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侯门嫡女重生后黑化了 > 正文 一百六十八·是不是人
        他态度也是大方得体,并没有公子哥儿的习气,镖师们倒是也都十分喜欢他,男人之间的关系简单直接,既然觉得他不错,很快向玠便跟他们打成了一片,上山的路上也没有再坐马车了,而是跟着镖师和护院们一道骑马。

        春樱在车上屡屡掀开帘子看外头,始终有些担心。

        向昔微便忍不住笑:“行了,知道你是担心大少爷的安全,不过也不必如此,他到底是个男人,以后是要顶门立户的,若是连这点子本事都没有,哪怕是现在没事,以后也始终会出事的。”

        向玠之前便有意被柳氏培养得十分优柔寡断,而且在人情世故上一窍不通。

        许多事都是要经历了才能懂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向昔微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向玠能够快点成长起来。向家那个泥潭,没有一点心机手段,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而且以后向彩枝要回了京城,那么情况就更加复杂,向玠身上的担子也就更重了。

        春樱放下帘子叹了声气:“姑娘知道我担心就好,我们这么出来,身边也没个长辈跟着,我怎么能不担心呢?若是你们出点什么事,回去之后,我也不好跟老夫人交代了。”

        陆老太太怎么就不派个人跟着呢?春樱有些想不通。

        向昔微却知道这是为什么。

        陆大夫人那边始终对她跟向玠有芥蒂,帮的了一次两次,多帮几次,陆大夫人心里难免有怨气,到时候陆家也是为难。

        与其让大家都为难,还不如清静些的好。

        再说,这些事她自己也能解决。

        正在想着,马车忽然颠簸了一下,春樱惊呼了一声,险些从车厢翻出去,还是向昔微眼疾手快的拽住了她,才让她没有摔出去。

        就算是如此,春樱的手肘也还是重重的撞在了车厢的架子上,顿时痛得忍不住冒出了眼泪。

        向昔微皱了皱眉,等到马车总算是停稳了,才猛地掀开帘子问:“怎么回事?”

        车夫也是惊魂未定:“姑娘,前面有一截断了的树根倒下来,险些压倒了咱们的马车。”

        哦?

        向昔微瞥了一眼,只能看到前面镖师们和护院们的背影。

        没过一会儿,向玠打马过来,急忙问她:“昔微,你没事吧?”

        向昔微摇了摇头,看着前面挑眉问他:“前面是怎么了?这是官道,怎么会有什么大树倒下来拦路?”

        好端端的,风平浪静,也没见什么风雨,怎么树无缘无故的就倒了?

        向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们也不知道,树倒下来差点儿压倒咱们的人,马儿也受惊了,但是那些村民反倒是说我们的马压倒了他们的鸡鸭,现在揪着我们闹个不停,说是要我们赔!”

        村民?

        向昔微想了想,让春樱去拿了帷帽,带了帷帽下车,在李忠和向玠的保护下去前面看镖师们跟那些人交涉。

        那些人穿着的确是十分普通,看上去却十分蛮横。

        哪怕是邹镖头已经好话说尽,他们也仍旧是油盐不进的。
    热门搜索:性感舞蹈诱惑396两性课程超级图解女人性感带性感真人美女动态图51modo性感刘亦菲最性感性感小女孩性感女巨人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