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尔等欲死乎!
        问天老人那一道化身眼见吕布杀将过来不由的眉头一皱,抬手便向着吕布狠狠的拍了过来,眼中闪烁着一丝杀机道:“既然你想要找死,本尊便成全你!”

        吕布的潜质问天老人可是看在眼中的,以吕布的资质,别看不久之前突破被打断导致突破失败,可是谁都能够看得出,吕布成为天柱境强者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先前问天老人是没有将大明神朝放在心上,可是当王阳明、吕布、赵云这些千古人杰一个接一个的突破的时候,问天老人心中却是有些怕了。

        如今眼见吕布杀过来,心头自是杀机凛然,若是能够除了吕布的话,那就等于提前斩了一尊天柱境强者。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吕布手中大戟正劈在问天老人的手掌之上,就见吕布身形微微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但是问天老人只是身形微微一晃便再行翻手向着吕布拍了下来。

        显然问天老人这一道化身的实力足够压制吕布的,不然的话问天老人也不会有信心斩杀吕布。

        好一个吕布,哪怕是面对问天老人这样的对手也是无有畏惧之色,反倒是隐隐的生出几分兴奋与期待之感。

        吕布想要突破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强大无比的对手压迫之下,在生死边缘抓住那一线生机。

        而问天老人显然就是一个再适合不过的对手,所以说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心中惊惧不已了,然而放在吕布身上,吕布却是战意十足,毫无怯惧之意。

        赵云手中长枪突然之间崩飞了出去,一个失神正被问天老人给打中,顿时就见赵云身形爆开,愣是在一击之下被问天老人给打爆了。

        赵云被打爆的一幕自然是看的不少人为之一愣,同赵云交情不差的关羽、张飞几人更是双目通红,如果说不是被对手给拖住的话,怕是已经扑上来寻问天老人拼命了。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如关羽、张飞他们一般的反应,就好比王阳明、张道陵他们,二人虽然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却是没有慌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赵云没有战死一般。

        果不其然,就见远处虚空当中,一道身影由虚转实,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自其身上弥散开来,不是赵云又是何人。

        身为天柱境强者,执掌一条道则的强者有着滴血重生之能,除非是被磨灭了一切存在,连同神魂也一同湮灭,否则的话,至多就是遭受重创,至于说性命之忧还真的不存在。

        就算是问天老人看到赵云身影浮现出来的时候也没有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是早就知道自己那一击根本就不足以灭杀赵云。

        看着赵云的身影出现,问天老人眼中寒光一闪道:“我倒是要看看,凭借你初入天柱境的实力,你又能够经得住几遭。”

        毕竟滴血重生那也是要消耗庞大的能量的,这一股能量从何而来,自然是要靠素日里的积累,就好比问天老人他们,一个个修行多年,底蕴积攒的可以说浑厚无比,哪怕是一次次被打爆,一样可以凭借着自身的底蕴重塑肉身。

        赵云不过是新晋天柱境罢了,如何能够同问天老人他们相比,所以问天老人所打的主意便是要一点点的将赵云给磨灭。

        赵云看着问天老人,丝毫没有受到问天老人言语的影响,只是淡淡的道:“想要赵某性命,且拿汝性命来换吧!”

        问天老人满是轻蔑的看着赵云,冷笑一声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么本尊便让你感受一下你我之间的差距。”

        说话之间,问天老人又是翻手一掌向着赵云抓了过来,硕大无比的巨掌直接锁死了赵云四方虚空,大有一掌将赵云抓爆的架势。

        赵云身形晃动之间,就见其化作一条蜿蜒巨龙,伴随着一声龙吟之声,竟然一头撞向了那遮天蔽日的大手。

        鲜血飞溅之间,那遮蔽了天地的巨大手掌竟然被赵云生生的撞开一个恐怖的血洞出来,而赵云的身影也出现在高天之上。

        浑身浴血的赵云身影看上去颇有几分狼狈之相,不过问天老人则是低头看向自己手掌之间那一个血洞,虽然说血洞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却也代表着赵云有能力令他受伤。

        问天老人看着赵云突然之间放声大笑了起来,问天老人一边大笑一边大步向着赵云走了过来,眼中越发的冷漠,杀机毕露。

        楚毅此刻正与天一殿主对峙,远远的看着赵云与问天老人交手落入下风不禁皱了皱眉头。

        似乎是注意到楚毅的神色反应,天一殿主一脸笑意的冲着楚毅道:“宗主一身修为之高,纵然是在天柱境强者当中,那也足可名列前茅,我等也非是宗主之对手,那位道友小小年纪便能够突破至天柱境,其天份之高实属罕见,只是可惜终究踏入修行之路时日尚短,非是宗主之对手,可惜,真是可惜了啊!”

        看得出天一殿主并不看好赵云,其实不单单是天一殿主,就是楚毅也知道仅凭赵云绝非是底蕴深厚的问天老人的对手。

        就如天一殿主所言,赵云再是天生妖孽之资,也架不住问天老人乃是积年老怪啊,人家单凭底蕴都能够碾压赵云了。

        深吸一口气,楚毅看了天一殿主一眼,嘴角微微一翘道:“那可未必!”

        天一殿主却是神色平静的道:“纵然是出现奇迹,那位道友也断然不是宗主之对手,阁下就不要存有什么奢望了。”

        楚毅眉头一挑,目光扫过远处正同问天老人化身厮杀在一处的吕布,心念一动。

        正同问天老人厮杀的吕布耳边突然传来楚毅的声音,吕布神色一动,就见吕布突然身形后退,拉开与问天老人化身之间的距离。

        问天老人化身看着吕布暴退,冷笑一声道:“此时想走却是晚了!”

        吕布只是冷哼一声,神色肃穆冲着楚毅恭敬拜了拜道:“末将吕布,恭请大明气运神龙降临!”

        随着吕布话音落下,就听得一声响彻九霄的龙吟之声传来,一条横贯大明帝都上空的气运神龙呼啸而来,刹那之间没入吕布体内。

        神龙没入吕布体内的瞬间,就见吕布身上气息还是疯狂的波动起来,似乎是要助吕布突破一般。

        看到这般情形,一直以来无比淡然,像是吃定了吕布一般的问天老人化身不由的神色为之一变,再也不复方才那般的冷静,脸上罕见的露出几分忧色,身形一晃,竟然化作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

        这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就像是撑天的神树一般高耸如云,一条条如同山岭一般的枝丫缓缓舞动生生的震动虚空,哗哗作响之间,就连虚空都隐隐有承受不住的迹象。

        哗啦一下,就见一根根枝丫张牙舞爪封锁了四方虚空,生生的将吕布的身影给困在了这由无数枝丫所编织的罗网之中。

        吕布感受着体内涌出的那一股似曾相识的恐怖力量,心中泛起无限的喜悦,他先前突破被打断,却是并不妨碍他提前感受到天柱境的强大啊。

        正是这一股几乎可以称得上无敌的力量,却是与他擦肩而过,现在想来,吕布心中都泛起一股股的杀机。

        目光落在问天老人那一道化身的身上,吕布握紧了手中画戟,沉声道:“这一次看谁还敢阻拦吕某!”

        借着那一股磅礴的气运,吕布再次踏足天柱境,只要彻底稳住了境界,就算是那一股气运散去,吕布一样可以在天柱境站稳,成为天柱境强者。

        一张大网编织而成,彻底的将吕布给笼罩在其中,而立身于大网之中的吕布却是神色不变,手中画戟缓缓抬起,只听得吕布冷笑道:“且吃吕某一击!”

        话音落下,就见吕布手中大戟划破虚空狠狠的向着那一张大网斩了过去。

        就算是半步天柱境强者全力一击也休想伤及问天老人所化那一棵遮天大树分毫,可以说每一根枝丫都足以束缚一般的天柱境强者。

        然而这等坚韧无比的枝丫在吕布面前却像是破布一般轻而易举的被划破,就见吕布手中画戟搅动之间,那一张大网化作了漫天碎片。

        原本的遮天大树消失不见,问天老人的身影浮现,就见问天老人一头的苍白的头发这会儿却是消失了大半,而空中那原本的枝丫也随之化作了一根根苍白的头发。

        吕布饶有兴趣的看着问天老人,嘴角微微一翘,一步一步的向着问天老人的化身走过来道:“老贼,你家吕布爷爷在此,有本事尽管来啊。”

        问天老人何等身份,又有几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当即面色变得一片铁青,翻手便向着吕布拍了过来喝道:“真是狂妄至极。”

        问天老人一击还没有到近前,吕布舞动画戟,就见漫天血雾弥漫,问天老人那一只大手竟然被吕布生生的斩碎了。

        吕布就像是见血了的凶兽一般,身形紧随而上,丢开手中画戟,竟然双手死死的将问天老人给抓在手中。

        好一个问天老人,尽管一时疏忽被吕布给抓住,可是反应却丝毫不慢,双目之中迸射出两道如有实质一般的光芒直取吕布眉心而来。

        吕布冷哼一声,恐怖的音波正撞在那两道光柱之上,受到那能量冲击,首当其冲的问天老人当场被炸的面目全非,整个人看上去别提多么的凄惨了。

        “哈哈哈,老贼,受死吧!”

        伴随着吕布一声低喝,就见吕布双手猛然之间发力,整个人双臂灌注万龙之力,竟然生生的将问天老人给撕裂了。

        问天老人那被撕裂的身形当中,一道元神冲天而起试图逃脱,毕竟元神走脱,随时可以重铸肉身。

        可是吕布却也不是没有一点防备,问天老人那元神刚刚飞出就见吕布身后无尽煞气化作一只大手顺手那么一转,问天老人那一道元神便落入到吕布手中。

        落入吕布手中的那一道元神明显带着几分慌乱之色,吕布饶有兴趣的向着远处的问天老人本尊看了过去。

        此时正碾压赵云,又一次将赵云给打爆了的问天老人不禁将注意力投向了吕布这边。

        吕布大手抓着问天老人那一道元神冲着问天老人本尊狰狞一笑,下一刻,那一道元神便被吕布以恐怖的煞气生生磨灭。

        “尔敢!”

        问天老人看到这一幕,一方面是心痛于化身被吕布所灭,一方面又是感觉被吕布给扫了颜面,震怒之下竟然直接舍了赵云,一步踏出便出现在了吕布的面前。

        只是一拳,吕布整个人便被轰飞了出去,身上的衣衫崩碎,头发凌乱,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给打烂了的破布娃娃一般。

        可是吕布只是抹去了嘴角的鲜血,丝毫不管自己这会儿到底有多么的狼狈,双目之中满是冷色,就如同一条饿狼一般死死的盯着问天老人。

        “吕将军,赵某助你一臂之力!”

        缓过了一口气的赵云疯狂鲸吞天地元气恢复了几分力量便再度杀了过来。

        单凭他一人绝非是问天老人的对手,可是这会儿有吕布做为帮手,赵云却是看到了挡住问天老人的希望。

        就算是加上吕布,赵云也没有想过能够斩杀问天老人,可见赵云对问天老人的评价之高。

        若非是双方之间差距非常之大的话,赵云又怎么可能会只想着联合吕布抵挡问天老人。

        “哈哈哈,赵子龙你倒是没有让殿下失望,来,来,来,你我二人联手,今日便斩了这老贼!”

        问天老人由先前的震怒变得冷静了下来,看着赵云还有吕布,再看了看张道陵、王阳明以及楚毅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之色。

        “悔不该早日出手斩了尔等,不过眼下也不迟!”

        说话之间,问天老人冲着远处同张道陵、王阳明以及楚毅对峙的昆阳殿主、天一殿主、丰元殿主几人喝道:“尔等还不尽力,莫非是欲死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