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辰渊剑
        望着宥宸惊吓地整个人趴在马背上不敢起身,芸莞既担心又害怕。她努力地从后方追上了宥宸,伸出手去想让弟弟抓住她,好脱离那受惊的疯物,可是芸莞胯下的白马却不巧被雪地里的石头绊到前蹄,她本因裙子较窄马鞍坐得就不稳,这一个踉跄使得芸莞瞬间失去平衡,整个人从马上滑落,好在她双脚灵巧地勾住了金羁才不至于摔落地上。

        “啊~”一声惊叫,连观看的人都跟着心里一紧,因为芸莞正头朝下侧吊在白马的身上,绾髻随着马奔跑的节奏散开,乌黑亮丽地长发在雪地上舞动,好似饱蘸墨汁的笔在洁白的宣纸上龙飞凤舞地创作。

        神翊烁发现情况危急后,第一时间冲了过来,他尽量靠近芸莞,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抓住芸莞的胳膊将其拉起,正好独孤晓梦也追了上来,于是神翊烁一个寸劲儿将芸莞送入了独孤晓梦的怀里,丝滑长发轻轻地拂过神翊烁的面颊,极短的瞬间竟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令他觉得异常好闻。

        神翊烁本想将芸莞拽上自己的马,可突兀记起那天因听到一句赞美的话都脸颊通红的芸莞,若大庭广众坠入一男子怀抱定会非常赧然。虽情况危急也应遵循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数,否则在众目睽睽下男女如此亲密定会引得浮想联翩。正巧独孤晓梦赶到化解了神翊烁的踟蹰,他才毫不犹豫地将芸莞交给了晓梦。可神翊烁并不知道独孤晓梦不喜欢芸莞,但对独孤晓梦来说很是庆幸,幸好她及时赶到接住了芸莞,毕竟她抱着芸莞总好过芸莞陷入神翊烁的怀抱,对心上人臣服的她就像是个机警的猎犬,不愿主人受到任何猎物的迷惑。

        宥宸听到那声惊呼,小心翼翼地回头张望才发现姐姐差点从马上摔落,他担忧且害怕,整个人不自觉得就往一侧偏过险些也从马上坠落,慕容靖宇及时赶来将宥宸救下。

        泽枫霖紧随其后一跃跳上了那匹疯马,将其缰绳紧紧地拽着试图把它勒停,但它调转了方向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直地朝百官群臣冲去。

        迎面而来的神翊烁拔出了锋利的辰渊剑,刺穿了这疯物的脖颈,“吁~”可怜的马儿哀嚎一声便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泽枫霖顺势翻身下马背双膝跪地,他暗暗庆幸自己的白马没有受惊,否则也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谢三皇子搭救。”

        “泽枫将军才是英勇可嘉。”当着众人面,神翊烁可受不起这般行礼,他赶紧下马扶起泽枫霖,拔下了辰渊剑插回剑鞘,与泽枫霖互相搀扶着缓缓地走到看台下。

        “让父皇受惊了,请父皇责罚儿臣。”神翊烁跪在地上,整个人趴在雪里,像是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你何罪之有?”神翊翔眯着眼睛审视道。

        “父皇,儿臣滥杀无辜,是儿臣鲁莽。”神翊烁认错的态度很是虔诚。

        “无辜?鲁莽?”神翊翔自言自语着。

        “皇上,都是微臣的错,是微臣选错了马匹,与三皇子无关,请皇上降罪。”泽枫霖扑通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请神翊翔降罪。

        此时,芸莞与独孤晓月也赶到了看台下,见泽枫霖叩饶着,三皇子还跪在一旁不敢说话,她俩便赶紧跳下马来一同请罪,难得这两人会行动如此一致。

        “皇上,要罚就罚我吧,请您高抬贵手,饶恕三皇子。”看着神翊烁埋在雪里的手冻得通红,独孤晓梦心疼地说道。

        “皇上,一切都是因臣弟而起,作为姐姐,理应最先受罚,若不是烁翊王,泽枫将军出手相救,后果定不堪设想,皇上仁慈,请降罪于小女。”芸莞紧张地说道。

        “你说朕仁慈,为何还要降罪于你?”神翊翔饶有兴趣地望着跪地蜷缩的芸莞。

        “回皇上话,臣女未管教好家弟,安律也当治芸莞的罪,不可牵连他人。”芸莞猜不透皇上的心思。

        “牵连他人?那为何你说你弟犯错,却要让你承担?”神翊翔质疑着。

        “都是微臣的错,请父皇息怒。”慕容靖宇发现这四人齐齐跪倒在看台下,便带着宥宸赶来请罪。

        “驸马也有罪?”神翊翔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回父皇话,因为宥宸也是小婿的弟弟,要责罚也应一同受罪。”慕容靖宇并没搞清状况,只听到皇上说要芸莞承担,他虽不能与芸莞同享福,若能与她共患难也未尝不可。

        祈盼吾心似君心,如辰如月如比邻。不为同甘苦,只求结伴途,亦足。
    热门搜索:性感校花性感女仆法国时尚性感内衣秀性感动漫美女图片福利电影在线看小牡蛎96两性直播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