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正文 第三千七百零七章 剑斩无量,势压魂界
        魂界比寻常大世界要大数倍,不像星球,不像大陆,如同一块超过亿里长的宇宙岩石,被阴雾笼罩。

        这里没有恒星,没有白昼。

        唯有九颗恒星大小的阴月,悬浮在大世界的上空。

        “唰!”

        张若尘悄然降临到其中一颗阴月上,没有惊动驻扎在阴月上的修士。

        他如同站在九天之上的天神,俯看下方。

        神目璀璨,视野极广。

        魂界的一片片黑土原野,一条条尸河,如同一张地图般,尽收眼底。所有大修士,无所遁形。

        整个魂界,在他的真理神目下,藏不住任何隐秘。

        不对!

        “咦!”

        张若尘在魂界深处,发现一片感知模糊的区域。

        连镇魂族先贤留下的底蕴神阵,张若尘都能一眼看透阵势和轮廓,却还有看不透的地方,怎会不意外?

        “那就是魂界的世界之灵吧!到底是何方神圣,在魂界地心深处留下了手段,连我的真理之心都无法洞察?目的是什么?”

        正在张若尘凝惑之时,一道明亮炽热的剑气光束,撕开魂界的阴寒大气,冲上云霄,向宇空中逸散。

        “哗!”

        风岩手持纯阳神剑,急速遁逃。

        他受了重伤,半个身体崩碎,呈血雾状态,三头六臂只剩一头三臂,脸上可见断掉的白骨。

        其实,是纯阳神剑拖着他,不断破去天空中交织的规则神纹,以无与伦比的疾速,逃离魂界。

        秩序宫宫主展着白色羽翼,追在后方,脸色极为难看。

        他失算了!

        本以为,对付一个补天境神灵,伸根手指就能按死。

        哪料到,纯阳神剑的剑灵,居然真的活着。

        剑内世界中,蕴藏有纯阳天尊留下的天尊神气。

        有不少大世界的修士,送魂灵来到魂界,或者在魂界历练。让风岩这般逃了出来,无疑是泄露天机。

        万一消息传到盘古界风族,麻烦就大了!

        秩序宫宫主眼神冷寒,下定决心,收拾了风岩后,一定要将魂界清洗一遍,不留下任何一个知情者。

        ……

        潋曦没有想到危险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秩序宫宫主丧心病狂的公然对风族家主出手。

        如此看来,她哪怕有天尊徒孙的身份,也难逃一死。

        潋曦没有选择去求助封瑾,而是立即逃向三途河。

        面对秩序宫宫主这样的人物,她救不了风岩,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出去,将真相告诉风族和张若尘。

        只有他们能够和光明神殿叫板!

        ……

        奉仙教主站在镇魂宫外,脸色幽冷。

        秩序宫宫主太让他失望,对付一个补天境神灵,都能出这样的纰漏。

        不过,纯阳神剑比他预想中强大太多,他有些舍不得让给秩序宫宫主了!

        旁边,封瑾双手献上驭魂鬼玺,浑身颤栗。

        连潜力无穷的风族家主都敢猎杀,他封瑾又算得了什么?

        他虽是大神,但在奉仙教主这种古老存在面前,实在太微不足道。即便杀了他,也有一百种方式掩盖过去。

        唯有乖乖听话,足够忠诚,才能保住自己和镇魂族。

        幸好,奉仙教主需要有一个人,帮他掌控魂界,炼制魂丹,以提升神魂强度。

        奉仙教主接过驭魂鬼玺,冷冰冰的道:“你女儿为何要逃?她想做什么?”

        “教主放心!她逃不掉,本神这就去将她擒拿回来,亲手斩去她的这段记忆。”封瑾立即保证。

        奉仙教主气势慑人,道:“以你的修为,斩了她记忆,都不需要诸天出手,张若尘就可运用命运之道恢复她的记忆。”

        封瑾脸色惊变,内心挣扎,躬身道:“她现在是涟公子的弟子,又是审判宫的神灵,若是陨落,怕是……怕是难以交代。”

        “怎么?舍不得了?”

        奉仙教主仙风道骨的脸上,露出狰狞笑意:“正是因为,她是光明神殿的神灵,和风岩一起死在魂界,才没有人怀疑到秩序宫宫主和本座身上。毕竟,出手的是地狱界神灵!”

        “先将她擒拿回来吧,她暂时还有些用处。”

        紧接着,又轻飘飘补充一句:“她若逃走,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封瑾惨白着脸,跨越空间,追向潋曦。

        十万年前,为了活命,为了保住镇魂族,他脊梁就断了!

        一个人跪习惯,便再也站不起来。

        ……

        秩序宫宫主的神力,在风岩体内流窜,不断破坏他的神躯,侵蚀神魂。

        若非纯阳天尊留在剑内的神气护体,他早已陨落。

        秩序宫宫主是乾坤无量的修为,哪怕隔着一片星空,也能将一位补天境神灵镇压。可是,他施展出来的禁锢手段,皆被纯阳神剑击穿,根本拦截不住。

        花费不少时间,他终于凭借速度,拦到风岩前方。

        秩序宫宫主白羽耀目,身姿英卓,手持一杆晶莹剔透的长矛,喊出摄魂神音:“纯阳神剑,臣服于我!”

        音波不断侵入神剑。

        可惜,无法将剑灵逼出来。

        秩序宫宫主手指画出弧形,无数光明规则,宛若锁链,从四面八方向风岩和纯阳神剑涌去。

        周遭天地,皆在他掌控中。

        “铮!”

        剑鸣声,响彻魂界。

        纯阳神剑的剑灵,受摄魂神音的刺激,进一步复苏。

        天尊神气源源不断从剑锋逸散出来,将天空映照成五彩色。

        剑灵是从纯阳天尊时期,活到现在,一直处于沉睡状态,以躲避元会劫难。

        以前,风岩运用纯阳神境斩强敌,剑灵只是微微苏醒,仅爆发出极少部分力量。而且做为持剑人,以风岩当时的修为,也只能承受那么多力量。

        风岩继承了风云霸的奥义和纯阳精气,自身又是纯阳天尊的五彩泥所化,如同天尊新生。

        正是如此,他可以不断吸收纯阳神剑内的天尊神气,修炼速度惊人,如今已达到上位神大圆满,可以催动神剑,爆发出更强的毁灭力。

        “斩!”

        风岩双手举剑。

        手中纯阳神剑,犹如火炬,直劈向前。

        秩序宫宫主双目一缩,意识到自己再次小看了这个风族小辈,连忙调动全身神气,刺出手中长矛。

        顷刻间,他化为一轮煌煌大日,白炽耀天。

        “轰!”

        秩序宫宫主被这一剑,劈得在虚空倒飞出去数十里远,俊美的脸颊上,出现一道灼痛的血痕。

        “竟然……竟然被一个上位神破了防御……”

        秩序宫宫主怒到极点,感受到奇耻大辱。

        他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伤在风岩手中,只会认为是纯阳神剑太过强大。不敢想象,剑灵若是完全复苏,得强到什么地步?

        难道又是一件神器诸天?

        “不能让纯阳神剑的剑灵完全复苏,得将其封印。”秩序宫宫主暗道。

        风岩拼尽全力劈出这一剑后,身体更加破烂,到处都是裂痕,像轻轻一碰,就会四分五裂。根本无法催动神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秩序宫宫主靠近过来。

        眼中,并无惧色,反而带有绝然之态。

        既然走不掉,那么,就算拼了性命,也得让秩序宫宫主付出代价。以所有神力,打破笼罩在魂界上空的天机屏障,让天庭的诸天感应到这里发生的事。

        秩序宫宫主定住空间,一步步走到风岩身前,正欲夺取纯阳神剑,突然……

        他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身体如坠冰窟。

        只见,风岩看着他身后,本是绝然的眼中,浮现出一抹轻松的笑容。

        秩序宫宫主立即转身。

        幽蓝色的阴月下,张若尘身体就像没有重量,没有气息,飘在十丈之外,道:“奥斯,你身为秩序宫宫主,却丝毫不守光明神殿和天宫的秩序,可知该当何罪?”

        这是审判的语气,亦是俯视的姿态。

        “张若尘!”

        秩序宫宫主眼中浮现出一抹慌乱神色,继而,闪电般出手。

        不是攻向张若尘,而是擒拿风岩。

        他自知不是张若尘的对手。

        但只要拿下风岩,就能让张若尘投鼠忌器。

        他离风岩很近,近在咫尺。

        可是,他却也在张若尘十八丈内!

        明明咫尺的距离,变得天涯海角一般遥远。

        时间变得极其缓慢,空间像是被拉伸了千倍、万倍。秩序宫宫主伸向风岩的手,无比缓慢,无数规则神纹在手臂上流动,以对抗张若尘的空间规则和时间规则。

        “风岩是风族的族长,更是我的结义兄弟。你动他,便是死罪!”

        张若尘一步步走过去,五指捏拳。

        手臂上,麒麟拳套爆发出来的神劲,震动万里空间颤动。

        “轰!”

        在秩序宫宫主绝望的眼神中,张若尘一拳击出,将他从半空打得笔直坠向地面。

        还在半空之时,秩序宫宫主的神躯就已经四分五裂,血肉炸开,羽翼残破。

        一道道雷电,在虚空中诞生出来,击在这些血肉、残魂之上。

        一滴神血,一缕神魂,都休想逃走。

        残魂湮灭。

        血肉化为一粒粒黑色灰烬。

        “轰隆!”

        张若尘落到地面,脚下的大地,化为一片紫色的雷电原野,将欲要逃走的秩序宫宫主的主体残躯,死死压制在雷电之下,不断焚炼。

        秩序宫宫主燃烧神魂、寿元,用出各种禁术提升战力,但,无法挣脱身上的雷电枷锁。

        “教主,你怎还不出手?”

        秩序宫宫主没有尝试自爆神源,将活命的希望,寄托在奉仙教主身上。

        “今日,谁都救不了你!”

        张若尘手臂探出,五指捏爪,掌心出现一个空间黑洞。

        下一瞬,他直接隔着空间,将秩序宫宫主的神源取走。

        神源悬浮在空间黑洞中。

        谁都不知道这是何等精妙的空间手段,足以让天下神灵恐惧。

        地鼎,从张若尘身后的空间中飞出,将秩序宫宫主的残躯和残魂,尽数收了进去。不消片刻,就炼化成了数十枚神丹。

        张若尘将这些神丹,交给风岩,让他好好疗伤。

        魂界,天象大变,寒风猎猎。

        黑云如千军万马在天空行走,遮月掩星。

        奉仙教主的声音,在云空中响起:“张若尘,你身为空间神殿大长老,却肆意妄为,杀了光明神殿秩序宫的大宫主,此乃泼天大罪,你认不认?”

        魂界的诸神,在黑云中现身出来,个个阴气浓厚。

        风岩怒不可遏,道:“你们倒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奥斯先要杀我,夺我纯阳神剑。”

        “秩序宫宫主只是与你切磋,魂界诸神皆可作证。”奉仙教主道。

        张若尘阻止风岩继续争辩,望向天穹,道:“教主说得不错,秩序宫宫主奥斯,就是本座杀的。他该死!”

        奉仙教主不动声色,道:“大长老为了杀人,这是一点道理也不讲了?”

        “要讲道理,风岩需要的是天宫。但做为他大哥,他遭遇了生死危险,那就不需要什么道理了,天下任何人敢动他,我都必斩之。包括教主你!”

        张若尘目光如剑,杀气冲天,道:“借剑一用!”

        “大哥,接剑!”

        风岩双目中充满炽热的情感,双手将纯阳神剑,送到张若尘手中。

        张若尘抓出剑柄,脚下的雷电原野,立即化为了火海。

        纯阳神剑的剑灵,显然也是怒了,天尊神气不断从剑内逸散出来。

        整个魂界的战剑,都向张若尘飞来。

        整个天地间的剑道规则,皆向他汇聚。

        “不愧是纯阳神剑!有此战剑,今日谁能挡我?”

        剑气、神焰、天尊神气,在张若尘身周飞行,那股无与伦比的气势,惊得魂界诸神胆颤心惊,几欲遁逃。

        “唰!”

        张若尘踏破空间,提剑登天,直向奉仙教主。

        奉仙教主也没想到张若尘气势如此之强,只当是纯阳神剑的剑灵太过霸道,因此,没有避他锋芒。

        一教之主,面对一个小辈,怎么可能不战而退?

        十三颗骷髅头从身上飞了出去,化为山体大小。

        骷髅头中,喷吐绿色邪焰,形成毁灭性的力量。

        “轰隆!”

        张若尘连斩三剑,将十三颗骷髅头打散,继而爆发出疾速,顷刻间,到达奉仙教主身前。

        “怎么会这么强?”

        奉仙教主意识到不妙,一连打出数种神通,准备拉开距离。

        已经迟了!

        张若尘挥出纯阳神剑,一字剑道爆发出来,直接在虚空中划出一个横向的“一”字,切开空间,斩断神通,将奉仙教主的神躯一分为二。

        神血如同瀑布一般,洒向地面。

        整个魂界都像是安静下来。

        太震撼了!

        一位大自在无量巅峰的教主,站在宇宙最巅峰的人物,竟被张若尘以摧枯拉朽之势斩成两截。魂界的诸神,吓得快魂飞魄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