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烛龙以左 > 正文 166.海洋皇帝的驾临
        苍茫大海深处,圆月高悬海上,安宁地泼洒月光。

        今夜的海水透亮,却无法照亮这横亘在海床上,绵延数百里长的裂痕。

        这是座海渊,无论远近,很多生灵都听说过这座死亡海渊。因为阳神境的一方霸主潜入其中也没法出来,尸体都看不见,并且不是个例,这样血腥恐怖的例子有很多,有生灵听说那些霸主甚至还是海洋中更深处更可怕的存在驱使下去,赐下了相当强大的器,就算如此,还是没有动静。

        很多东西,未知是最可怕的。

        不清楚里面究竟有什么,不确定里面究竟风险如何,海洋中的皇帝不是没有将目光投向这座象征死亡的海渊,下潜进去的阳神境霸主就是充当他们的耳目,可那些耳目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传达回来,这座位于大洋西侧的深渊好像受了某种诅咒,只能进,不能出。

        在没有搞清楚这些问题之前,海洋中尊贵的皇帝们当然不会以身犯险。

        他们有更稳定更看得见好处的领地供他们选择,何况还有彼此间的忌惮,何必去冒这个险。这样衡量下,自然而然对着死亡禁区失去了兴趣。

        失去那些皇帝们的目光,一年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死亡海渊事件也就此拉下帷幕。连带着附近很大范围的海域就此化作禁区,偶尔有些妄图窥探深渊中“宝藏”的生灵到来,潜入,就此消失,翻不起一丝水花。

        今夜,来自海洋深处的皇帝现身了,驾临于此。

        整片海域密密麻麻全是其子民的身影,子民们活动身躯,倒映月光的鳞片显得光亮,海面波光粼粼。

        两位来自极深极远的海洋帝王分别伫立在海渊两侧,仿佛这片海渊化作他们的分界线,海渊往南北方向开裂,西边是条庞然若岛屿的巨鲸,它体肤如白云,沉浮在海水中像云海被拉拽进了海中。巨鲸的四面八方都是跟着洋流沉沉浮浮的海洋生物,有小有大,形态各异。这些各色的海洋生物在对着海渊另一边的家伙们嘶吼。

        隔得近了方能看见白色巨鲸的背脊上衬着一座黄金辇御,上面薄如白纱的水流静静地垂落着,遮住了辇御上端坐的人影。

        人形生灵。

        在海洋中鲜少有存在有资格保持人形,这是尊贵强大的象征。迈入阳神境的霸主才能化有形体,而在海洋的皇帝面前,他们立不住姿态。只能以最原始庞大的身躯为皇帝效力。

        东边则是头山峦般隆起的巨章,它的无数触手在水底摆动,掀起浪花,身躯狰狞漆黑,触手上遍布倒刺,上面奔腾雷霆。眼睛在海面上方露出来,散发着光芒,仿佛此刻在海洋上升起的两轮猩红大日。它的四周同样是密密麻麻的海洋生灵,这些海洋生物面对另一方的挑衅,毫不犹豫地以巨大的吼声回应过去。

        巨章的头顶坐着一个狂放的男人,他下身是鳞片般的铠甲,上半身则露出宽厚的胸膛和威猛有力的双臂。

        没有遮掩,他随意地坐在那,就如他是万物的中心。

        “蓟,我们做笔交易如何?潜入这深渊中的生灵我要了,这座深渊我也要,随你开价。”男人说道。

        从他吐出第一个字开始,这片海域就安静了,不止是他所在东边,另一边的生灵同样寂静。

        “这里本就是我的领地。”辇御内的人影开口,清脆悦耳,很明显是个女性的声音。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不是在说出我的条件么?这座深渊,这潜入进去的那个生灵,我都要了。你可以任意在我们领地接壤的地方挑一块拿走。”男人大笑,“之前参悟龙渊归来后,你不是正好在我手上丢掉了那块包含珍珠岛链的海域吗?这样,我只要这座海渊,连带着那珍珠海以及附近方圆三千里的海域我都规划给你,如何?”

        说罢,男人背靠王座,很悠闲。他的子民们嘶吼着,因为那次对另一位皇帝的胜利,他们亦与有荣焉。

        “不需要。”

        巨大白鲸上恐怖绝伦的气息爆发,令狂乱的生灵们瞬间失去了声音。

        “权僕,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失去的,我自会夺回来,而这海渊,你别想染指。”辇御内的声音平淡,可谁人都能听出其中饱含的决意。

        男人的脸骤然冷了下来。

        “这么说,你还想一战了。我不愿意发动战争不过是担心被那些更远的家伙来钻了空子,不是担心你啊蓟,我是不介意你再在我手上输一次的。”

        可怕的气息随之爆发,两股意志在海渊上方交织缠绕。

        这是皇帝与皇帝间的对撞!

        …………

        离海岸不远的海域,基本算是个角落。

        海水泛起波纹,盘踞在礁石上的巨大章鱼苏醒,睁开了眼睛。她听见了洋流传递来的信息,是某种“号角”,战争的号角。

        张渝的领地就在巨鲸辇御上的那位皇帝下,自然是归这位皇帝统领。在号角吹响时得去参战,这是她得到这片领地的义务。有风险,也有好处,若是参加了战场能活下来会得到一笔相当丰厚的奖酬。如果她没有响应“号角”,那么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安宁的家可能就不是她的了。

        不过居然会有“号角”的吹响吗?她还有些迷糊。

        皇帝的使臣吹响号角意味着战争,而能令皇帝认为是战争的情况,必然是对另一位皇帝的宣战或迎战。

        在她的记忆里,这片大洋的西侧,这无比广袤的区域已经很久没有掀起战争了。

        要知道上次能听见“号角”的战争打响在一年前的龙渊。她那个时候还小,初出茅庐了解不多,可就算如此那场席卷了当今整片大海的战争信息也传递到了她这。龙渊之战,就是那场战争划分了如今皇帝们的领地,无数海洋生灵死亡,铺成累累的血肉骨骸,铸就那些可怕存在的登基之路。

        她隶属的皇帝,名号是叫……她努力转动着不大的脑瓜。

        “梦皇。”有声音说道。

        对对对!梦皇,她归属于梦皇帝。想起来了,还好想起来,不然等会去参战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家老大的名号那多尴尬。张渝正想着,突然发现这个答案来自旁边的声音。

        啥玩意?她一愣。

        缓缓转过身,看见了盯着她的巨大老龟。

        “规爷爷?你……你怎么在这?”张渝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规爷爷啊,你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鬼了呢!”老龟笑骂道。

        “您这出现的,和鬼也没差啊。”张渝闷闷道,“对了,您来干嘛,不会是来抓我去参战的吧?别抓别抓,我自觉的,自己会去。”

        “丫头你觉得我会去吗?”

        张渝一愣。

        “不会吗?”

        “我一把年纪了还去干嘛,别被人把老骨头都给打散架咯。”老龟说道。“你不会想去参战吧?”

        张渝很自然地点头,她如今也不能一直躺平,至少得修行到阳神境,成为一方霸主才行,顺带看看自己化形好不好看。

        “别去了丫头,跟我走。”老龟说道。

        “为啥?”

        “这场战争的风险很高,你这屁大点修为去了就是送死。”

        “但我总不能不去吧?我要是不去的话明年没地方住了。”张渝伸出触手作抹眼泪状。

        “等你修炼至阳神,自然该有的都有,现在你去了,该有的都没有,本来有的也没有了,比如命。”老龟语重心长,水流奔腾,老龟庞大的身躯散发光芒,在缩小。等到光芒散去,原地出现了一位驼背老者,背负双手。

        他望着还瞪大眼睛的张渝。

        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摊开,方正菱形的纹路闪烁出各式各样的神秘文字。

        “收。”老者说道。

        面前的张渝就这样消失不见,老者把手一合,重新背负起双手。转过身望着海渊的方向,眼神中沉淀出尘黄的辉光,倒映出奇门的流转相合。

        “有人泄露了深渊,你究竟是谁呢,竟敢拿皇者来当刀。”他低声说着。

        “也别怪我丫头,你要是去了,肯定会死。”

        老者轻轻叹息。

        因为那头赤色蛟龙就在海渊中,这个泄露了海渊的人,显然是针对赤蛟来的,要借助海洋中的皇帝截杀蛟龙。

        这座海渊的秘密封闭了太久,自秘密诞生起没人能触碰,如今若是有生灵潜入进去终于出来,自然会使得那些强大生灵的目光再次投下。

        对谁都不好。

        7017k

        
    热门搜索:两性做爰动态图性感的小阿姨和表姐两性养生诱惑性感热舞视频性感美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