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明末风云起 > 正文 38.第38章 冷眼
        杞县县城,精白粮行后院。

        “马典史,”李岩对县衙工房马典史拱手,道:“您今日可有消息?”

        典史是不入流的官员,也就是连九品就混不上。他们应该是吏员,和官员不一样,不算是正式的政府公职人员,他们只是辅佐县令,主簿,县丞这些官员来处理州县中的事务而已。官员是可以升迁的,但是作为吏员,最多也就是从帮闲升到典史而已,到顶了也还是不入流。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些吏员都是本地人,而且县官都是读书考试考出来的,一般都没有什么行政管理经验。所以,这些吏员反倒是能够真正的掌控整个州县的运转。就算是上任的县官是个能力强的,但是县官三年一任,而且都是外地人来任官,等县官摸出个门道来的时候,也该专任或者升迁了,而这些吏员们,还是能够继续控制着州县的大小权力。

        时间久了,这些吏员们就形成了地方上的豪强,再加上他们世居其地,相互之间盘根错节,权力也变成了他们家的东西,儿孙相传,把持州县的权力。所谓“任你官清似水,奈何吏滑如油”,除了海瑞那种死脑筋之外,还真是少有县官能斗得过吏员的。所以通常的做法是,县官和吏员和睦相处,县官继续读书作诗,吏员把州县管好,只要不出大错,那就算是中等考绩,县官等着升迁或是转任就可以了。

        但是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算是两个人,也要分出个大哥二哥的。所以吏员们也是有斗争的,因此也就不会形成正真的豪强之家,顶多也就是富豪上几代,就败落下来了。马典史就是这种祖上也阔过的人,但是现在混的都要赚外快才能吃饱的地步了。要说工房,以前还算是有油水的衙门,但是万历之后,县里就没有再动过工修理水渠堤坝了,工房就变成一个鸡肋职位了。

        马典史喝一口茶,之后才说道:“李公子,现在时机不对呀。”

        “此话怎讲?”李岩拱手道:“还望马典史不吝赐教。”

        马典史说道:“现在土匪还没有来,县尊觉得现在的守军已经完全够用了,所以没有再招募乡兵的想法。而且县城的城墙是刚重修过的,坚固高大,县尊更没有增加兵士的意思了。”

        “那要是流贼真的来了,再想增集乡兵也没有机会了吧?”李岩随意的说道。

        马典史笑道:“城里有两万多人呢,要是真的被流贼围城了,男女老幼都上城就是了。只要能坚守一阵,等外面的官军来救就是了。”

        “哦,这样啊。”李岩思考了一下,之后说:“马典史,您看能不能设法,让在下能与县尊一晤呢?”

        “这,”马典史为难的说道:“不容易呀。”

        “事成之后,给典史一石粮食,如何呀?”李岩用粮食来做诱惑。现在蝗虫过境,粮价又涨了,已经到了斗米千五了,一石可是不小的数目了。

        马典史想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不讨价还价了,能主动来做团练乡兵头领的人,手底下应该是有一帮子兄弟的。现在天下大乱,原来被当做奴隶来使唤的军兵们可是身价大涨,还是打好关系的好。

        “每月十六,县尊都会去惠宾楼,吃一餐鲁菜。明天就是十六,可见公子是有福之人。”马典史摸着胡子,得意的说道。

        李岩向马典史拱拱手,道:“那就先谢过马典史了。”

        “客气,客气。”

        第二天中午,李岩和马典史汇合,来到了离衙门不远的惠宾楼。

        马典史带着李岩径直来到了二楼的一间雅间,在门口小心的叩门。

        “不用伺候。”里面的人随意吩咐一声,就没有了声音。

        马典史恭恭敬敬的说道:“县尊,在下是工房典史马惠城。听说县尊在这里用饭,特来拜谒。”

        苏京已经来了两年多了,县里的几个典史还是能记着的。于是吩咐道:“进来吧。”

        马典史带着李岩进去,向苏县令跪下,叩头道:“属下拜见县尊大人。”

        穿着文士袍的李岩没有跪,只是一揖到底,说道:“学生见过县尊。”

        苏县令点点头,道:“起吧。”之后看了一眼李岩,问道:“可有功名?”

        “学生资质驽钝,学无所成。”李岩客气的回答道。他是贡生,可以参加乡试的。不过现在他的功名被革除了,他也不能用李信的真名了,于是只好说没有考取功名。

        苏县令有些不满,一个没有功名的人居然不下跪,真是没有礼数。要是在衙门里的话,早就打板子伺候了!不过这里是酒楼,于是他不再理会李岩,对马典史问道:“马典史,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呢?”

        “属下没什么事,是这位李公子有事想要见见县尊大人。”马典史很忐忑的说道。

        苏县令没有说话,等了一会儿,他开始继续吃饭。吃的很斯文,细嚼慢咽的,不再理会两个人。

        李岩没有说话,耐心的等待,直到苏县令吃好了之后,才拱手道:“县尊,学生来这里,是想毛遂自荐的。”

        苏京看了一眼李岩,没有说话,而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学生虽然读书不成,但是在武事上还算有些心得。现下盗匪横行,正是学生效命之时。而学生手下正好有几个弟兄,所以想请县尊给一份手令,准许学生开办团练,成立乡兵。”李岩继续说着。

        苏京终于开口了,问道:“你有多少人?”

        “五十人。”李岩立刻回答,还把人数提高了一些。

        苏京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继续缓缓的喝茶。

        李岩等了一会儿,发现苏京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于是接着说道:“县尊,学生叫李岩,要是需要学生的时候,请派人到西城外七里寨,学生定当效犬马之劳。”

        苏京喝完了茶,食也消的差不多了,什么也没有说,起声离开了雅间。

        马典史看着离开的苏京,有些担忧的说道:“唉,公子,您倒是准备好了再来呀,还要连累我。”

        李岩向马典史拱拱手,道:“谢过马典史了,记得去粮行取粮食。”

        等李岩下楼,经过柜台的时候,小伙计拦住了他,拿着一两银子给他,说道:“雅间的客人说了,饭钱他还能付的起,这个还给您。”

        “赏你了。”李岩没有接,随口说一句,就和马典史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