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噬天改命决 > 正文 第二卷 对峙浩天阁 第六十三章 丧父之痛(四)
        他们转身离去后,夫子总是觉得心不安,如果真的让周天回去独自面对父亲惨死,会不会做出莽撞的事情,终究还是觉得草率了。

        没过多久,师兄弟便来到了潇湘水榭之中,可夫子神色凝重,坐在主位上一直沉默不语。

        “夫子,可是有什么事让我们做的?”

        张慢慢身为最早在夫子身边的弟子,平日最明白,也最懂夫子的心思。

        夫子眉头渐渐舒展,看着眼前的弟子叹了口气。

        周天备着行囊,面带微笑的看着夫子,以为可以马上出发,可谁知接下来的对话,使他痛不欲生。

        “周天,你还是不要回去的好,起初本想让你独自面对,还是我想的简单了。”

        “如今浩天阁到处安插眼线,暗探横行,导致四个大陆一直在遭屠害,如果让你回去,恐怕….”

        夫子欲言又止,让周天很是不解,他皱了皱眉问道。

        “夫子,无妨,如果书院有事或者其他原因,我也可以不回去,再说刚来书院就要回家,当真有些不可取。”

        周天虽然这么说,但内心却有些不太高兴,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

        古一来到周天身边轻声说道:“十三,你是书院第一个没有气海加持进来的弟子,夫子已经够仁德了,既然暂时不让你回去,也是为你好,在书院好好学习,听从夫子教诲,等有时间再回去也不迟。”

        听到古一的话后,周天欣然点头,最起码在书院中有这些师兄陪伴,也挺好,于是放下行囊,依旧面带微笑的说道:“夫子莫要发愁,弟子不走便是。”

        可夫子却依旧叹气不止,在主位上如坐针毡。

        宋暖暖身为女子,早就看出夫子的不对劲,来到夫子身边双目攒动着:“夫子,难道真的有事不方便说?还是这件事让您很难办?”

        苏星河站在周天身边一直没有多说话,可他依稀感觉此事应该和周天有关,于是余光瞥了眼周天:“十三,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是,让夫子生气了?”

        周天错愕的看着苏星河,有些纳闷的问道:“我哪有?”

        “十三!”

        夫子缓慢地从主位上站了起来,语调显得很沉重。

        “这件事本来我是想让你亲自回家自己却解决的,可刚才你们走后,我左思又想,还是告诉你的好,长痛不如短痛。”

        周天听见这句话,全身打了个冷战。

        “夫子?”

        “你父亲他….你父亲他死了,而且就死在叶府中,而叶府满门被屠,如今你父亲成为了玄天宗的众矢之的,所有人都在怀疑是你父亲杀了叶府上下….”

        夫子刚说完父亲死了,周天如同被天雷瞬间劈下般,让他头皮发麻,全身发抖,全身如同一摊泥一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两眼发直的看着前方。

        虽然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一直未曾留流下,双唇抖动不止,哽咽的声音让其他师兄们听到后,不知如何去安慰。

        “他怎么死的?”

        周天说话声颤抖起来,双拳恶狠狠的砸向地面,一阵轰鸣声,只见两拳之下被深深砸出了两个坑。

        噗!

        这丧父之痛,虽然隐忍而未哭出来,但心中的愤恨顿时化作了鲜血一喷而出,随后整个人瘫倒侧躺在地上,两眼猩红的看着夫子,等着夫子的回应。

        众师兄看罢,内心伤痛不已,想扶他起来,可张慢慢却摆了摆手。

        “这种事,咱们帮不上什么忙,让他和夫子单独待一会,咱们走吧!”

        话音落后,所有人沉思了片刻,最后听从了他的话,各自散去,只留下夫子和周天在潇湘水榭之中。

        “周天,我知道你现在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也不会劝你,我只想对你说,你父亲的死绝对不会那么简单,而叶府上下的被屠也不会是你父亲所为,但你现在实力还不够,就算告诉你我所猜测,你也力不从心。”

        “父母的双亡,人世间十之八九,内心的痛楚我也很理解,谁都经历过亲人的亡故,但要从中走出来,才是最难的,你自己待一会吧。”

        说罢,背着手走了出去。

        周天此时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与父亲的种种过往,根本没有认真听夫子的话,等到夫子走了好一会,他才稍微清醒了些,但心底的那种不甘心,愤恨之意也油然而生。

        他靠在门边,两眼依旧发直。

        脑袋也无故疼了起来,太阳穴的两侧的青筋突起,父亲的死,让他差点承受不住,他越想心中越是疼痛,嘴角涌出的鲜血未少反多,没过一会的功夫,不知是疼痛的原因,还是流血过多的原因,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晕了过去,栽倒在了水榭门坎处。

        而此时在远处担心周天安危的夏书凝看到,想去搀扶,却被夫子一把拦住,

        “夫子?您?一直在?”

        夫子点了点头,声音沙哑的对夏书凝说道:“他现在不需要人的照顾,听我的,等他醒了自然就好了,现在不要去打扰他。”

        说罢,夫子转头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天身边的光韵再次出现,他叹了口气回身带着夏书凝离开了。

        周天还是一阵晕眩,跌落在了幻境之中。

        而这次苏老却一脸忧愁,他缓慢从凉亭中走出,看见周天躺在草地上,嘴角鲜血一直在流,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靠在了凉亭的石柱上。

        “周天,醒醒!”

        怎么叫就是不醒,他在周天的身边来回走了几圈,随后厉声说道:“难道你不想为你父亲报仇了?不想知道你娘的死因了?”

        苏老想通过这种叫嚣的方式,让周天醒来,如果跌落幻境沉睡不醒,后果都知道。

        周天虽然昏迷,但五感俱在,听到父亲和母亲的字样后,他双眸抖动了下,随后睁开了双眼,看见眼前的苏老,声音低沉而无力的问道:“怎么?苏老肯讲了?”

        苏老,双手举过头顶,随后双掌朝下拍在了周天的双肩之上。

        周天只觉体内涌现出一股暖流,随后只感觉浑身暖了许多。

        “你吐血有点多,我刚刚把你体内寒气驱散,这样你能缓和点,这个办法也是我父亲教给我的,当时我母亲惨死,也跟你一样伤痛,但事情终究会过去,节哀,看开点。”

        苏老这么说,让周天很费解,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着苏老问道:“苏老,刚刚不是想告诉我父亲的死因和娘的身世?怎么又说这些没用的了?”

        “丧父之痛我知道是一时的,但我父亲的死我一定要知道真相,还有我娘的死因,我也要知道,这次如果苏老还不告诉我,我出去后马上就与夫子说这里的事情。”

        面对周天你的威胁,苏老反而付之一笑。

        “夫子早就看出你不对劲了,你频频出现幻境中,身上所带的光韵在回到现实中时,越来越明显。不止夫子看得出,就连你身边的夏书凝也看出了端倪。”

        苏老满不在乎的解释着。

        周天此时此刻也不想知道这些没用的,继续问道:“既然你无所谓,那我更无所谓,出去后我便把你的事情告诉所有书院你的师兄,哼!”

        而对于苏老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更不是威胁他的理由,但看见周天那倔强的性格,反而将所有事告诉他更好些。

        “你父亲的死,我肯定不知道,但我和夫子的想法应该如出一辙,这些都是浩天阁的阴谋,更是浩天阁策反玄天宗最重要的一步。”

        周天听罢,其实也猜得出一二,他扶着石柱渐渐站了起来,喘着粗气说道:“策反玄天宗?什么意思?”

        苏老,背着手,身穿一身黑色。

        “玄天宗一直是北陌的隐患,更是浩天阁的阻碍,我想在玄天宗内,肯定有人背叛了你们族人,从而导致了叶府被屠,你父亲的惨死,但至于是谁?我还不是很清楚,一直在你体内幻境,并无从下手追查。”

        苏老这么说,多少让他也有些可疑,本来他心中一直怀疑叶文生的,可如今叶府被屠,叶文生也就被排除在外了。

        “叶府被屠!”

        周天想到这,突然想到了叶幽幽,脑袋瞬间如同炸裂一般,甚至比听到父亲的死还要痛。

        “放心吧,叶幽幽应该没事。”

        苏老知道周天如此巨大的反应是为何,连忙说道。

        “你怎么知道幽幽她没事?”

        周天双拳紧握,怒气冲冲的转头看向苏老。

        “我说过,凡是与你有交集的人,我都能感知到,再说叶幽幽之前一直与你形影不离,你身体散发出的味道,难道我还感知不到?”

        “放心便是,根据我的感知,她此时应该还很安全。”

        周天深信不疑的点了点头,现在的他只能选择相信苏老的话,因为直到现在,幽幽便是他全部希望。

        “那我娘呢?”

        周天继续反问着苏老,想尽快了解自己的全部身世,因为自己身世的问题,让他很受折磨。

        苏老回头走向凉亭内,看着周天那迫不及待的情绪,又想起自己的承诺。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你娘当时和叶长老、轩辕张来共同去了浩天阁禁地,起初是想毁灭噬魂血珠,让世间得以安生。”

        “可由于你身体的缘故,你娘白素素突然动了贪念,而此时你父亲杀了真正的浩天临座佯装而成,来到他们三身边,与两位长老扭打在了一起。”

        周天不想听他继续废话,气急败坏的说道:“苏老,这些我都知道,难道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
    热门搜索:综合视频性感游戏两性玩具两性电影性感紧身内衣两性霉素b两性养生男女两性两性做爰动态图性感孕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