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医门锦绣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夺兵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医门锦绣最新章节!

        徐管事缓缓吞了一口气,暗道眼前这人一定不是凡人。

        “我之所以要杀程运之,是因为我的父母都是被程家害死的…”提起旧事徐管事眼神凄厉,老泪纵横。

        荀筠和叶昀眉心一凝,心里已经有些猜测。

        “程家为什么要害你的亲人?”荀筠轻轻问道。

        徐管事陷入回忆中,眼神涣散,意志力一击可破。

        “我父母都是程家的家养婢,世世代代给程家做事,忠心耿耿。我父亲是老太爷身边的心腹,我母亲也在府内做事,都是十分有体面的管事,可自从五十二年前,我祖父卷入一件事情后…我们徐家就活在刀尖浪口…”

        荀筠和叶昀听着他叙述晚整个事情后,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甚至叶昀都站如雕塑。

        事情原来如此!

        他们猜对了后半段,却没有理顺前半段!

        “哈哈!”

        许久过后,荀筠慨笑一声,连连摇头,甚至眼泪都快蹦出来了。

        洛王府这么多年到底吃了多少亏啊,被人占据着属于自己的江山,真是奇耻大辱!

        “难怪,难怪皇帝对程家百般信任,难怪程家这么多年内外相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荀筠低着头冷笑,眼底带着几分嗜血的恨。

        可耻,可恶!

        叶昀伸手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掌,将自己心里的怜惜通过掌心传递了过去。

        感触那熟悉的软糯糯的手背时,荀筠内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可是我要证据,没有证据证明你所说是事实,就算带你出去指正,谁又信?”荀筠冷冷道。

        徐管事目光一凝,露出几丝苦楚,“我话都说到这份上,少不得和盘托出,老太爷死时,我祖父在他身边,拿到了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也正是那样东西让我祖父丧了命!”

        “什么东西?”

        徐管事往自己怀里看了看,荀筠示意青灯过去,青灯从他怀里掏出了一枚青玉玉佩。

        准确的说是半枚玉佩,还缺了一半。

        再看后背,似乎还有时辰和生辰八字的刻字,只是缺了一半读不全。

        荀筠和叶昀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二人相视一眼。

        “可见咱们还要找到另一枚!”荀筠望着叶昀。

        叶昀唇角勾出一丝冷笑,缓缓摇头,“不用了,前阵子我给她施针推拿,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半枚玉佩,只要东西在她身上,才算得证据确凿!”

        “太好了!”

        荀筠长长吁了一口气。

        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望着徐管事。

        “徐管事,此事我已知晓,你的要求我也答应,但是现在你还不能走!”荀筠看了一眼心腹,“好好照料他们及他们的家人!”

        说完这话荀筠和叶昀看了一眼徐管事双双从密道回府。

        回道屋子里后,荀筠发现叶昀手脚冰凉。

        他立马将她整个人捂在怀里。

        “你怎么了?是不是在地窖里冻坏了?”荀筠心疼地抱着她。

        叶昀目光冷幽幽的,闪着地狱里嗜血的光芒。

        “洛王府也好,苏家也罢,都是因他们而死,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叶昀声音不大,却带着磅礴的杀意。

        荀筠将她抱在怀里,仰头叹气。

        “我先把程运之逼下台来!”

        “好!”

        荀筠说道做到,第二日就派人在坊间放出了一些流言。

        街头巷尾的好事者议论纷纷,不说百姓就是那些无所事事的官员都在嘀咕。

        “你们说皇上为何对程家如此包容啊?”

        一个坊口买面的小店,里头坐着七八个官人吃早面,外头还蹲着几个没地儿坐的老百姓,大家三三两两说开了。

        “为啥呀?”

        “对啊,我也不懂啊,那程耀都要翻了天了,敢私开矿藏,皇帝还说人家是接了密令,那是哪门子密令呀!”一个五大三粗的武人蹲在那愤愤不平。

        “哎哟,爷,您小声点呢,这是皇城脚下,你还敢埋怨天子呢!”小店的掌柜连忙擦着汗过来劝道。

        那武人也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嚼了半口面冲着他道:“哎哟,天子天子,首先得爱民如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道理你不懂吗?如果天子做事不公平,你让我们老百姓怎么服?”

        那掌管的急了,暗指了指里头坐着的几个斯文的爷,给他使了眼色,言下之意那里头有人做官让他小心。

        熟料那武人猝了一口,擦去人中处的汗,愤怒道:“有什么了不起,为官者不去劝皇帝,跟我们老百姓起什么劲,我一个人光料子,要杀要剐随便!”他朝那些官人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大口扒面。

        大家哭笑不得,却也佩服他说了大实话。

        几个百姓溜了那官人几眼,发现人家默不作声,可见是心虚,于是胆子越发大了。

        “兄弟,别说你,大家也气呀,那个程耀算什么东西呀,坑害了百姓,还屠了村,你是不知吧,昨日那送灵的小少爷可是程耀屠了村后强了一个小娘子生的,如今那程耀就是被小娘子给杀了给全村报仇,就剩下那个小子!”

        “果真如此?”

        “当然呀,我听一个在程家干粗活的下人说的,人家程家都知道呢!”

        这下棚子里的人都色变了。

        “哎哟,你说皇上为什么不治罪程耀呀,不光是程耀,你瞧瞧,程大老爷是五军都督府,程耀是西南都督,程二老爷在监作寺任正卿,这可都是肥出油的衙门呀,怎么天底下的好事全给程家占全咯?”

        “是呀,你瞧瞧,先前那赫赫威名的苏家被人陷害抄家,满门抄斩,就剩个孤女,如今过继了孩子才算保全香火,后来事情翻出来了,崔家也出了事,再后来白家、殷家,他们那些事跟程家比起来算什么呀!”

        “说得对,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察出来了,感情程家要是造反了都没人管呀!”

        “你们说程家到底跟皇上啥关系呀!”

        大家猜测开了。

        几个官员听得冷汗涔涔,纷纷弃了碗灰溜溜地去衙门。

        其中两个官员走在夹道里时还窃窃私语。

        “还别说,我老早就觉得呀,圣上跟程大都督有几分像呢!”

        “不是吧,我只见过程都督还没见过圣上呢!”

        二人对于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简直吓得魂飞魄散,好端端的,被一些刁民误导,怎么想起这茬了呢!

        不晓二人正来到巷口,准备各自分头去衙门时,突然身后爆出几个刁民的吼声。

        “哎哟,我说呢,原来圣上跟程都督长得像,敢情是亲戚?”

        这嗓子一吼,整个大街都炸开了。

        两个官员吓得差点没晕倒,忙不迭跑入人群中。

        但是今日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

        这个消息落入程运之和皇帝耳朵里时,二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程运之跪倒了皇帝面前。

        “圣上,为了大局起见,还请开庭审了程耀吧,老母那边我去说!”

        程运之表了态后,皇帝再无犹豫。

        原本头昏脑涨的他此刻差点咳血,下令宰相入御书房议事,三司会审程耀私开矿藏,草菅人命之案。

        案子原本人证物证确凿,好在是御史大夫徐进厉害,愣是保全了证据没被程家下手给除掉。

        想起那日徐进还当着文武百官和皇帝的面放了狠话,只要那些人证物证出事就算到程运之头上,以至于程运之面对这么个胡搅蛮缠的主无可奈何。

        所以案子审理很快,程耀被剥夺爵位,程家三房贬为庶民永不叙用,同时朝廷抚恤了冤民。

        事实上这个惩罚算不得什么,可是大家要看的是皇帝的态度,何况程耀已死,大家自然也不好去怨怼人家孤儿寡母。

        可是程运之与皇帝像的话终究在程运之心里落下了一片阴影,又兼之满朝文武和百姓对程家万分不满意,程运之在程耀结案次日上书请求革去自己五军大都督之职,自请闭门谢客思过。

        皇帝万分无奈,风尖浪口上,只得答应程运之的请求。

        随着程运之从五军都督府都督的位置上退下来,程家的事才终告一段落。

        只是接下来,朝廷又为谁接任这么个位高权重的武将之首的位置而头疼。

        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俞况,可是俞况偏偏这几日借病休沐,没来上朝,众臣就明白了他的心意,他是想避开风头,不接任这个五军都督的位置!

        俞况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低调谦虚,所以他不想做,别人强迫不了。

        太子自然千方百计想安插自己的人,手下最合适的是殷逸,可是殷逸没有资历,皇帝也不可能答应,故而太子很聪明,直接让皇后跟皇帝提出来,让殷逸入五军都督府当个中郎将。

        皇帝知道太子的意思后,愤怒地痛斥了一顿,把一肚子怒火都撒在皇后和太子身上。

        这个时候敏贵妃在一边添油加醋,她给皇帝按着太阳穴,望着底下跪着的皇后冷笑,“圣上,臣妾瞧着咱们太子殿下可是想多了,他是储君,将来这天下都是他的,现在急着在京城防卫中枢里头塞自己的人,可谓是操心过头了!”

        皇后听了这话气得浑身发抖。

        原先太子还想以退为进,不求五军都督的位置,求个中郎将,皇帝在失去程家这个大臂膀之后,定然会想着自己儿子,没想到撞在了枪口上。

        皇帝听了敏贵妃的话怒火更甚,对着底下的皇后踢了一脚。

        “你们母子尽不安好心,存心跟朕过不去,你们盼望朕死不是?”皇帝心里戾气很重,咆哮了一句。

        “圣上,臣妾和太子不敢哪!”皇后捂着肚子哭,内心早把一旁的敏贵妃问候了八百遍。

        “滚出去!”皇帝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皇帝头痛欲裂的病又犯了,捂着脑袋,脾气十分暴躁。

        皇后只得默默退下,退到大柱子旁的帘外时,还听见里头敏贵妃在说:

        “皇上,上次太后病危时,是臣妾让郡王妃过来给您看的病,偏偏皇后还拦着呢,臣妾一心为皇上着想,见皇上难受,臣妾恨不得那头疼长在自己脑袋上,皇上,您这下子这么难过,不如唤人请郡王妃进宫给您瞧瞧?”

        外头的皇后听了这话差点晕过去。

        敏贵妃这个狐狸精!

        皇帝只顾着缓解痛苦,哪里去顾及洛王府的脸面,直连连摆手。

        敏贵妃知道他的意思,立即唤人去叫叶昀。

        果不其然,夜里传唤叶昀,洛王和洛王妃自然是知道的,洛王更是坐在塌前一张宽椅上,穿着白色的中衣,熊掌掐在椅栏上,目光狰狞。

        真是欺人太甚!

        看清爽的就到

        
    热门搜索:性感少女性感沙滩0最新福利网站两性 性关系韩国性感热舞性感白丝袜性感海茶男女两性又色又黄的视频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