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明王首辅 > 正文 第729章 山中相遇
        佘山东麓有一处平缓的坡地,背靠祖脉,前有小河环抱,左右均有山峰护峙,明堂开阔,朝山与案山远近相迎。这正是风水学上所讲的左青龙右白虎,背靠玄武,前有朱雀,乃安葬先人的风水宝地。而这片缓坡上确实也新立了一座新墓,看那占地近半亩的规格,这里安葬着的应该不是普通百姓人家。

        葱郁的树木掩映之下,隐约可见到墓堂附近修筑了一座草庐。清晨的寒风吹拂着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而此时的草庐中正有琅琅读书声传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屋内之人此刻朗诵的正是名篇《陋室铭》,字正腔圆,抑扬顿挫,让人为之精神一振。

        当琅琅书声停歇,但闻脚步声响起,草庐的柴门打开,有两人从里面先后行了出来。当先那人约莫二十岁许,虽然身材较为矮小,却是生得眉清目秀,头戴四方平定巾,一身文士打扮,腰间缠着白色的腰带,手执一根守孝用的哭丧棒。

        这名青年不是别个,正是今年春闱大比的新晋探花郎徐阶。徐阶表字子升,松江府华亭县人氏,今年才二十岁,在三月份的殿试中夺得第三名,探花及第,被授予为翰林编修。不过,就在徐阶探花及第后不久,家中却传来噩耗,其父病逝,于是解官回家为父守孝,丁忧三年。所以这大半年里,徐阶都简居在父亲墓地旁的草庐中,一边守孝一边苦读。

        徐阶有个习惯,每天晨读完都喜欢外出,在附近的山道上蹓跶一圈,登上山顶后从另一边绕下来,欣赏山间景色的同时,也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

        话说徐阶之所以养成这种好习惯,跟徐晋也不无关系,因为去年进京赶考时,徐阶与费懋中和费懋贤兄弟相交,所以经常能从两人口中听到一些关于徐晋的事,譬如徐晋在读书备考时,每天早上都会绕着院子跑圈,并且还有一句“居移气,养移体”的名言。

        于是徐阶便也开始模仿,结果发现早上起床运动片刻,果然能让人精神百倍,学习的效率更高,而且身体似乎也更健康结实了,所以便慢慢养成了早上运动的习惯,可谓受益匪浅。

        徐晋连中五元探花及第,一口气科举通关,已经成为科举场上的奇迹,无数寒窗苦读的学子都把他当成偶象,所以模仿学习徐晋的人并不在少数,徐阶只是其中之一,甚至有好事者专门整理出徐晋的学习和作息习惯,制作出一部“通关宝典”刊印售卖,而且还卖得很火。

        言归正传,且说徐阶带着他的长随徐福离开了草庐,沿着林间小路往山顶上行去,跟以往一般,花了半小时才登上了山顶。

        正当徐阶从另一边绕下来时,道旁的草丛中忽然沙沙的乱动,主仆两人均吓了一惊,只以为遇上大型的野兽,长随徐福立即拔出防身用的单刀,挡在徐阶的身前。

        然而就在此时,草丛中却钻出来一名年轻女子,这名女子长相极美,不过眼下却是狼狈不堪,头发被冰冷的露水沾湿了,衣裙也被树枝挂破了多处,露出肩头一抹雪白的肌肤,冻得嘴唇乌青。

        双方目光相对,均是愕了一下,那女子看清徐阶的打扮,不由松了口气,从草丛中行了出来,焦急地哀求道:“公子救命,后面正有贼人在追我。”

        话音刚下,远处果然隐隐传来吆喝声,徐阶面色微变,连忙道:“姑娘莫慌,且跟我来。”

        徐阶主仆二人带着此女急急原路返回,不用半小时便回到了草庐外面。徐阶也不避嫌,坦然道:“姑娘且到草庐中暂避。”

        女子见徐阶气质儒雅文秀,而且目光清明,应该不是心术不正之人,于是道谢一声便跟着进了草庐。草庐中燃着炭火,女子又喝了一杯热水,总算渐渐平复下来,娇躯也停止了抖动。

        徐阶和颜悦色地道:“在下华亭县徐阶,敢问姑娘何方人氏,到底发生何事,为何会流落在佘山中遭遇了贼人?”

        “华亭县徐阶?难道公子便是新科探花徐阶?”女子惊喜地道。

        徐阶拱了拱手谦虚地道:“正是在下,蒙圣上和诸公抬爱,侥幸摘得功名,让姑娘见笑了。”

        女子难掩喜色,站起来盈盈一礼道:“小女子王绿姝,日前在嘉兴府崇德县被倭人掳去,如今侥幸逃出来,求徐公子救我,小女子感激不尽。”

        徐阶霍然站起来,吃惊地道:“姑娘便是王绿姝王大家?”

        正所谓才子佳人,前面便说过,在消息传播严重落后的古代,文人扬名的方式都靠着口口相传,其中青楼便是一条途径,文人的诗词通过青楼女子的传唱可以扬名,而青楼女子亦可以通过传唱文人的诗词提高身价,二者在一定程度是“共荣共存”的。

        所以,青楼女子一般都会刻意去记住每一届新科进士的名字,尤其是三鼎甲,简直是耳熟能详,所以王绿姝一听到徐阶的名字便想到了新科探花,而徐阶身为松江府人氏,自然也听说过王绿姝这个江南名妓了。

        王绿姝此刻泪落连珠,应该是半真半假,抽泣着道:“正是小女子,小女子遭恶贼徐海掳去,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徐公子一定要救我啊。”

        徐阶既震惊又怜惜,急忙道:“王大家放心,在下定会保证你的安全,这到底怎么回事,莫不成贼人徐海就隐匿在佘山之中。”

        王绿姝便将逃出来的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原来,王绿姝昨晚牺牲色相,把马三和侯昆两人诱入帐篷中,然后用暗藏的匕首把他们给杀死,然后趁着夜色逃跑。

        不过,此时正值夜晚,再加上不认识道路,王绿姝一个弱女子在山林中兜兜转转了好几个时辰,直到天亮都没走出佘山,而另外四名亲兵发觉后,开始发了疯般搜寻王绿姝的下落,幸好,王绿姝倒是运气不错,遇上了晨运的徐阶主仆,否则很有可能会被抓回去。

        徐阶听完王绿姝的叙述后不由大惊,事关直浙总督徐晋的安危,他自然不敢怠慢,当下立即骑马出山,命仆人徐福把王绿姝送回华亭县城安顿,自己则直接往野猪坳的方向驰去,希望还能赶得及。

        佘山距离华亭县城约莫六十里,由于只有一匹马,家丁徐福便让王绿姝骑在马上,他自己则在前面牵着马缰绳步行。

        王绿姝不由暗暗焦急,这样子至少得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华亭县城,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为了逃生,她还要立功,为自己下半生争得安身立命的本钱呢,于是便提议道:“徐福小兄弟,要不你也上马来吧!”

        徐福脸上一红,连连摆手道:“不妥不妥,子曰,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礼,非礼勿听,非礼……”

        王绿姝不由翻了一记白眼,双腿一夹马腹,娇喝:“驾!”

        马匹顿时奔跑起来,牵着缰绳的徐福差点便摔了个狗啃屎,大叫:“王大家,快停下。”

        “事关重大,小女子先行一步,你自己走路回城吧。”王绿姝丢下一句,继续打马狂驰,很快便消失在官道的转弯处。

        约莫一个小时后,王绿珠终于赶到了华亭县城外,结果一打听,狼兵已兵离营追击倭贼了,不由焦急万分。王绿姝担心华亭县中也有徐海的眼线,所以不敢进城告知华亭县令,又想到五百营驻扎在拓林,于是找路人问明了方向,又急急打马往拓林方向奔去。

        为了立功,王绿姝也是拼了!()

        。m.

        
    热门搜索:萧蔷性感两性聚丙烯酰胺最性感的内衣性感美女169性感短裙美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