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全网黑后我靠放飞自我圈粉了 > 正文 149 针锋相对
        眼下出了这种事件安全确实存在隐患,但主办方为了顺利承办这次演唱会没少花钱疏通关系。

        就赵泉霖一个主任手中接的红包就高达五十多万,如今钱拿了,新车也提了,事情却办不成,这不是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么!

        赵泉霖气得险些砸烂手机,他胸腔起伏不定,躺在皮质的沙发上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江岑,是你先绝我后路的,别怪我心狠。”

        赵泉霖拿起手机立刻给远在外地的李易副局长打了通电话,那怒不可遏的神情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换作了谄媚讨好。

        “李局长,我是赵泉霖呀”

        李易作为副局长,一直被张局压了一头,他一向瞧不上张局刚正不阿的铁血风格,觉得他太过倔犟为人不懂变通,常常无形之中得罪人。

        李易作为副手,没少给他摆平麻烦,心里早就对他颇有微词,但碍于官大一级,李易只能忍气吞声。

        在雷奕被劫的前两天李易就去了外地执行公务,如今张局没了,按照顺位整个警察局就属他最大,自然应该由他统领大局,怎么也轮不上江岑来自作主张。

        李易得了赵泉霖的状告,放下手头的事情连夜赶回了京市,第二天一早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通知召集所有人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偌大的办公室里刑侦、技侦、经侦、治安、缉毒、特警等所有部门的正副队长、科长全部坐在两边。

        江岑连夜追查雷奕的下落,几乎没有合过眼,此刻坐在一旁眉眼低垂,竟是有几分昏昏欲睡。

        李易先是对张局的牺牲表达惋惜,又对歹徒的恶行深恶痛绝的发表了一阵演讲。

        江岑在心里骂了两句“假惺惺”,随后干脆闭了眼睛打盹。

        李易与张局两人本就不对付,如今开会的目的也不是诚心为了追悼张局,他话音一转,便将话题落在了江岑的身上。

        “江队长,作为刑侦支队长,一级警督,竟然在未得上级命令之时擅自发布协查令,更私自挪用张局公章,你知不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行为!”

        在场的其他人都有些想翻白眼,合着说了这么多,这才是开会的主要目的。

        江岑双手抱胸,垂着头没有回话。

        她从小就是个刺头,没人管教,是张局不辞辛苦的将人约束了回来,教给了她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否则以江岑小时候险些进少管所的性子,长大后就算不是犯罪分子,也定然是个对社会没什么用处的歪瓜裂枣。

        如今能约束她的张局不在了,就像孙悟空失了紧箍咒,江岑竟是连装也懒得装了,就像她看赵泉霖不顺眼,骂了,也就骂了!

        李易没等来江岑的回话,重重一巴掌拍在会议桌上,那桌子实木打造,结实得很,李易当即觉得掌心火辣辣的疼,却又只能生生忍住。

        巨大的响声惊得江岑一怔,瞌睡瞬间醒了一半,她抬头扫了众人一眼,然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散会了吗?”

        安静的会议室里仿佛能听到李易磨着后槽牙的声音。

        马明瑞吓得赶紧拽了拽她的袖子,又将她拉到了座位上。

        “好得很,开会时间居然敢打瞌睡,江岑,你是不是还当以前有张局为你撑腰,由得你在警局胡作非为!”

        江岑白了他一眼,无畏道:“我什么时候胡作非为了?”

        李易将江岑以张局的名义下发的几起文件砸在桌上,厉声呵斥道:“你自己看看这些,这上面‘张勇’这两个字是不是你假冒代签的,你当这是小学家长签字呢!你这是渎职你知不知道!”

        在场众人面色凝重,因为这渎职之罪的处分可是相当严重的。

        但江岑却不以为意道:“这名字是我代签的,我是滥用职权了,那李局你又能好到哪儿去,在警局需要你主持大局的时候你人在哪儿?张局出事后的五个小时里你又做了什么工作指示?”

        江岑发出一声冷笑,眼里满是嘲讽:“怕不是在哪个美人温柔乡里吧?”

        “反了你了!”

        李易顾不得手痛,没忍住又朝着桌子拍了一巴掌,实木的会议桌发出一声闷响,桌上的白色的茶杯盖都震得跳了起来,茶水四溅。

        “随意顶撞领导,你这个支队长还想不想干了!”李易气得满脸通红,扫了桌上的茶杯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坐在一旁的吴新见状赶紧上前安抚,生怕李易被气昏了头,捡起茶杯就砸江岑脑袋上去。

        段衾屿也紧盯着两人,但目光却很隐晦。

        “李局消消气,江岑这孩子就是性格执拗,咱也看着她好些年了,工作上绝对没有问题,就是不会说话,李局别跟她一般见识。”

        吴新隔在两人中间,又转头去劝江岑:“小江,怎么跟李局说话的,还不快道歉。”

        江岑以前没少惹张局生气,一贯都是吴新在中间当和事佬,如今对象换成了李易,江岑便分毫面子也不愿意给了。

        她道:“有什么好道歉的,李局专程赶回来就是下我职权的,道不道歉都是一样的,老吴,你别拦着他,你让他砸。”

        江岑说着还将脑袋凑近了些,生怕李易砸不准似的。

        李易气得头顶生烟,指着江岑的手都在哆嗦:“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支队长,好大的官威啊!怎么滴,你这不服气的表情是等着我给你道歉呢!”

        江岑平静道:“不敢。”

        “你都敢冒用局长公章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至少我不敢帮着雷奕越狱!”

        江岑此言一出,乱糟糟的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就连李易也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他沉着脸,怒喝道:“你怀疑雷奕被劫是我在暗中策划?江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岑顶着李易的怒火上前两步,毫不避讳道:“就算没有你在其中推波助澜,接受赵泉霖的好处,执意要替文旅局召开这什么演唱会,那你就是在帮雷奕逃匿!”

        李易找江岑的麻烦确实有帮赵泉霖的意思,但他却并没有从中获取报酬,只是单纯的被张局压了太久,急需一个缺口释放憋屈。

        (本章完)

        
    热门搜索:中国最性感的女明星两性的故事丝袜性感诱惑林心如性感图片韩国性感女主播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