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裙下臣 > 正文 第344章 身影
        史太傅说出未来女婿的名字前,李睿还以为他相中的是某家王公贵胄,所以才会让他请母妃出面指婚。

        可没想到,竟只是一个太医院的太医。

        以史家的门庭,史家姑娘嫁给太医,实属下嫁。

        这样的亲事,还需要指婚?

        可等史太傅说出太医的名字,李睿先是觉得有些耳熟,等想起是谁后,他有些明白史太傅的难处了。

        这个沈植,之前史太傅就举荐过给他,可此人颇是倨傲迂腐,李睿后面就将他给淡忘了。

        脑子微转,他明白过来。

        敢情是史家姑娘相中了太医,可这个沈太医并未要娶她的意思?!

        身为外男,李睿不好细打听史家姑娘与沈太医之间的事,只颔首笑道:“这等成人美事的好事,母妃定会答应。等我进宫后,就同母妃说,到时,再请史大娘子进宫,由史大娘子同母妃详聊细事。”

        史太傅一揖到底,感激道:“老夫后嗣不济,家中二女都受殿下荫庇,老夫感激不尽,愿为殿下效牛马之劳。”

        史云瑶与聂湛的亲事也是李睿一手促成,后面聂湛不满意她,几次要休妻,也是李睿将他劝压住,这才让史家保住了颜面。

        能用这点小恩惠让史太傅为自己效力,李睿也是求之不得。

        所以,他又宽慰他道:“聂将軍这边,太傅也不用担心,本王既是他与史三姑娘的媒人,自会让他们夫妻和顺,恩爱白头。”

        史太傅咬牙恼道:“可老夫听说,陆二姑娘昨日回京之时,聂湛那厮竟然亲迎到了城门口,今早又去了陆家……”

        不止如此,沈植昨日与今早也去了,两人还为了那个陆二姑娘争风吃醋,差点打起来。

        正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史婧一在家里不吃不喝,他才拉下老脸来求睿王替她指婚。

        李睿笑道:“太傅不用担心,此事罗先生早有安排,等下让罗先生同你细说。”

        如此,罗衡在送史太傅出门时,简单同他讲了安排了替身女的事。并告诉他,有了此女为伴,相信聂将軍很快就会忘记陆家姑娘,史姑娘就能顺利保住正室之位了……

        罗衡送走史太傅返回花厅,见李睿冷沉着眸子斜靠在榻椅上。

        一见他这副形容,罗衡就知道他又有事了。

        果然,李睿冷冷道:“惟今,还有一个后患要除。”

        罗衡道:“殿下是指被翊王活擒的郑七。”

        李睿点头,戾声道:“他手段狠辣,所有刺客都杀死了,惟独只留下郑七一个活口,就是为了将来到父皇面前指证本王的,所以此人绝不可留。”

        罗衡颔首应下,沉吟道:“刺客尸首中还少了一具,就是那个坠影的。”

        李睿一惊,翻坐起身,意外道:“坠影也还活着?”

        罗衡拢紧眉心,淡淡道:“这个说不定,不知是死了尸首没有找到,还是逃脱掉了。”

        李睿脸上杀气勃然,“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最后,他还不忘记叮嘱一句:“但凡参与此次刺杀之人,一个不留。”

        罗衡离开睿王府,一回私宅就唤来一个黑衣人,吩咐道:“派人去翊王手里救出郑七,送去主公那里。”

        唤无藏的人恭声应下。

        罗衡想了想,又对他道:“你亲自去那山寨一趟,看能不能找到坠影,或是留存的人。”

        无藏请示道:“若是找到坠影,要如何处置?”

        罗衡半眯着眸子缓缓道:“好好留着。我要让宫里那位,亲眼看看他引以为傲的好儿子们,是怎样的心狠手辣,兄弟相残。”

        无藏离去前,不放心道:“此番翊王回京,势必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而他先前已对先生有所怀疑,先生一定要保重。”

        罗衡毫不在意道:“你放心吧,他此番回来,自顾不暇,只怕没有时间对付我。”

        他又道:“先前在良安,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他,就是留他回来与睿王两虎相斗的。”

        “待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时,就是主公的回归之日了……”

        ……

        翌日,陆晚起身,却并没有接到宫里的传召。

        吃过早膳,陆佑宁就来邀她一起去陈王府。

        陆晚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听戏,可答应了阿晞,她又不能食言,只好换上衣裙,随陆佑宁乘上马车往陈王府去了。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陈王府,门口早已守着王府管事,等着她们的到来。

        陆佑宁来陈王府已是轻车熟路,陆晚是第一次来,所以进府后,免不得多打眼两眼。

        陈王府是陈王还是皇子时,先帝赏他的老宅子,虽然空置了许多年,但有老家仆在打理,倒花草欣荣,古色古香,不见颓废之象。

        陈王妃在二门处接到她们。

        王妃年过四旬,相貌柔美,身着一身暮山紫的马面裙,端庄大方。

        她眸光落在陆晚身上,将她上下打量一番,赞叹道:“你们陆家人真是个个好相貌,我初见佑宁时,已是惊为天人,没想到还有比她更好看的小姑娘。”

        说罢,朝陆佑宁笑道:“干娘这样说话,你可不要生气。”

        陆佑宁撇撇嘴巴撒娇道:“我早就知道干娘迟早会嫌弃我的。”

        陈王妃笑道:“干娘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杏仁露,当是给你赔罪了。”

        说罢,她目光看向她们身后,笑问道:“不是还请了世子爷与小公子么?怎么不见人来?”

        陆佑宁道:“哥哥公务忙来不了,小弟弟前日里得了敏症,不便出门,所以就我和阿晚来了。”

        陈王妃轻轻颔首,就一边一个,拉着姐妹二人,往屋里去了。

        第一次见面,陈王妃就如此亲昵,陆晚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不太习惯。

        堪堪走到廊下,正厅里走出一个男人,清瘦身材,相貌与晋帝有几分相识,穿着简朴的灰色直裰,但身上贵气天成,颇有王者之气。

        陆晚虽然从未见过陈王,却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陈王无疑了。

        陈王站在廊阶之上,眸光朝三人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陆晚,眸光不觉顿在了她身上。

        记忆的匣盒瞬间打开,他眼前突然浮现另一道身影出来。

        这道身影,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在他的记忆里变得模糊不平。

        可此刻,那身影却再度清晰起来……

        
    热门搜索:27fuli福利电影网性感丝袜的诱惑性感海滩4完美存档性感女孩性感欲奴最性感的美女图性感女医生性感小阿姨
    櫻花の島潘多拉魔盒BENK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