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020章 容物
        西苑,万寿宫。

        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将这一座新修起来的宫殿洗涮得一尘不染,仿佛绽放出道道金光一般。经过三个多月的工程,当今圣上嘉靖的寝宫已经重建完毕,且规模比之以前还要更加宏伟。

        嘉靖重新回到了这一座诺大的宫殿,在感受到亲切之余,亦有一种从贫民窟搬到了别墅里面的感觉,心情显得很是不错。

        这件事情的最大功臣无疑是徐阶父子,正是徐阶当初一力提议重修,而后推荐他的儿子徐璠主导这项工程,这才让到这座宫殿这么迅速地重建完毕。

        “主子,这柱子比以前更好呢!”

        黄锦紧跟在嘉靖身后,显得讨好地说道。

        嘉靖打量了那根粗壮的红漆柱子一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的笑容当即收敛了少许。

        黄锦虽然不是很聪明的人,但对嘉靖的喜怒哀乐早就了然于心,纵使是嘉靖撒谎时有什么小动作,他亦是一清二楚。

        却是想到了所谓徐璠偷梁换柱之事,他是尴尬一笑,又是指着地毯强行笑道:“这地毯也更好,踏着比以前舒服!”

        为了重修这座宫殿,却是花费了不少。除了修建宫殿的钱外,还有着这重新置办的物件,亦是耗资不下二十万两。

        亦不怪当初很多官员重修,虽然说是可以利用三大宫殿的余料,当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皇上的寝宫的料子自然是精亦求精,所耗的银两却是一笔惊人的数目。

        到了如今,北边的军资遭到了截留,百官的俸禄亦是遭到了拖延。

        嘉靖自然不会考虑这么多,在查看完寝宫的情况后,又是回到了静室中,突然选择召见徐阶。

        徐阶在无逸殿的值房中进行票拟,听到圣上传召,便是二话不说,小心地整理衣衫,然后跟着冯保匆匆到了万寿宫。

        经过通禀后,他走入了新修的万寿宫,跟随冯保来到静室前,接着恭恭敬敬地施礼高呼万岁,而静室中的嘉靖让他起身并赐座。

        黄锦领着一名小太监将原本应该属于严嵩的绣墩拿了出来,并让徐阶坐下。

        这一个举动,却让徐阶微微动容,再难保持那种毕恭毕敬的神态。目光落向那一张被搬过来绣墩,心跳却骤然加速,隐隐间捕捉到了一些事。

        “谢皇上!”

        徐阶是见怪风浪的人,且擅于将自己进行伪装。仅是一二个呼吸,便让他冷静了下来,对着嘉靖进行了谢恩,接着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

        只是在屁股接触到绣墩的时候,让到他心里还是感到了一股麻痹感涌向了全身,仿佛坐的不是绣墩,而是大明首辅的宝座。

        嘉靖依靠在软塌上,并没有君王威严的模样,似笑非笑地望着举止有异的徐阶,对着徐阶先是夸赞了几句,接着突然开口道:“刚刚手痒,朕写了几个字,你过来瞧一瞧吧!”

        这时代的书法就如同艺术品般,却是文人相互交流的重要物件之一,亦可算是娱乐活动的一种,但嘉靖的书法无疑除外。

        徐阶闻言,便是急忙从绣墩中起身,小步来到了御案前。便见案上用镇纸压着的一张宣纸,上面是两个飘逸和洒脱的大字:“容物”。

        他一边装模作样地品字,一边却是开动脑筋,想要破解字后面的真意。

        作为内臣和词臣,对此早已经是见怪不怪。

        由于圣上醉心于修玄,有时一天都不说一句话,很多事情往往是用眼神来传达,而不能领会其意的太监轻则呵斥,重则会杖毙。

        经过演化后,圣上传达纸条往往亦是言简意赅。内臣和词臣写得好文章是其次,有时还要懂得“破题”,揣摸到圣上的真正心意。

        昔日的首辅夏言一力支持收复河套战略方案,结果嘉靖在经过兴奋期后,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并下达一道训斥的圣旨。

        懂得破题的人,便能知道圣上看似仅仅呵斥夏言考虑不周,实质对这个战略方案已经是打退堂鼓了,而不是希望将战略方案进行完善。

        严嵩正是成功“破题”,借机发动进攻扳倒了夏言,从而重新夺得了首辅的宝座。

        徐阶从这两个字中,当即联想到了《庄子》:“常宽容与物,不削与人,可谓至极”。其意是:一个人心态豁达,对万事万物常常是宽容的,对别人也不斤斤计较,就可以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这看似一句修道心境的哲言,但后面的“至极”,无疑是饱含了深意。他的心跳骤然加速,似乎指的正是他最为渴望的东西。

        实质上,他已经隐隐感受到圣上逐渐疏离于严嵩,且年迈的严嵩的精力和能力亦是在下降,这对君臣早已经不似从前那般亲密无间了。

        圣上在这个时候将他叫了过来,并赠予他这么一句修心之语,无疑是让他本本分分的,以后将会由他来接替首辅的位置。

        当下的阁臣中,袁炜无疑算是一个威胁,只是袁炜虽然深得圣上器重,但其根基太浅,且没有处理政务的经验和能力,故而对他的威胁并不大。

        “华亭,我的字如何?”嘉靖却是突然出声询问道。

        徐阶当即回过神,亦是发现称谓从“徐阁老”就成了“华亭”,感觉到了圣上的那个亲近之意,当即称赞道:“圣上的字蕴含道家之真理,飘逸而洒脱,有着不食人烟之仙气也,虽贺知章在世,亦不过如此!”

        “呵呵,华亭过誉了!既然你如此抬举,朕就将这字赠予你了!”嘉靖开心地笑道。

        徐阶当即谢恩,黄锦则是帮着小心地将这副字收起来。

        又聊了一会,徐阶退了下去,离开了万寿宫。

        只是想到皇上送给他的字,却是让他又喜又忧。

        喜的是圣上已经算是明确表达将会由他继任首辅,忧的却是圣上还是没有除“奸臣”的决心,选择直接下旨让严嵩归老还乡,似乎还想让严嵩继续呆了一些时日。

        一念至此,徐阶朝着紫宸殿那边望了一眼,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热门搜索:两性生活 姿势yyy48性感食人族在线观看性感mv韩国性感美女大全乐乐影院性感短片性感丝袜诱惑aiss爱丝福利性感孕妇猫扑两性最强小说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