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正文 170.人力可及(三更)
        邓九公沉默了一下。

        其他病患也发现了问题,纷纷找着声源所在。

        众人看到了钱保蜡黄的脸,他睁着眼睛,眼里没有病患的浑浊,格外清明。

        “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人大着胆子摸向钱保的身体。

        没有发热!

        患者最清楚自己身上的感觉,患病的最大征兆就是浑身发热!

        钱保气若游丝:“今早没人送吃食来吗?”

        这....

        钱保打碎了他们的希望,可又硬生生带来了更大更显眼的希望!

        帐中病患强撑了许久,本以为唯有死路一条,现在钱保却在他们面前,在御医断言熬不过今夜的情况下,生生活了下来!

        病....好了。

        瘟疫....治好了!

        喜极而泣啊!

        病患们的鬼哭狼嚎惊醒了营中将士。

        治好瘟疫的实例在前,可比什么希望都有效果!

        万年带着吃食来了,钱保大快朵颐。

        这瘟疫还带着催吐的效果,患病者就像在海上航行的水师一样,哪怕是吃了些东西,也很快吐出来。

        如今钱保吃了粟米粥,却是没有吐出半分,还不断赞着真香,说要吃肉羹!

        代父巡营的邓秀眼中抑制不住的欣喜,直接冲入营中,握紧邓九公的手。

        邓九公想将他推开,这孩子太冒失了,万一染上病了呢?万一治愈率不高呢?

        可他没这力气。

        “救活了,救活了....”邓九公只是喃喃道,眼角似有泪水。

        大军活了,三山关,活了!

        不仅如此,原本军中染上瘟疫,越人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更有人冒险入关制造混乱,纵然邓九公有心,也无力对付。

        大军主力行动受限,入营不出,几乎瘫痪,靠着三山关士兵完全不够,虽然越地才是瘟疫源头,可越人们早就习惯了,而且更偏僻的南越之地没有感染瘟疫,若是有心来攻,必将生乱。

        可如今有了救治瘟疫的方法,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不仅能救治三山关救治军中,还能救治百越各部族。

        用药物来换取百越各部族臣服!

        想治瘟疫,没问题,献降书,送质子,首领入朝歌封侯!

        想到这里,邓九公的心就热切几分,便是身染瘟疫,也想大笑三声。

        果然将女儿送入宫中才是最正确的啊!

        这才刚告诉陛下嫁女之意,女儿还没来得及去朝歌,就已经有此功劳,如果真的入宫了,怕是百越已经平了!!

        钱保彻底好了。

        他愈发了解内经的玄奥之处,令全天下束手无策的瘟疫,竟也能治好。

        很快,药物在军营之中与三山关发放。

        没病的,多喝喝也没事,可以防止染上疫病。

        已经染上病的,先用纣王嘱咐的青蒿制水治疗,效果不大,但聊胜于无,也能多拖几天,随后再配上钱保特制的药物,药到病除。

        消息传出,军心大定,还有许多人自发采起药来。

        原本一片哀嚎,宛如死地的三山关,顿时振奋了起来。

        拜木雕?涂泥土?

        有用?不就是没了痛苦吗,染病还是得死。

        可钱保不一样,真的有药物啊!真的能治好啊!

        钱保虽然大病初愈,却也拖着虚弱的身体,为人们诊治。

        他已经不当将军了,搜集更多病人的病症,更多瘟疫的信息,才能更加了解瘟疫,他要当一个正式的医者。

        人们的心,彻底定了,哪怕是染上了疫病的人,也是满怀希望的活着。

        邓九公的病也好了,开始着手探查百越各部族的染病情况。

        首当其冲,便是于越。

        之前发起叛乱的于越首领已经染上瘟疫病死了,接替者是某个无名氏,这边刚放出能治疗疫病的消息,那新首领就说要举族归附,甚至愿意久居朝歌。

        其他越地各部族,即使不接受商人的好意,却也没有反对他们收集情报。

        有时候,那些入了越地的商人将士,还会发放一些青蒿水。

        防止疫病的方法,也被三山关将士们以纣王的名义传给了各个部族,这样一来,便能让越人们感恩。

        即使越人们不懂礼义廉耻,但他们终归是人族,是人,天生就懂得感恩。

        而且瘟疫扩散,对大商也未必是好事,药物见效没那么快,如果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总会有来不及治疗的人一命呜呼,得不偿失。

        如此一来,尽管百越仍然很乱,却对大商多了一丝感激之情,留下了一个口子。

        ............

        九间殿。

        又到了三日一朝的时候,子受上朝,此时殿中多了许多南方各地诸侯,南伯侯鄂崇禹也亲自来此。

        毕竟,现在最让南方诸侯操心的,不是诸侯与纣王之间的关系,而是自越地而起的瘟疫。

        这样的瘟疫,不仅动摇了南疆,也动摇了南方诸侯对领地的掌控。

        鄂崇禹道:“鄂城感染瘟疫者,不计其数,军中为防止瘟疫扩散,严加看管,却也有不少人染疾,如今情况紧急,我等已经束手无策,民怨不可平,军中更有哗变风险,还请陛下下诏,平息民怨,或是解开人牲之禁,让臣等方便行事。”

        子受厉声道:“退下!”

        南边各路诸侯都上奏过,要么请他下罪己诏,如成汤求雨一般,以安民心,或是直接解开人牲,如往常一般,将一切推给天灾,转移民间怨气,方便诸侯统治。

        今天更是南伯侯亲自开口。

        对此,子受自然是拒绝的,先不说这本来不是自己的错,再次,就算将一切推给天灾,也不能治好瘟疫。

        这样一来,那些人牲不就白白牺牲了?

        哪怕他们患了病,也不应该被当做祭品而死去。

        如此言辞拒绝,一定会引来诸侯不满,诸侯为了保证自己的统治力,肯定会将民怨转移到自己身上,压力颇大....

        但这是好事啊!昏庸值就这么来了!

        子受冷冷道:“疫病固然可怕,可何以上下惊恐如斯?疫乃天灾,却非人祸,尔等身为一地诸侯,不思如何救治防范,却前来朝歌要求朕下诏,岂不荒谬?”

        闻仲心里苦笑,是啊,疫病是不可怕,但人心可怕,诸侯已经如此,何况其他人呢?

        他已经请了吕岳师叔赶往三山关,可吕岳之前按照通天刚签下封神榜时的吩咐闭门不出,正在闭关静颂黄庭,也不知何时才能赶到。

        除了吕岳外,截教众人包括他的师尊金灵圣母,都对瘟疫束手无策。

        鄂崇禹道:“陛下可知,邓九公与其子邓秀都在军营中,而军营疫情已经极为严重?”

        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道:“三山关如今情况极为不好,臣曾遣人探听过,邓总兵已经没几日可活,恐怕现在.....”

        “三山关如今只靠着一员女将把守,若是陛下不以此平息民怨,唯恐越地生乱,或是有心人趁机施为.....”

        鄂崇禹深深的看了上方一眼:“恐怕我大商南疆会彻底失控啊!”

        .....

        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

        
    热门搜索:老九门迅雷下载性感海滩3下载性感名字性感少妇图片正在播放黑客偷拍两口子啪啪海苔少年性感内衣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