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夺妻成婚 > 正文 (2)最大的情敌
        与三十年前相比,面馆已经扩大了n倍,.富有中国底蕴的装修风格,让这家小店成为这条街道上的标志性建筑物。

        近乡情更怯,想象着亲人相逢有可能出现的各种画面,已值中年,老成持重的张文博站在面馆前,竟踟蹰起來。

        倒是洛琪,在旁边微笑着一直鼓励他。张文博终于鼓起勇气,走进那家餐厅。

        之前洛琪已经做了很多功课,她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家餐厅的主人正是曾经收养过张文博的养母。所以,当他们母子相逢,从最初的疑惑,惊诧,惊喜,再到最后的动容,喜极而泣时,整个过程洛琪觉的很欣慰。

        主人做了一桌子菜,非要洛琪留下來吃饭。她不愿拂了主人的意,整顿饭她都沒怎么说话,只是静静听着对面的母子俩叙旧。

        这样的画面她在心里幻想过无数次,只是张文博的母亲换成了她的妈妈,如果她还能和妈妈这样肩并肩坐在一起,热络的聊天,该有多好……

        吃过饭,洛琪告辞离开,张文博亲自将她送出包房。因为喝了一点酒,他放松了许多,不像之前那么戒备和严肃,看上去温和了许多。

        “张先生,难得和家人团聚,快进去陪她们吧。”她笑语宴宴的说。

        虽然做这件事之初,她是怀有目的的,可是,有现在的结果,也算是成人之美吧。

        “洛小姐,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很感激。无功不受碌,请说说你的条件吧。”他是聪明人,沒有人会做无用功,任何的付出都是有前提的。

        只要那个前提合格,他不排除做个交换。

        张文博的直接令洛琪尴尬的脸一红,可是想到自己确实是有目的的,也就索性开门见山:“张先生,我想知道,您对和楚天国际合作是怎么想的?虽然楚天国际现在遇到一些困境,但是,我相信困难都是暂时的,楚天国际的总裁是一位很有魄力和远见的人……”

        “洛小姐不觉的自己的要求很过份?”张文博皱了皱眉,他沒想到她的胃口这么大,仅凭这么一件小事就想促成数亿元的合作,她的帐未必打的太精明了。

        洛琪连连摆手,她的脸更红了:“张先生您误会了,您的报道令我很触动,它让我知道您不仅是一人成功的商人,更是一个心怀感恩的人,为您做这点小事只是举手之劳,成人之美,何乐不为呢?”

        张文博的眉心蹙的更紧了,她的话真奇怪,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知道想要和您合作的商家有很多,我只是想告诉你,楚天国际也许不是目前实力最强的,.因为,它的总裁楚天佑和您一样,都是懂的感恩,有良心,有魄力的商人。如果说我有要求,那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我希望张先生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和楚天国际的合作,不要轻易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也许,那会成为您的一个遗憾。”

        洛琪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她的心跳的很快,因为她不知道对方审视的目光里,到底代表着什么。也许,他会认为她很势力;也许,他只把她当成一个小小的说客,根本不放在眼里。

        可是,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终于,期待紧张了七八秒钟后,张文博慢悠悠的开口了:“如果真如洛小姐所说,楚天佑是个这么有魅力的人,我会好好考虑一下你的建议。”

        太好了!洛琪兴奋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那就多谢了!”喜形于色的向对方躹了一个躬,她行的礼太大,张文博有些受之不武,“洛小姐,我可沒说一定答应和他合作呀。”

        “沒关系,沒关系。您肯好好考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虽然楚天佑的策划案她看都沒看,可是洛琪知道,那一定是无懈可击的。之前之所以沒谈成,不过是他骨头太硬,不肯低头。沒关系,低头这种事,她才不在乎。

        不知不觉间,她已磨平身上的棱角。从前,她觉的一个人的尊严高于一切,宁折不弯,让她吃了不少苦头。现在洛琪发现,为自己爱的人受些委屈,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走廊尽头那间包房的门一开,洛琪仍挂在脸上的微笑突然滞住了。

        那对男女实在太抢眼了,第一秒看到他们,她竟有一瞬间的自惭形秽,恨不得找个地缝立刻钻进去。

        紫罗兰,蕾丝,浪漫绮丽的色彩,就像那个人的名字,容易让人联想到风情和旖旎。那件來自高级订制的紫色套裙,穿在她身上,仿若仙子落入凡间,圣洁而又美好,让女人都移不开眼睛。

        她的手臂,轻轻勾在他的臂间。那么自然,那么相配,那么理所应当。他的魅惑搭上她的端庄,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洛琪的心,却在回眸间,被狠狠刺痛。

        她沒想到,楚天佑也在这里,更沒想到的是,他的身边还站着陈紫妍。

        一定是她。虽然只见过她的照片,可是洛琪再也想不出,能和他如此亲密协调走在一起的,除了陈紫妍,还有谁?

        她幻想过无数次,如果她在g城见到陈紫妍会是怎样一副情景,可是她怎么也沒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宽松的t恤,运动裤,板鞋,仅扎个马尾,纯素颜,从下巴到颈间,是还未痊愈的斑斑驳驳的灼伤的痕迹,有些地方还起了皮……

        女人一旦怀孕,更在意的是宝宝的感受。所以,最近她都习惯了舒适宽松的休闲装。可是,现在她面对的是她最大和情敌陈紫妍唉,还有比她更逊的打扮吗?

        在活色生香的陈紫妍面前,她被衬的活脱脱一个柴火妞,还是未成年的那种。

        所以,看到他们的一瞬,她呆了,除了深深的难过,甚至不知所措。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张文博也很快发现楚天佑的身影。他也出现在这里?蹊跷的一幕,令他狐疑的皱紧了眉。

        “张总,真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发现这边两人的存在,楚天佑只是怔了怔,很快又恢复如常,平静的朝两人走了过來。

        出于对于合作者的尊重,楚天佑的目光一直注视在张文博身上,对于洛琪,只是拿眼角瞟了瞟她,那一瞟,如此的冷,刺在她心上,就像一只冷箭,嗖嗖透着凉风。

        他从未如此的无视过她,既然他连一个冷漠的眼神都不肯给她了,那说明,他真的变了……

        “看來即使观念差异再大,对于美食,大家的品味都是一致的。”张文博看看洛琪,不露声色的和楚天佑握了握手,“楚总,不好意思,我里面还有朋友……”

        楚天佑点点头,做出一个您请便的表情。不愿多事的张文博拍拍洛琪的肩膀,先行进了里面的包间。

        现在,偌大的餐厅大厅里,只剩下陈紫妍,楚天佑和洛琪……

        “真难得,你沒在海城和楚夜枭商量何时召开楚天国际易主的策划会,倒來g城潇洒了。”楚天佑仍是那副倨傲的表情,看也不看洛琪,冷声讽刺道,沒等她回答,他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哦,我差点忘了,费如风也在g城。”

        他的冷言冷语虽然难听,却还在洛琪的想象范围内。当初做出那些决定时,她就把他可能会说的难听话全都在脑子过了一遍。

        此时,她更介意的是,为什么陈紫妍在他身边?

        她真的是为他回來的吗?

        “谢谢楚总挂念,连我的行踪都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上心了。”她微微一笑,学着他的样子,回敬了他一句。

        她脸上带着笑,仿佛在看着楚天佑,可是目光却落在他旁边的陈紫妍身上。

        对方皮肤真白呀,白的发光,就是清瘦了些,却更显的楚楚可怜。相比之下,因为怀孕而身材渐渐产生变化的洛琪再一次感到了自卑。

        和人家一比,她怎么这么逊啊。早知道今天就会碰上,说什么她也要好好打扮一下。

        可是逊归逊,声势上却不能被落下阵。所以,洛琪只能故意把脸扬的高高的,不让他们发现她的自卑和难堪。

        只要眼睛不瞎的人,在此刻都感受到了硝烟的味道。

        只是,她做好了一切准备迎接情敌的挑战。情敌这时候却优雅迷人的开口了。

        “天佑,你有朋友在,不如你们聊,我先走了。”陈紫妍极为客气的朝洛琪嫣然一笑,松开楚天佑的胳膊,轻扭着腰肢走出了那家餐厅。

        她笑起來的样子就像个小白兔,既无害又可爱,纤细的腰肢盈盈可握,洛琪简直有些嫉妒了。

        可是,她竟然走了!火还沒有开起來,她竟然就走了!不知道该说她计高一筹呢,还是她根本沒把洛琪放在眼里。总之,看到陈紫妍就这样走开,她既恐慌又失落。

        失魂落魄的望着那个身影,却又突然被楚天佑的声音拉回到现实。

        “我说我和张文博的合作怎么一直不顺,原來是你在捣鬼!洛琪,真看不出,自从搭上了楚夜枭,你的社交圈子越來越广了。”

        洛琪回眸,对上他岺冷的目光。他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在戏谑,而是深深的讽刺,夹杂着对敌人那种挥之不去的敌意,让她突然很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