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数字武侠 > 正文 第十四回 内衣大盗
        炼丹炉底部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用高温烧灼着炉胆内部的多味药物,消耗着其中的杂质,萃取着其中蕴藏的精华,以便于凝成效果神奇的药物。阵阵的药香透过排气孔袅袅传出,飘散在屋内,触动人们的嗅觉。

        屋里的人很多,其中包括赵正、玉玲儿以及玉玲儿的数名徒弟。

        玉玲儿在摸索炼制玉肌膏的方法,时而抽出空去教教赵正,旁边那些门人弟子则沾了赵正的光,也跟着凝神听讲。在平时的时候,玉玲儿可是很少去教这群徒弟的,一直在当甩手师父。这些徒弟清一色全是女徒弟,因为玉玲儿只收女徒弟,从不收男徒弟。赵正能留在她身边学习,已经是破天荒的例外了。

        “炼制膏药类的药物,一般分为六步,赵正你说说看,一共分为哪六步。这可是我前几天刚刚教你的,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忘记,记得牢不牢固。”玉玲儿的眼眸紧盯着炼丹炉的盖子,并提鼻子嗅着正那在逐渐改变的药香。

        赵正负手站在玉玲儿旁边,但没有挨得太近,他听到问题,略一思量,答道:“第一步是煎药、第二步是炼油、第三步是下丹、第四步是加药面、第五步是去火毒、第六步是收成药。”

        站在两人后面那些那些弟子全都在抻长了耳朵听着,有一些门人弟子知道这六步,还有一些门人弟子并不知道。那些首次听说过这六个步骤的弟子,连忙提起毛笔,在舌尖上沾了沾口水。将这六步迅速写在手中的小册子上。做为笔记留用。

        在赵正所提供的三张药方之中。玉肌膏是牵连最小的,只是一种祛疤的膏药而已,就算流传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所以不用遮遮掩掩,可以在这些寻常弟子面前炼制。若是换成另外两种更加珍贵的丹药,就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炼制了,需要暗地里进行摸索。

        玉玲儿听完了赵正的答案,满意地点点头道:“没错,就是这六步。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炼制玉肌膏的第一步。也就是你刚才提到的煎药。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玉肌膏的正确炼制过程,可是根据炼制其他膏药的通用技巧,还是可以触类旁通的。在煎药这个步骤中,硬质药物如硬壳的、树根、骨肉之类先下,果之类次下,花、叶之类后下。芳香类易发散的药材或油脂,不能直接入沸油中熬炸。否则,前者将受高温而化气消散,后者易着火而致燃烧。所以后两类药材要研成细料,在膏药基质熬成后掺入。并且不时搅拌。当丹炉中的药材呈现出枯状后,煎药的过程也就结束了。这时候再将药材枯渣过滤清除掉,单留药油备用。”

        赵正在旁边默默听着,用心将这番话牢牢记下。他的记性很好,每天听完课回到家之后,提笔便能将白天学过的东西唰唰写在纸上,丝毫不会出差。

        玉玲儿一边讲解着煎药的过程,一边注意着炼丹炉的动静,将各种药材根据炼制膏药的规律,频频放入到炼丹炉中。在猛火的高温烧烤下,这些药材渐渐变成了枯状,并在上面冒出了一层浅浅的药油。

        “火候差不多了。”玉玲儿玉手冲着炉底一拍,用掌风将炉火给震灭了,屋中的温度顿时降低了一些。她掀开炉盖,用勺子将炉内的东西统统盛了出来,接着将这些东西种蕴含的药油过滤出来,倒入了一个小锅中备用。

        “希望我们能够尽快炼制成功,因为能用于炼制这种膏药的药材已经不多,尤其是最重要的主药迷离草,更是只剩下了两三株。迷离草很是稀有,在市面上很难买到,用光可就麻烦了。”她好似自言自语地抱怨了两句,可手上并未停下,仍在着手进行下一个炼药步骤,正用一块棉布擦拭着沾满了药材残渣的炉胆。

        就在这时候,院外忽然传来了几声犬吠,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大,哪怕不催动五感,仅凭正常的听力也能听到了。

        屋内众人听到犬吠声,均都是一愣,因为这实在反常。

        泰山派内为了保护山上的安全,防患于未然,确实养了不少的狼狗,可那些狗平时都关在山腰以及山下的笼子里,很少会带到山顶上来。因为山顶上这里都是门中高人居住的地方,需要保持清静,不能让那群经常汪汪叫的狗呆在这里。一旦有人将狼狗牵到山顶,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想要看个究竟,可是在院墙的阻挡下,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玉玲儿察觉到大家都在走神溜号,黛眉皱起,脆声斥道:“别管那些跟你们无关的事情,专心看我是怎么炼药的。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可哪怕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暗藏技巧,你们要是不专心看,一辈子也别想成为炼丹大师。”

        众弟子连忙齐声应是,纷纷将目光收了回来,齐刷刷盯在了玉玲儿的芊芊玉手上。

        众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致志地炼制丹药,可是院外的那些犬吠声变得越来越吵闹了,竟然一路来到了这座院子附近。除了犬吠声之外,其中还夹杂了一些人的吆喝声。

        “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这么丧心病狂,竟然连女人的肚兜亵裤都偷,简直比那些采花贼还要龌龊三分。”

        “就是,这种事可比跟女弟子偷情更加可恶,决不能姑息,要是这事流传出去,本门的颜面何在。”

        “狼狗们一路闻到这里,应该就快找到那些肚兜亵裤的下落了。”

        外面吵吵嚷嚷,说的都是此类的话,似乎是在寻找某个盗取女人肚兜亵裤的贼。

        炼丹房里的女弟子们听到这类的话,一个个的脸全都变红了,露出娇羞神色,形成了一道千娇百媚的风景线。

        “外面那群人好像在牵狗抓贼呢。”

        “他们怎么总是提什么肚兜亵裤啊?羞也不羞。”

        “你难道没听说过吗?山上最近出现了一个专门偷取女弟子肚兜亵裤的贼,很多女弟子的肚兜亵裤都被偷走了,事情越闹越大,传到了刑规堂堂主张铁面的耳朵里,可把他老人家气得不轻。他扬言要将盗取肚兜亵裤的贼抓到,以正山规。估计他们正在牵狗到处抓贼呢。”

        “抓贼就抓贼,他们牵狗干嘛?”

        “你真笨,狗的鼻子灵,他们一定是在利用狗的鼻子寻找那些肚兜亵裤的下落,要是找到了那些肚兜亵裤,自然也就能弄清楚到底是谁偷的了。”

        “哦,原来如此。”

        有些女弟子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谈起了有关“内衣大盗”的话题。

        对于这些事情,赵正也略有耳闻,而且在前几天就听说过了。他觉得此事多少有点可笑,没想到古代也有内衣大盗这种异类存在,而且就在泰山派中。在前世的时候,泰山派上可没有发生过这种奇怪的事情。

        玉玲儿听着这些人的话,耳根子不由得有些发烧,又训斥了弟子们几句,让这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闭嘴。

        炼丹炉终于没人说话了,可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而且十分急促,就跟擂鼓一样。从声音上判断,敲门的人似乎就是抓贼那伙人。

        “胡闹,他们怎么跑来敲我冷香居的门了,难不成那个偷……的贼人会在我们院子里么?”玉玲儿大为不悦,重重一拂袖,差遣了一名女弟子过去开门。

        女弟子跑出去将门打开,结果进来的却不是那群抓贼的人,而是笑面鬼.王二。

        王二不分青红皂白,一进门就扯着嗓子急喊道:“赵长老!赵公子!你快出来看看,那群人要带狗搜我们的朝阳居!他们带着狗聚在了大门口,剑奴二爷将他们给拦住了,不让他们搜,两伙人正僵持着呢。你是冷香居的主人,这件事得由你来做主!”

        原来,那些抓贼的人不是要闯入冷香居,而是要闯入朝阳居!

        赵正闻声脸色微微一变,他万万没想到,那群人竟然会想要搜查朝阳居。这是例行公事还是因为找到了什么线索?

        炼丹房中的人全都将目光放在了赵正身上,从表情可以看出,这些人也很意外。

        “玉堂主稍候,我去去就来。”赵正跟玉玲儿打了声招呼,快步走出了炼丹房,穿宅过院与王二碰了面。

        “我的大长老,你快点过来吧。事情有点不太妙。”王二伸手拉住了赵正的袖子,拉着赵正就往朝阳居那边赶。

        赵正定睛望向朝阳居的门口,发现那边果然聚集着一大群人,这群人有数人的手中都牵着黑棕相间的狼狗。

        人群中为首的是个高大的中年男人,长着一张椭圆脸,宽额头,额头上生着一道竖纹,一对剑眉斜插入鬓,眉毛下是一对厉目。此外还长着一个铁胆鼻子跟一张鲶鱼嘴,相貌很是威严凶恶。在他的后背上,背着一柄出了号的阔剑,腰间悬着两杆精钢打造的判官笔。

        此人赫然便是刑规堂的堂主张铁面,素以铁面无私著称,平日里执掌帮规,从不徇私舞弊,执法很是严格,滴水不漏,故此才得了“铁面”这么个绰号。

        在朝阳居的门口也站着两个人,一个人是剑奴,另一个人是任千秋,这两人将大门给挡住了,没有放张铁面这群人进去。凭任千秋的身份,自然是挡不住张铁面这群人的,主要还是剑奴在起作用。

        只见剑奴背着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巨大剑匣,一手掐着腰,一手点指着张铁面这群人,横眉立目地说着一些强硬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