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布衣官道 > 正文 第二百章 借力打力
        峻一开口。韦强等几人都停住了手中的刀叉,只有张省滋有味的一个在品着红酒,他知道自己策戈,的一番好戏要上演了。

        刚才张青云一进门,就感觉到了金水区和城市规划局等几人虽然很客气,但是基本是有恃无恐的,想来手上一定有些料。

        这和他先前预料的情况相差无几,这种情况自匕先把问题挑出来是不合适的,督察就要督察的威严,说出的话、讲的事情都要有权威,让人生敬畏之心,严峻显然是在文化厅呆久了,不懂这个道理,把蓉城市当乡下了。

        这几个人韦强就别说了,其他三人既然能在市里以及金水区居要职,背后没有关系网那纯属扯淡,蓉城市开家夜总会都要有人罩,何况是有实权的安员?

        “严督察员,您这话说道点子上了,确实要严查,影响很恶劣。我们相信省委督察室的领导一定能够洞察内情,把这个案子弄彻底,这样我们以后的城市建设会扫除一重大障碍!”城市规划局孙保健面无表情的说道。

        严峻一呆,他本就老油条,人家的这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网才的话可能中了人家的套了,可覆水难收,这话出口了,再改是不可能了,只好顺坡下驴的说道:

        “恩!孙局果然视大体,其实这次我们来也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这个案子有内情,你们可以提出来嘛!藏着掖着于事无补,不是吗?”

        张青云还是没有做声,但是眉头皱了起来,孙保健刚才虽然针对的是严峻,但是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跟督察室叫板的意思,严峻这个人是自己要打压的,但是督察室的人,要敲打也得自己出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越俎代庖。

        严峻顺坡下驴,孙保健三人对望一眼,金水区陈哲次清清嗓子真要开口说话,张青云动了,他抬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笑道:“刚才韦公子给我打电话要想说是吃饭吧?吃饭就吃饭,就别扯工作了,谈工作的地方是办公室,不是餐厅,几人觉得我说得是否有道理啊?”

        几人同时一呆,张青云这句话太出人意料,双方阵势拉开了,正要往深处谈,他却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话。倒显得孙保健等几人心有些急了,人家还在吃饭,就迫不及待的把工作的事情扯出来,这一来不恭敬,二来倒有了几分走关系,走后门的嫌疑。

        严峻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不由得扭头深深的看了张青云一眼,心中却明白,这个案子。自己可能注定了要当跟班的身份,心头不由得一寒。督察室果然是核心部门,这小子看上去也就力多岁,先前自己还有些轻视他,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了。

        一念及此,他心中更加懊恼,本来副厅进督察室身份就很尴尬,他心中也有难处,所谓独木难成林,他最需要的就是在督察室尽快的建立起人脉网。可是督察室三个副主任,有两个,副主任对自己是不冷不热,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愿意跟自己有点关系的张青云,可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操之过急让人家心中有了芥蒂,这可是一个不妙的信号啊。

        几人心里各有想法,张青云却端起杯子朝韦强点点头,两人碰杯喝了一口酒,良久才好似现几人的异常,忙到:“怎么了?几位!西餐厅气氛不好吗?”

        “不,,不孙保健连连摆手,也意识到自己着相了,忙朝陈、王两人使了个眼色,几人同时举起酒杯,孙保健笑道:“来,我们三人一起敬张主任一杯,张主任,干了哦!”

        张青云一笑,喝酒他向来是来者不拒,没有犹豫,端起酒杯就和几人干了。

        几了喝了几杯酒,张青云现有人在踩自己的鞋子,一低头,才看清是韦强的脚,这小子是公安局的,虽然是区常委,显然对猛的的案子不太明情况,只是张青云今天反应异常,让他察觉到内面可能有什么名堂。

        对韦强的举动,张青云当作没看见,他的思维很简单,刚才严峻试了一下水,张青云现内面深不可测。他当机立断,今天不谈案子,这可是蒋委员长常用的招数。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那么奇怪,有时候不谈总比谈更有主动权,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张青云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案子有正反两方,猛的的有猛的的道理,原告有原告的道理,究竟谁得道理硬,那就要看谁的道行深了。

        案子既然僵持下来了,说明双方都很有信心,张青云大张旗鼓的赴宴,到头来虎头蛇尾,讳莫如深,孙保健几人心里怎么可能会不打鼓?

        张青云要的就是这几个家伙心神不宁,也算是警告一下他们,让他们明白,这个世道不是手上有点所谓的证据或者有几张底牌就一定能取胜的,给他们一种假相,那就是你们手上引以自傲的东西可能已经被人看穿了。

        张青云是第一次用这种诈术,一用过后才品出个中奥妙当真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凹,脚委员长厉害啊。难怪李宗仁众个怪才也会仰夭长叹涵川甲…权谋诈术天下第一了。

        几人推杯换盏喝得是激烈,不过西餐厅终究没有喝酒的气氛,再加之几人心里有事,孙保健等几人也是如坐针毡,张青云酒足饭饱后摆摆手,提议今天就到此为止,几人倒都没有异议。

        下楼,卓副局长就热情的要送严峻回家,韦强则缠着张青云要去也朦胧听歌,张青云问严峻的意思,老头今日气不顺,心中有事,没那个,心思,只说是年轻人的玩意儿,卓副局长就送他先回去了。

        来到了夜朦胧,几人又摆开架势喝了起来,韦强指着孙保健和陈哲次两人笑道:“有什么话就在这地儿说吧!”随即他扭头对张青云道:“刚才那个严老头是什么人呐?怎么一开口就上纲上线,是不是省委真想动我们呐?”

        张青云白了韦强一眼,道:“再动能动到你吗?”韦强讪讪一笑,道:“我也是金水区班子的一员嘛!”

        孙保健察言观色,见张青云好像不是很反感,连忙插嘴道:“张主任呐!不是我要谈工作,只是猛的纠纷我们确实有些怨,当初我们搞规划的时候是做闲置土地补偿的。可是等搬迁的时候那片地却成了插子园,这摆明就是有人在

        钻国家政策的空子嘛!

        我们从计划到猛的前后就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时间就能出插子园?而且我们也请教过江南农大的专家教授,他们到现场看过,橘园的楠树太密,根本没有经济价值,这就是有人在骗补偿款”

        张青云心中惊讶,脸匕却不动声色,观孙保健的神情,他说的应该的真实的。不过既然这事能够摘到省督察室。那钻空子的人能量可想而之了,如果是普通老百姓,这帮兄弟还会费这么多口舌?早就找由头把人穿着了吧?

        这明显是一次政治争斗,他可没想过金水区和城市规划建设局真是在为国家财政考虑,无非是想把事情影响弄大点,引起足够的关注,然后他们再曝内幕,想一箭双雕,既打击政敌,又塑造出金水区区委昼政府执政为民的形象。

        孙保健说完,他和陈哲次两人都看着张青云,见人家神色正常,相反看自己的眼神有一种莫名的飘忽,心里更是打鼓,不知道这个张主任究竟知道多少内情。

        良久,张青云掏了一支烟,孙保德连忙用打火机帮他点上,张青云沉吟了一下,才道:

        “孙局,陈书记!我们都是党的干部,出了什么事情,要习惯从自身找问题。就说这个猛的纠纷吧!你们局和金水区的执行部门就暴露出了不小的问题。

        我只说一点,任何个人或者机构,想不作为,借阴风这都是我们要严肃查处的,你们都是领导,应该要多从大局着眼考虑问题。

        这个案子本来就可以在金水区解决,至多上到市督察室或者市检察院,可是结果呢?硬是递到了省督察室,这不是不作为是什么?”

        孙保健和陈哲次两人冷汗涔涔而下,张青云这话已经很严厉了,更关键的他已经看出了内面的门道,如果不是顾及面子,他差一点就要说自己这帮人想把省委督察室当枪使了。

        这话如果真说出了口,那后果可想而知,韦强在旁边听了半天也估计听出了一些门道,哼了一声道:

        “娘的,是哪个王八蛋连那种馊主意都想得出来啊?政府要猛的了,和着他就栽果树,真是想钱想疯了!”

        张青云抿嘴好笑,孙保健两人可怎么也笑不出来,是哪个王八蛋他们心里清楚,就是不敢硬来才想着把事情弄大,可没想到领导的眼睛是雪亮的,自己这帮人的小九九人家早看透了。

        “张,,张主任,呵呵。

        这事我们做得确实欠妥,给上级领导添了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事情现在既然这样了,还得请您指点一下,给我们局以及金水区的班子一个。机会。”孙保健期期艾艾的说道。现在他可不敢再耍花枪了,张青云的手腕他今天是见识了,这今年轻人举手投足都有深意,如果谁光看年龄或者外表,那后果绝对会很严重。

        张青云眯着眼睛,抿了一口酒,孙保健这话说得就很有讲究,给他们局和金水班子一个机会?问题就出在他们班子内部吧?不然别人怎么会知道政府要征收那片地?一念及此,他一笑道:

        “指点算不上,八个字“悬崖勒马,尽快处理”年前就要把情况弄清楚!韦强也不是班子成员吗?可以协助嘛!至少媒体方面的人脉还是有的嘛!”

        孙保健和陈哲次两人瞳孔猛然一收,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心中却均想到了张青云这一招的威力。张青云心中暗暗冷笑,这帮人怎么弄他不关心,谁胜谁负他也不关心,关键是不要把希望放在督察室上,让自己尽干那些得罪人的活儿。

        张青云这句话就是给他们泼了一盆油,让他们该都的全动起来,这曰…小才能掌握辛导该外理的处理,该上报的上报,总“口…屁颠屁颠的去找内幕,挖蛀虫的要省事很多。

        当然,张青云说出这句话也是有倾向的,毕竟看样子孙保健和陈哲次这一彪人和韦强走得距离有点近,可能是韦副省长一派的人,指点一下也是给韦强的面子。

        督察室,一个上午张青云接到了几个电话,全是各路人马问猛的纠纷案的,蓉城国土资源局也打电话称金水区新征的一批地是有问题的,张青云才想起上次吃饭没有国土部门的兄弟。

        看来有人急了。不然怎么会找这么多人给自己施压呢?张青云对所有的电话,都很客气的说这个案子是督察室高级督察员严峻同志全权负责的,并给了他们严峻办公室的真话。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严峻那个老猴子终于扛不住了,来到张青云办公室,还没等他开口,张青云就热情的说请他喝从武夷山淘来的大红袍。

        严峻憋在口中的话硬是没说出来,先前牛屁吹得太响,现在一入局才现内面的水深不可测,现在他心中早已经没有先前企图让张青云向他靠拢的心思了,只想张青云能拉他一把,自己好把手上这个烫手芋头扔掉。

        不然,自己来督察室接的第一个案子刻,弄砸了,领导会怎么看自己?以后别人排挤自己就更有借口了。

        “来,严老,您尝尝,顶级大红袍!虽然不是母树上的茶,但是都是母树的扦插品种。而且都是武夷山的气候,喝起来的滋味可不逊于极品啊!”张青云给严峻到了满满一杯浓茶,热情的说道。

        严峻讪讪笑笑。端起小茶杯喝了一口,啥味道都没尝到,心一急,也顾不得柞持。客气的说道:“张,张主任,那个猛的的案子还得您亲自把关,案情复杂啊。蓉城市领导都有来电话的。”

        “恩?”张青云眉头一挑,道:“哪个市领导有来电话啊?他们凭行么干涉督察室的工作?他们再来电话。你就说把案子给他们市委督察室,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活。”

        严峻脸色一青,显然被张青云这话呛得不轻,张青云说得倒轻巧,也确实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官场上混谁敢做那样的黑脸色青天,一时嘴上是畅快了,可以以后说不定就要给这些人打交道,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张青云咳了咳。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叹了一口气道:“严老啊,你现在可知道我们督察人员的难处了吧?外人看我们好像很风光,可走到处都是坑呐!

        以前您和王老没来,我们更难,省委领导英明呐!让你们来做我们督察员的顶梁柱,这样我们也多了很多底气了。”

        严峻涩涩一笑,张青云的这顶高帽子送得恰到好处,他一肚子牢骚张青云帮他说出来了,心中也有了共鸣,再看张青云,心态平和了很多,先前的那些小九九思想淡了不少,心中却想以后自己得跟他紧点才行,先站稳脚跟,而后再徐徐图之方才是上上策。

        送走严峻。张青云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感觉累啊,不过还好,严峻经历了这次的教,暂时肯定不会有什么异心,有了这样一尊菩萨支持自己,自己在督察室应该有些话语权了。

        几天后,江南电视台社会聚焦栏目终于有动静了,记者深入到金水区实地采访,对猛的前有人移栽果园的事件进行了曝光,节目做得很好,采访很深入,人证物证都有。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各界开始纷纷议论这个问题,网上更是开始风传,蓉城市委市政府先按耐不住,开始还准备大事化哪知这一动事情就失控了。举报信雪片似的朝省信访局飞。

        蓉城市委马上变脸,要求严肃彻查,几天功夫就揪出了一大批问题官员,其中重量级的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市委副秘书长、金水区区长王小华都有泄露消息的嫌疑,和投机分子联系紧密,张青云视时而动,蓉城市相关部门配合对一批问题人员进行了问询,很快就将案子调查清楚,卷宗第一时间送了上去。

        紧接着纪委出动,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全面问询和调查,处分了几人,免职了几人,降职了几人。然后才是宣传部善后,消除事件的消极影响,猛的纠纷案的帷幕就此落下。

        在督察室内部。张青云把功劳推给了严峻,帮他提升威望。严峻投桃报李,在班子会上倚老卖老严厉批评了督察二科的同志办事毛躁,没弄清事情的真相就胡乱上报,险些弄出了冤假错案,狠狠的甩了杜勇一巴掌。让他这个常务副主任在会上颜面无光。

        高欣最后总结,肯定了严峻的办案能力,表扬了张青云严谨的态度,张青云新官上任,利用借力打力的方法确定了自己在班子中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