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半仙 > 正文 第三一九章 旧识
        卷三:《金涛怒戟》

        海上日落又日出,燕鸥翔天,游鱼跃波。

        百多艘船组成的船队,浩浩荡荡在碧波大海之上。

        远处海面出现了地平线,站在船头眺望的南竹回头大喊,“到了,到了。”

        船舱内,庾庆和牧傲铁闻声出来,舱门上方压着树枝。

        师兄弟三人站在船头眺望,历时两个多月的海上漂泊,终于要正式上岸了。

        船队是碧海船行的运输船队,两亿的运输费用并未减免,是庾庆赊账来的。

        右绫罗一开始是不答应的,你探花郎欠个几百万都没什么,哪怕是欠个两千万,凭你的名气写写画画的也好还,但若欠两个亿,未免就有些夸张了。

        数额太过庞大,他也做不了这个主,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两个多亿的损失可不是儿戏。

        于是庾庆建议用一部分仙桃和仙桃树来抵押。

        右绫罗对这玩意也不熟悉,也不知道行不行,向上请示了一下。

        这事肯定就转问到了向兰萱的头上,那些仙桃和桃树值不值那个价,向兰萱肯定是最清楚的。

        结果向兰萱一听就否掉了,直接挑明了说,那些仙桃和桃树被邪气侵染了,已经坏了种,根本用不得,压根就不值分文,拿出去骗骗那些听到仙家洞府就想开开眼界的人还能卖点钱,身为知情人怎么可能当钱来收,而且还是一下就抵两个亿。

        何况这边已经拿了三十棵桃树和一百箱桃子,开眼界也好,做试验也好,都够用了,要那么多破桃子烂手里干嘛?他们自己又不好拿出去卖。

        不过向兰萱也算是给了点情面,允许庾庆欠账,允许欠两个亿!

        她知道庾庆所谓的出售方案,只要能安全运到,估计卖出两个亿还是没问题的。

        她开了口,右绫罗立刻放心了,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这才跟庾庆签了契约,允许庾庆一年内付清两亿运费。

        当然,也签了逾期的惩罚条款……

        海岸边打前站的人员已经带来了一群庞然大物,二百七十只土猿。

        是一群身高达两三丈的巨猿,乌溜溜的黑眼睛,土黄色的柔顺毛发,神情看起来颇为温顺。

        船刚靠近岸边,立刻有土猿下水,动手将船推靠在岸边,可见它们已经干惯了这种活。

        船上人员帮忙卸货,土猿们开始按照打前站人员的事先安排接手货物。

        桃树一只土猿背一棵,就像背了支撑开的雨伞。

        成箱的仙桃则是每只土猿背二十箱,还有空闲的土猿,是用来做万一替换用的。

        至于随行的护卫人员,随便哪只土猿身上都可以爬上去坐。

        很快,海上队伍又再次转成了陆上队伍,沿着不断走高的崎岖山脉前行。

        土猿身高腿长,一步能迈出较远,快步疾行之下,爬到了桃树上遮挡太阳光的庾庆等人能感觉到两边风景快速后退。

        这一走,又是个日月星辰交替不断,山高水长,地势渐高,也渐荒芜……

        幽角埠,曾经的妙青堂外,孙瓶徘徊,时而驻足在院墙外她亲手画的那个暗号前,黯然许久。

        她每天都要来这边看看的,一直在等丈夫朱上彪归来,或者说是期望丈夫归来。

        墙上的暗号朱上彪能看懂,只要回来了,看到了暗号就知道怎么去找她的,然而一别至今,未再归来。

        照旧是走神了许久,才黯然离开,如孤魂野鬼般游荡在幽角埠的街头。

        走着走着,忽听到聒噪动静,只见不少人纷纷朝一个方向快步而去。

        顺着路人去向瞅去,只见远处穿过大地天窗的光柱中,不断有一棵棵树木沉降下来。

        她颇感奇怪,也立刻快步赶了去看是怎么回事。

        到了天窗周围,已经被围观的人堵了去路,她一个女人个头也不高,只能是踮起脚尖看,还是不够高,也看不明白什么,只看一棵棵树木还在下降,同时还有不少的箱子。

        “仙桃树,那就是仙桃树吗?”

        “不知道啊,我刚听管天窗的人说,报的货物是仙桃和仙桃树。”

        “啊,那其中一人岂不是就是那个天下第一才子的探花郎,是哪个呀?”

        “我也不认识,这些人当中好像没一个有读书人气质的,也许东西来了人没来吧。”

        “这探花郎真的是厉害啊,提笔能考四科满分的会元,拿剑能开仙家洞府。”

        如今,小云间被发现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庾庆卷入其中不知怎么就传开了,也没办法,实在是涉及的人太多了,光三大势力当初追捕时搞出的动静就不可能瞒得住。

        而小云间再次开启后,庾庆搞到了大量仙桃和仙桃树的消息,不过个把月的工夫就在修行界传开了。

        当时的庾庆还在船上,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又出名了。

        耳听杂乱议论声的孙瓶已是身心一震,一股亢奋情绪瞬间冲头,她当然也听说了那些个传言,当即强行上前拨开人群,“有事,劳烦让让,有事,劳烦让让。”

        终于到了前面后,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马尾辫小胡子的年轻人,还看到了那大胖子和大块头,三人正指挥人员堆放好不断沉降下来的物品

        她当即想闯关,却被门口守卫拦住了,“有事吗?”

        这个大地天窗是货运通道,有相关事务的人,或者持有幽居牌的人才能从这里进出。

        这两样,孙瓶如今都没有,她刚想说自己和里面的庾庆等人是一伙的,然又有些忐忑,不知人家还会不会认。

        她可是见过庾庆翻脸时的样子的,答应了把火蟋蟀给妙青堂卖的,结果说反悔就反悔了,无情的任由妙青堂倒了。

        念及此,她忽然又转身往回钻,分开人群出去后,立刻飞奔而去。

        她一路赶往了落脚的客栈,跑到了落脚的小院,连敲门都忘了,就闯进了铁妙青的房间。

        铁妙青正盘膝打坐,闻声开眼,见到是她,才松了口气,缓缓收功后问道:“瓶娘,何事慌张?”

        “小姐,快跟我走。”孙瓶已经着急拉起了她。

        “去哪?去干嘛?”

        “阿士衡回来了,我亲眼看到他带了许多仙桃和仙桃树回来了。”

        “啊!”铁妙青说不上是惊喜还是吃惊,总之赶紧挣扎摆脱了对方的拉扯。

        孙瓶瞪眼道:“小姐,你难道不想见他吗?”

        铁妙青顿被她说了个脸红,“瓶娘,你瞎说什么呢,传出去让人误会。”言及此还下意识摸了摸鬓边的小白花,还有那一身的黑裙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外人自己是守丧之人。

        “嗨,你看我这话说绊了舌头。”孙瓶打了下自己的嘴,又正儿八经道:“小姐,他手上掌握的可是稀缺物品呐,依幽崖的规矩,若是独门生意,是有绝对资格在幽角埠立足开铺的,幽崖会为我们协调商铺转让事宜的。小姐,重开妙青堂的机会来了。”

        “这…”铁妙青迟疑,且忐忑,“人家辛苦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给我们开铺子。”

        孙瓶苦口婆心状,“小姐,这不明摆的吗?他既然把那些东西给拉来了幽角埠,那就肯定是来出手的,给谁卖不是卖呀?你只要出面了,他肯定不会拒绝的。”心里嘀咕了一句,别说没几个男人能拒绝你,凭你们的关系,肯定会帮你。

        铁妙青又被说的脸颊发烫,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孙瓶话里有所指,同时脑海中也闪过了那幅字上的内容。

        “哎呀,小姐,这批货一来,盯着这批货的人肯定会有很多,去晚了的话,落到了别人手里,后悔都来不及了。”

        “稍等。”

        铁妙青也被她说的有些急了,不过还是走到墙边,摘了一只纱笠到手,经过梳妆台时,又忍不住偷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出门后,她又戴上了纱笠,垂纱遮脸,被孙瓶拉了快跑……

        当所有东西全部从天窗沉降到位且堆放整齐了,也全部清点无误后,碧海船行的人拿了交割文书出来。

        待庾庆签字画押完,碧海船行长达数月的运输过程算是正式完结了,东西他们只负责送到这,其它的他们不管了。

        东西到了这里,庾庆终于算是彻底放心了。

        一群人散伙走人,他对牧傲铁招呼道:“老九,你在这看着,我们办好了就回来。”

        牧傲铁点头,南竹则跟了一起离去。

        走到出口时,见门外面一群人堵着看热闹,他们也不知怎么回事,对这里又不熟,以为本就如此。

        正拱手让一伙人让让,当面一人已经试着问道:“敢问阁下可是探花郎阿士衡?”

        “呃…”庾庆讶异,再看一群人火辣辣的眼神,感觉不对,反应贼快,脸色瞬间一沉,“我与那探花贼子有不共戴天之仇,若再见之…”冷目恶狠狠环顾状。

        唰!南竹忽拔剑半截,抬头挺肚,亢声道:“必杀之!”

        同行的一伙碧海船行人员面面相觑,皆噤声不语,既然客户不愿意暴露,保护客户隐私也是他们的基本操守。

        唰,剑又归鞘,南竹再拱手请让路。

        两人在一群人的注目下赶紧走人。

        刚走出人群,两人就对上了两个女人,一个笑吟吟看着他们的正是孙瓶,一个戴着纱笠的窈窕身影一看便能联想出是谁。

        两人同时一愣,多少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两个女人居然还在幽角埠,还真把幽角埠当家了不成?

        南竹没想太多,已是两眼放光。

        孙瓶见不少目光看来,赶紧让路,并伸手请跟我来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