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那座江湖那个人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当年战神今犹在
        狂风席卷残云,天地之威浩浩荡荡,一阵嗡鸣响彻天地,瞬息之间,天地变色,厚重的乌云凝聚天空遮住落日余晖,晴空万里的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乌云占据。

        一袭白影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最后停在山巅之下,无垢剑无声,顾青辞俯视山下,七千白马军如狼似虎,极速奔袭,战气凝聚,搅动着这一方天地元气,形成剧烈的天地异像,仿佛天兵天将踏云出行。

        顾青辞望着那磅礴得仿佛要毁天灭地的战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刑天卫比之白马军,真的差了太多,单兵作战能力,等到他的丹药普及之后,足够碾压白马军,但是,这种战气,这种凝聚力,刑天卫真的差得太多。

        若是让刑天卫碰上白马军,恐怕经不起白马军一次冲锋就会被摧枯拉朽推倒,特别是有清河公主领军的白马军,简直无敌,那一阵阵的威压,让顾青辞都心惊,而且,这清河公主怕是做好了要与天下盟不死不休的准备,七千白马军领头,不下三万的青州各地守备军也在这时候迅速向着龙渊而来。

        这就是清河公主,青州之地,她的权威,仅次于当今夏皇,甚至,她的话,效果更好。

        要是碰上如今的清河公主,即便是陈通玄也得跪,顾青辞都有些发怵,恐怕,这天下,想要凭借个人力量阻止这清河公主的,也只有传说中的那寥寥几位了。

        “不愧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清河公主。”

        顾青辞对这清河公主是打心底里佩服,一介女流,能够掌控这么强大的白马军,而且,当年皇室政变,清河公主挂帅,那一战,是名帅之战,若不是清河公主的身份和她个人意志,恐怕她能够成为天下唯一一个女元帅。

        顾青辞站在山顶,望着平原之上策马狂奔的清河公主,一身银色战甲,手握一柄银色长枪,英姿飒爽,一头黑发随风狂舞,身材凹凸有致,容颜绝美,但是,不论是谁,看到清河公主,都绝对会忽略她的容颜,而是被她那无双英姿所吸引。

        这是一个真正区别于天下的一个女人,这也是一种绝美,一种出尘绝美,令人折服。

        顾青辞明白,只有穿上战甲的清河公主才是真正的清河公主,和当初在邺城所见的清河公主完全是两个模样,这时候的清河公主才是那个被天下人称为女战神的清河公主,那个只是一境大修行者,却能够收拢天下豪杰的战神。

        急行之中的白马军,顾青辞真不敢去阻拦,要是一个不小心,战气降临,那真不是开玩笑,不过,毕竟是大军行路,比不得他们这些大修行者独行,这一天时间,白马军还到不了龙渊。

        顾青辞一直跟在白马军远处,一直到入夜时分,白马军停军休整,数万守备军在平原之上点燃星星点点,帐篷林立,井然有序,在这治军严谨方面,清河公主也是天下难得名将,虽然青州各地很多军队都在赶来,但如今也不过万人,对于清河公主来说,也就是区区万人而已。

        中军营帐,清河公主一身战甲不离身,轻轻地擦拭着那一柄银色长枪,这把枪名为名为战神枪,是有名神兵,原本这枪不叫这个名字,但因为清河公主的战神之名,而被官以战神枪名。

        清河公主坐在凳子上,眼神冰冷,面容严峻,那肃杀之气,一如当年战神,只有一直很随清河公主的老人才知道,这个气质,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在清河公主身上过了。

        这么多年以来,她都似乎只是一个母亲,一个尊贵妇人,平日里看一看书,或是和一些妇人一起踏青郊游,整整二十年没有碰过枪,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天下还有这么一位战神。

        “报,启禀公主,无双侯顾青辞帐外求见!”

        清河公主微微一滞,正在擦拭长枪的手停了下来,往桌子上一扔,站起来,说道:“传四大剑侍,七十二金刚,这顾青辞真当本宫好欺负不曾,突然还敢来我大军里找我!”

        夜色如墨,白马军军营之外。

        顾青辞手里握着无垢剑,静静而立,他能感觉到当他出现那一刻,就被数十道目光盯上了,白马军中已经暗自准备,随时准备动手。

        不过,他不是来找麻烦的,所以,他不动,不想做出让人误会的动作,静静地等着清河公主。

        很快,一身战甲,映着光泽,在这夜里宛若真神的清河公主走了出来,身后是与顾青辞交过手的四大剑侍,只不过,即便是四位天下少有的高手,却完全被清河公主遮住了光芒。

        远处遥看清河公主,与静距离完全不一样,这一刻,顾青辞心里触动更大,清河公主,真女中豪杰,让顾青辞第一时间想起前世所听闻传说中的那位替父从军的女战神花木兰!

        “参见长公主殿下。”顾青辞执剑行礼。

        清河公主虽然对顾青辞恼怒,但并没有仇恨,只是冷哼一声,道:“怎么,顾侯爷,真以为清河一介女流就好欺负吗?强行带走我的仇人,现在还想来阻止我大军不成?”

        顾青辞轻视着清河公主,语气无波无澜,道:“殿下,我此行,只是想像公主解释一下,另外,也是想帮公主找到真正的仇人,还我朋友一个清白,殿下,我们有共同目标。”

        “哼,”清河公主冷声道:“除非你把苏北生交给我,否则,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别逼我对你动手,我真不想和你成为敌人。”

        “公主,”顾青辞说道:“我们真不是敌人,给我一个向你陈述的机会,也希望你能相信我。”

        清河公主盯着顾青辞,说道:“你救走了杀害我女儿的凶手,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顾青辞,也凭我是大夏无双侯,还是大夏的天下行走,身负重责!”顾青辞说道。

        清河公主沉默了良久,缓缓道:“进去说吧!”

        顾青辞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有把握在这个时候能够从清河公主这里争取到一定时间,就是赌的清河公主心向皇室,会卖他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