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幻梦长歌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天道
        “爱恨?生死?”窅娘身上的冰雪融尽,却也颓力在地,也不知是身上痛还是心里痛,一双眼涌出泪来,却还是死死地瞪着端坐着的幻芜。

        “现在我没有爱,只有恨,他人的生死又与我何干?!”窅娘大吼出来,她虽心头炙痛,却不想让自己太过狼狈的样子,一只手拂去脸上的泪痕,一边站起身来。

        她似乎平静下来,语带戏谑地说:“当年我也曾耽于天道,一心努力修炼,唯恐行差踏错。可我还是错了,我爱上了一个人。”也许是太久不曾回忆过往事,窅娘的眼神也有些迷茫起来。

        “他是那么干净,那么美好,我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他。可我哪里又是那么容易放弃的性子,我努力修炼,好不容易修炼成人身,可是他早已入了轮回……我不甘心,我耗费了一半的修为炼成晶石,买通了鬼差,终于知道了他在人世的消息,我找到了他,可他却早已将我忘记了,还爱上了别的女人!”

        窅娘的语气突然充满了愤怒:“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她都快要死了,为什么还要缠着钰郎不放!还有他!那个薄情之人!枉我一心待他,他竟然骗我!”

        “我以为他被我打动了,他爱上了我,可他却趁我不备,在我心上扎了一刀。”窅娘悲怒交加,这会儿又突然平静下来,一只手按在心口处,似乎想从那里找到那早已愈合的伤口给幻芜看。

        “他为何要这样?”一直没说话的长绝突然问道。

        窅娘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起来:“我也这样问过他。”明明是在笑,却充满了长绝看不懂的悲怆,“他那样干净的一个人,即便是再世为人,还是那么干净的一个人,满手满脸都沾满了我的血,他明明怕得全身都在发抖,却还是狠绝地举起了匕首,只是为了救他心爱的女人……他想剖出我的内丹,去救她。”

        “荒谬。人妖殊途,就算得到了你的内丹,也救不了任何人。”听到此处,长绝忍不住骂道。

        “他们都是道门中人,他爱的人就是他的师妹,或许有些道法可以转换我的内丹为人所用吧。”

        “大多数道家都有些修仙之法,确实可以炼化妖物的内丹晶石,或续命治病,或增长自身修为。”幻芜为世人织梦,早已看多了这些爱恨情仇,看起来十分平静。

        长绝却不平静,有不解有愤怒,甚至对窅娘都生出几分同情:“可是,即便能救人,他也不该如此……那你把你的内丹给他了?”

        “没有。”窅娘看向长绝,嘴角带笑,眼光却冰冷又决绝:“我把他杀了。”

        “可你不是很爱他么?他伤了你是不对,可你也不该随便害人性命。”听到长绝的话,幻芜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爱?我对他有爱,那他就对我有爱么?从他在我心上扎了一刀的那刻开始,我对他就只有恨!”窅娘瞪着眼睛看着长绝,对他所言十分不满。

        “无爱就无恨,到底有没有爱,只有你自己清楚。”幻芜自始至终就这么坐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身上寒气四溢的缘故,让她看起来也格外冷漠,犹如一尊石像,无爱无恨无喜无悲。

        “他因为一己私心伤了你,妄想通过歪道救人性命,实乃大错,他此举违背天道,却也因此丧命,这就是他的天道。”他目光平静地扫向窅娘:“而你,因爱痴缠,明知人妖殊途仍然行不可为之事,好在并未伤人害人,既然故人已入轮回,更该看清天道循环,理应放手好自修行,可你却执迷不悟,此间的苦难,也是你该受的天道。”

        “好一个天道!”窅娘几步上前,终是碍于幻芜的寒气,不敢靠她太近,“他自己就是修道之人,最该懂你这套道理,可他还不是自甘堕落,肖想我的内丹,难道他自己是人,他爱的人是一条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么?!跟那些世人一样,还不是满嘴仁义道德的小人?!”她突然向后一挥,所指之人就是殿内那些被他绑来的人,原本停止不动的人,也开始慢慢往血池移动。

        “他道行浅薄,陷于情爱,过不了情劫得不了道,是他自己选择的因果。天道大定,做选择的却始终是我们自己,一开始爱上一个凡人是你自己的选择,不顾天道擅入轮回也是你的选择,即便见到他心有所属仍旧执迷不悟还是你自己的选择,如果一开始你就放手,或者之后你选择离开,都不会是这个结局。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是天道的规则,但做选择的人,是你自己,你自己陷入了心魔,怎能将怨恨加于无辜世人?”

        幻芜的话说完,窅娘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又笑了起来:“是,是我自己选择的,那我也是从心而为,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修道之人好多了,他们自诩清正,被我一勾引,还不都就范了,什么修仙修道的,还不如当妖入魔来得遂心顺意。那些狗屁道理,还不就是用来哄骗你们这些小孩儿的。”说到此处,窅娘用眼尾余光瞥了长绝一眼,“你自己也是妖,难道就不这样觉得?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饶是自己多么努力,也始终够不到他们的一片衣摆,他们清贵无双高洁无尘,连看你的眼光也是悲悯的,或者是无情的,难道他们对你笑一笑,就是有情了,就把你放在心上了?”幻芜听得窅娘这话,愣了片刻,忽又疑惑地看向她,窅娘这话意有所指好像就是说给她听的一样,虽然意识到不对,可还是一字一句直直戳进幻芜心里,饶是她也忍不住动容。

        看到幻芜这样,窅娘心下得意,语气越发轻柔,仿佛能魅惑人心:“梦医大人,如果你是我又该如何?不,不用是我,你自己呢?如果你的心爱之人忘了你,或者是他根本就不爱你,你会放弃么?你会放他就这样离开你的世界,放他与别人欢好么?你又会不会急他所急,为了解他的烦忧,放弃自己的修为甚至放弃自己的性命?”

        幻芜自己就是修习幻术的,火光鼠这点浅薄的魅惑对她而言毫无用处,可是不知怎么的,她说的话就像一记接一记的烈火,直扑向满身冰霜的自己,烧得她那自欺欺人的脆弱盔甲霎时崩裂破碎,忽冷忽热的浑身疼痛难抑,可心下却是寒凉一片。幻芜忍不住低下头,捂住自己的胸口,可冰冷的手却是无论如何也捂不热那片冰冷的。

        长绝看在眼里,不知道幻芜为何听窅娘几句话就会突然如此难受,不敢确定是不是窅娘用了什么法术,急忙开口喊道:“阿芜,你别听她说的那些话!”

        窅娘冷笑一声,只一挥手,原本躲在殿内各处的老鼠突然就化了人形,与长绝缠斗在一起。长绝自顾不暇,只能在打斗之余分出心神盯着窅娘的动作。

        窅娘可不管长绝,只顾盯着眼前的幻芜,继续说:“梦医大人,可是被我说中了,你心中已有所爱之人?还请大人为奴解惑,若是大人你,是否会像奴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否会为了所爱甘愿违背天道,沉沦心魔,害人害己?哪怕那个人根本不爱你,一直在利用你?你会放弃自己成全他,还是像奴一样,爱而不得,干脆杀了他,然后挣扎于烈火地狱,生生世世忍受这般焚心之苦?”窅娘说罢,急全部之力凝于指尖,只见她指尖燃起烈火,就要直戳向幻芜心口。

        窅娘化出的那些鼠人不足为惧,就是数量多,为的就是困住长绝。他原本就一直分神盯着幻芜那边,看见窅娘的动作,连忙催动全力挥出一掌扫开鼠精,再凝起一掌打向窅娘。

        窅娘正要出手,就感觉侧面一股劲风,忙转身去挡,难抵长绝全力一击,飞出去许多。长绝也不管许多了,直接就拦住幻芜的身子,飞出鼠精们缠斗的范围。

        窅娘气息一滞,愤恨地瞪着长绝:“坏我好事。”一边催动那些人王血池里挑,一边翻手化出更多鼠人。

        长绝接触幻芜身体只是一瞬,手上还未结冰,只是被冻得发僵,他只能用蛮力挡住那些连绵不绝的鼠人,刚才的那一番损耗,已经让他凝不出法力了。

        窅娘却因为血池里不断融入的血气而变得愈发精神,身体再次涨大,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撕裂,完全露出了鼠相,双目通红。

        那些人一跳入血池,就瞬间化成了血水,一丝烟气都不留下,血池里的血水不停翻滚,像是他们留在人间最后也最绝望痛苦的嘶喊嚎叫。

        怨气冲天。
    热门搜索:性感沙滩0性感老师我的性感表姐唐嫣性感性感女90后性感美女性感美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