里给他大办宴席的事,在他心里,到底还是觉得国公府的体面是要维持的。

        想当初两代国公在世的时候,他年纪尚小。那个时候,家里每逢大宴,下至文武百官,上至亲王、公侯,无不齐聚一堂,荣华之盛,又岂是今日可比的。

        而如今幸好西边还有一位荣国太夫人在世,家里才显得尊贵些。等到老太太也仙去的时候,贾家又该何去何从?

        他可是深深的知道,当今圣上对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可不像太上皇那般宽厚。他辞官一方面是因为厌倦了官场倾压,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因为新君继位,对他不如太上皇那般器重的缘故呢。

        如今家族内的子弟,特别是他的大儿子贾珍,他也看过了,都不像能振兴家族的,所以,他才迟迟没交出族长大权,也不单单是因为贾清,只能说贾清是让他放不下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方面来讲,贾敬其实是贾家最有威望,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作为贾家的顶梁柱的。

        另一方面来说,贾敬作为族长,是不合格。面对显露衰退气象的家族,他没有魄力革故鼎新,面对朝野的压力,也没有勇气为家族顶住一片天地,他选择隐退。

        所以,贾家的败亡已经注定。

        所幸,贾敬还念着家族,还想要为家族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这,就给了贾清机会,一个打败贾珍,夺得贾家大权的机会。

        “孩儿给父亲大人请安!”

        贾清的声音唤醒了沉思中的贾敬,看着这个小儿子,贾敬的心里不觉就高兴了许多。

        “你来干什么?”

        “明日父亲大寿,孩儿害怕到时您忙,特意提前来给父亲大人祝寿。孩儿祝父亲大人多福多寿,身体健康,越来越年轻!”

        听着儿子五不像的祝福语,贾敬却很高兴。现在这个小儿子是说什么都能让他脸上露出笑容了。轻轻上前,一把抱住了贾清,坐回了原来的椅子。

        像这样抱贾清,他也很久没有过了,这一下,顿时感觉沉甸甸的,呵,当年的小不点也长大了不少嘛。

        “好好好!不愧是父亲的好儿子,知道牵挂着我,呵呵,呵”贾敬脸上的笑已经收不住了,一个劲的笑起来。

        要是贾宝玉看到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

        贾清也笑,不过他此行还有目的,乘着机会道:“父亲,孩儿想过西府去玩……孩儿已经把《中庸》都全部复习完了,那边的姐妹们都给我下了几道帖子,叫我过去玩,好不好?”

        看着儿子几乎从来没有的贪玩情绪,想想这些年他读书也确实值得嘉奖,并且来年就要到国子监苦读了,心下一软,说道:“既然这样,你去吧。本来你来年就要去国子监读书,我就放你三个月的长假,让你好好玩玩,只是,出门记得叫上你那两个小厮跟着,安全要紧。

        对了,我隐约听你大哥说,你在院子里搞了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怎么回事?”

        呵,贾珍果然已经开始注意他了,不过他对此早有心里准备,只是以后做事要小心些了。

        “哦,那是孩儿平时无聊弄得小玩意,不值当什么的。”

        “恩,那就好。记住,千万不可玩物丧志,那样的话,我的家法可认不得人!”

        听着这毫无杀气的威胁,贾清对贾敬露出一个笑脸,道:“知道啦!”

        “去吧!”

        从贾敬怀里出来,又对贾敬行了一礼,贾清才欢快的出了宁安堂后堂。
    热门搜索:夫妻两性生活爆操美女香港性感女星性感照片美女性感蕾丝美女图片男女两性之间怎么相处性感海滩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