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最强兵王在三国 > 正文 第92章 图穷匕见
    刘宣把观阳县的所有政务交到了李奕的手中,然后又召见了管亥,安排军队的事情。刘宣给了管亥一道死命令,那就是除了刘宣本人的命令,任何人无权调遣军队。

        遇到事情,管亥可以单独决断。

        意味着管亥的存在,就是牵制李奕的人。

        权衡之道,就在于此。

        李奕负责政务,管亥负责军事,两人各行其道,互不干涉,却也可以相互协助。

        安排妥当了观阳县的事情,刘宣就带着郭嘉和千雪离开。临行前,管亥找到了刘宣,要把周仓塞到刘宣的身边,保护刘宣的安全。

        刘宣思考后,答应了下来,就带着郭嘉、千雪和周仓往回赶。

        一路疾驰,路上几乎没有耽搁时间。

        队伍进入了挺县,途径挺县的县城,刘宣见了县令叶止一面,简单的叙旧后,又补充了需要的食物,就继续赶路。

        从挺县往东南方走,队伍很快进入了即墨县境内。

        即墨县,是北海国的大县。

        县令柳智,是康王妃的兄长,年逾四旬,相貌堂堂,儒雅不凡。虽然他已经是接近四十不惑的年龄,却面容俊逸,一点不显老,给人的感觉才三十岁左右。

        城外东南方九里外,地势平坦,有一座凉亭在此。

        此地,是一处三岔口。

        从挺县的道路在此分叉,一条道路通往即墨县的县城,另一条道路则是通往胶东县的。柳智担心刘宣不经过即墨县就绕行了,专程带着即墨县的官员在这里等待。

        官员中,有即墨县的县丞、县尉等人。

        所有人,早早的在此等待。

        县丞打量了远方的官道,没看到人影儿,有些焦躁的道:“大人,我们已经在此等了一个时辰了。到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不知道,刘宣什么时候才会抵达。”

        柳智直接道:“不管刘宣什么时候抵达,都必须等待。”

        话语中,透出柳智的强势。

        在即墨县,柳智是一言堂,他的话和命令,没有人敢反驳。

        县丞轻叹了一口气,又继续等待。

        “报!”

        忽然,一名士兵策马快速的跑回来,禀报道:“大人,刘宣来了。距离我们,已经不到三里的路程。”

        “嗯,退下!”

        柳智挥手,命令士兵退下了。

        时间快速的流逝,官道的前方,出现了两辆马车。

        两辆马车,赫然是刘宣和千雪一行人。刘宣和郭嘉乘坐一辆马车,周仓是随行的马夫;千雪在后面,单独乘坐一辆马车。

        柳智见状,连忙道:“快,随本官在官道上迎接。”

        一声令下,柳智带着众人从凉亭中走出,来到了官道上站定。

        所有人站在官道上,便堵住了道路。

        说是迎接刘宣,其实是堵住了道路不让刘宣走。

        柳智做到了这一步,刘宣再怎么样难缠,也不至于命令驾车的人直接碾压过去,肯定要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柳智就可以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刘宣前往即墨县城。

        不多时,马车行驶而来,逼近了柳智等人。

        柳智拱手,朗声道:“即墨县令柳智,恭迎宣公子。”

        “恭迎宣公子!”

        其余的官员,纷纷朗声开口。

        整齐而洪亮的声音,在官道上响起。

        “希律律!”

        马儿嘶鸣,前进的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门帘卷起,刘宣从马车中探出脑袋,目光落在柳智的身上,问道:“柳县令在此迎接,有何要事?”

        柳智道:“下官听闻宣公子要返回剧县为殿下祝寿,特在此恭迎宣公子。宣公子从观阳县一路走来,舟车劳顿,下官略被薄酒,为宣公子接风洗尘,请宣公子屈尊前往。”

        刘宣看了柳智一眼,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

        柳智的身份,千雪早就给了他。

        这个人是刘裕的舅舅,是属于康王妃的人。

        以刘宣的身份,和柳智是水火不容的关系。现在柳智主动来拜见,还主动的提出要替刘宣接风洗尘,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不过,刘宣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情绪流露。

        他神色如常,很温和的说道:“柳县令的好意,本公子心领了。此次回剧县为父王祝寿,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准备好,时间很紧张,所以无法在即墨县逗留。”

        柳智摇了摇头,继续道:“宣公子回剧县,还有三五天的路程。快则三天,慢则五天。如今,距离殿下的寿辰还有十来天时间。”

        “时间充足,宣公子何必拒人以千里之外呢?下官听闻宣公子治理观阳县,一年不到,就令观阳县大治。”

        “请宣公子前往即墨县,是想要向宣公子讨教经验。”

        “除此外,也是真的想为宣公子接风洗尘。”

        柳智一副委屈的模样,道:“下官拳拳之心,请宣公子能明白。下官看到观阳县的百姓过上了好日子,即墨县的百姓却还是颇为困难,下官心中着急啊。所以,请宣公子屈尊前往县城,讲解宣公子的执政之道。”

        一番话,把柳智自己标榜得是为了百姓着想。

        可是在刘宣的耳中,柳智如此的固执,甚至给刘宣施加压力,是要挟他。

        此人,居心不良。

        刘宣说道:“柳县令为百姓着想的心意,本公子很钦佩。不过,这次确实事出有因,虽然还有十来天时间,但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这样吧,等本官离开剧县时,途径即墨县的时候,再和柳县令畅谈如何?”

        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以刘宣的身份,还如此的向柳智解释,已经仁至义尽。

        柳智皱起眉头,眼中露出了不耐神色。

        刘宣始终都不答应,意味着,他此前制定的计划失败了。

        在此之前,柳智考虑的计划是邀请刘宣前往县城,在接风洗尘的酒水中加入蒙汗药,没有下毒,只是想要让刘宣喝了酒昏睡。

        然后,他派人把刘宣控制起来,让刘宣错过替刘赫祝寿的时间。

        刘宣死不松口,柳智的计划就落空了。

        柳智抬头看向马车中的刘宣,忽然间站直了身子,眼神平视刘宣,语气冷冰冰的道:“刘宣,本官诚恳的邀请你前往县城,你却三番五次的拒绝,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一句话,凶-性-毕露。

        刘宣嘴角微微的上扬,道:“柳智,图穷匕见了吗?”

        柳智沉声道:“是又如何?”

        “来人!”

        一声令下,在柳智的后方,冲出了一队士兵。这一队士兵快速的行动,把刘宣一行人的两辆马车包围了起来。

        那杀气腾腾的气势,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