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明王首辅 > 正文 第231章 二月二,好兆头?
        正德十四年二月初二,宁王朱宸濠宣布起兵造反的第十五天,由贼首凌十一和闵廿六率领的叛军终于攻陷了军事重镇九江,获得由鄱阳湖进出长江的要塞。

        正所谓: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在龙抬头这天拿下了九江,宁王朱宸濠“龙颜大悦”,认为这是好兆头。

        翌日,宁王朱宸濠立即设坛祭天,亲率一支阵容浩大的船队,载上所有官员、妃嫔、儿女、太监、士卫等,合计数千人,浩浩荡荡地出发离开南昌,准备随军沿长江而下取安庆,然后进主南京。

        南京是明朝旧都,当年明太祖朱元璋立国之初就定都南京,后来明成祖抢了侄子朱允炆的皇位,这才把国都迁到了北京,美其名曰:天之守国门。

        所以说,南京是明朝的龙腾之地,还留有一套完整的朝堂系统,宁王若能拿下南京,那么距离“名正言顺”便又近了一步,占据一定的舆论主动性。另外,南京地处江南富庶之地,各种物资丰富,宁王跟北京对抗的本钱便越加雄厚了。

        朱宸濠离开后,只留了侄子宜春王朱拱条守备南昌。

        与此同时,南赣巡抚王守仁正密锣紧鼓地召集各州府兵马,并且发檄南昌,声称已经募集到十六万大军(虚张声势),正准备出兵平叛,即日将兵临南昌城下。

        ……

        二月二这天早上,天还没亮,徐晋便被一声巨响惊醒了。

        谢小婉还像只小猫咪般窝在徐晋的怀中,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问道:“相公,打雷吗?”

        徐晋侧耳倾听了一会,并没有听到城头传来的示警和喊杀声,看来并不是贼兵发动了进攻,不禁稍稍放下心来。

        “噢,可能真是的打雷了,天还没亮呢,相公再睡一会儿吧。”谢小婉搂着徐晋的脖子娇憨地道。

        这些天徐晋一直忙着处理各种事务,睡得很少,且饮食也难定时,脸颊都明显瘦了些,谢小婉看在眼内自然心疼不已,所以很少撒娇的小丫头这时也使出了这招撒手锏,无非是想相公多休息一会儿。

        徐晋楼着娇小柔软的身子,看着小丫头娇憨幽怨的模样,差点就忍不住重新睡下了,但想到今天还要到城头督战,还是硬着心肠坐起来。

        “乖,相公还有事情要做!”徐晋在谢小婉撅起的小嘴上轻吻一下,柔声地道。

        谢小婉撅着嘴儿,不情愿地坐起来替相公穿衣。

        睡在外间的丫环月儿听到动静行了进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埋怨道:“老爷又这么早起床,害人家也睡不好。”

        美婢嘴上虽然埋怨着,不过还是麻利地端来热水替徐晋梳洗。

        徐晋用过早饭后,天色刚好蒙蒙亮,于是便带上众亲卫直奔城西而去,结果刚登上城头便遇到了县丞孟轩,对方竟然比自己来得更早些。

        孟轩时年三十许岁,穿着一身绿色的官袍,精神有些不足,显然也没睡好,见到徐晋后立即上前恭敬行礼:“属见下过徐大人。”

        徐晋的年龄是硬伤,孟轩刚开始便对他的能力有所怀疑,但在徐晋果断下令砍杀两百多名俘虏,成功稳定人心后,孟轩的怀疑便完全消除了。

        孟轩虽然是强硬派,但换着他坐在通判的位置,自问也没有徐晋这种魄力。

        另外,经过这些天共事,孟轩发现徐晋处事老练周全,处处游刃有余,所以更是彻底认可了徐晋的能力,心悦诚服地执下属之礼。

        徐晋微笑着回礼,对于孟轩这个能吏他还是很器重的,而且,这些天孟县丞确实帮了自己不少忙,要不然自己非忙得瞧头烂额不可。

        徐晋和孟轩两人来到西城门的门楼,余林生正和几名百户神色凝重地往城外的敌营张望。

        徐晋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问:“余千户,发生什么事了?”

        余生林忐忑地道:“通判大人,之前敌营后传出一声巨响,属下怀疑敌人弄来了火炮,正在那试炮呢,而且能弄出那种动静的,估计威力不小,要真是重炮,那咱们麻烦大了!”

        徐晋的心不禁微沉,快步行到垛口处往城下望去,不过晨间有雾,只能隐约看到远处敌营中连绵的帐篷,别的什么也瞧不着。

        ……

        此刻,吴三八和一众将校正站在城西的一座土坡上,围在一个直径近两米的大坑四周啧啧惊叹,空气中还残留着没散尽的火药味儿。

        吴三八砸着舌头叹道:“真不愧是大将军炮,威力真他娘的猛。”

        “恭喜吴将军,有了这件利器,今天一定能炸开城门,拿下铅山县,抓住费宏和徐晋。”

        一众将校纷纷道贺,吴三八闻言得意地仰天大笑。

        话说昨天半夜,百户罗杰终于把余江县库房中弃置那尊大将军炮运来了。吴三八立即命人连夜把炮架搭建好,天还没亮就拉到这片山坡下试炮,结果一炮便轰出直径近两米的大坑,就这种威力完全可以把城门给轰烂掉。

        “传命下去,辰时三刻攻城,老子要砍下徐酸子的脑袋作夜壶。”吴三八杀气腾腾地大手一挥,眼中凶光毕现。

        话说自从正月二十六日攻城以来,七天时间,叛军死伤近三千人,可以说已经伤筋动骨,正是旧恨更添新仇,所以吴三八恨极了徐晋。

        如今利器在手,吴三八自然恨不得立即把铅山县城轰破,然后抓住徐酸子大卸八块。

        另外,费家的三位姑娘是世子殿下点名要的,动不得,但徐酸子的婆娘似乎也很不错啊,所以吴三八打算抓来收入私房中慢慢享用,以报自己当年被抓到牢里折磨之仇。

        ……

        太阳升起,驱散了晨间的雾气,随着激烈的战鼓敲响,叛兵在西城门拉开了阵势,用布幔遮住的大将军炮也被推到了阵前。

        吴三八望向远处的城头,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好整以暇地道:“二月二,好兆头呀!”

        今天是二月二,好兆头!

        
    热门搜索:美女在线播放性感舞蹈性感女主播热舞内衣超性感电脑桌面壁纸两性 性关系性感女星性感女生头像美女性感热舞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