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穿成恶毒后娘,三个反派大佬团宠我 > 正文 第23章 他们死了。
        曲柔的哭声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嘴里还一直说着曾经姚念打骂过孩子的事情。

        谢沉气急攻心,撑着身子猛的吐了一口血,如兵刃一般的眼神死死的锁着姚念,怒吼道,“滚,你给我滚!”

        一声怒骂,姚念回了神,草草的扫了他一眼,女主在这里,男主应该没事,想到这里,她匆忙的往隔壁房间赶。

        看着她的动作,曲柔如临大敌般,慌忙的站起来喊了一句,“姚念,你不许伤害孩子们。”就紧随其后。

        远远的便听到压抑的申银声,姚念没听见小三哭,心里一咯噔,推开门一看,原本生龙活虎的小丫头此刻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手里还捏着沾了几粒米饭的筷子。

        地上一滩的黑血,脸色铁青的宛若一个死人一般。

        而谢霄则是靠着墙壁,大口的鲜血不断的从他嘴巴里涌出来,他一直拿手背在擦,奈何根本擦不干净。

        这样一幕印在姚念的视线里,她心口像是被人插了一刀一样的疼,怎么会这样?刚刚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谢霄看见她,眼里也流露出失望和憎恨,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样的人,但他瞎了眼相信了。

        原来她不是真的变成了好的后娘,她是在密谋,卖不掉他们就杀了他们。

        谢霄想要像以前一样开口骂她,内心突然生出一股无力的感觉,是他识人不清,害了弟弟妹妹

        要是他真的死了,他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毒妇,毒妇,恶女人!”谢执瘸着一条腿,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踉跄的朝姚念打来。

        姚念红了眼,不敢在耽搁,连忙去查看三宝的情况,气息微弱的几乎没有,索性中的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

        姚念一边默不作声的掉眼泪,一边在系统的警告声中强心将药剂拿了出来,一针强心针,一针解毒剂。

        两针下去,三宝的脸色红润了几分,但乍一看还是铁青的模样。

        脉象正常,姚念稍稍松了心神,正要回头去看谢霄,谢执的棍子就敲了过来。

        砰的一声,正中额头。

        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蜿蜒到了姚念的下巴。

        看到流那么多血,谢执也被吓了一条,略微惊恐的眼神撞进姚念的眼睛里,他嘴硬的抬着下巴骂,“毒妇,让你害大哥和小妹,你该死!”

        他抬手还想打,姚念一把躲过他手里的棍子扔在一旁,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径直朝谢霄走去。

        同样的两针打下去,谢霄也不在吐血,乌黑的唇也稍稍的变了过来。

        将两人抱在床上,姚念看了看桌子上剩下的米饭,食物是不可能出现问题的,唯一可能的便是有人下毒。

        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张满是泪水的脸,曲柔,曲柔叫完她之后又去了哪里?

        姚念正疑惑,一阵脚步匆匆的迈了进来。

        曲柔一进门,看到床上两个直愣愣躺着的孩子,面色青白,心里猛一跳,他们死了?不可能吧?那药只是反应大,毒性很小而已,怎么可能死那么快?

        短短几秒钟,她心思转了千百回,反派死了,那她的荣华富贵岂不是跟着没有了?

        不对,还有男主,还有一个谢执。

        曲柔打起精神,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扑到床边就大声嚎啕了起来,“大宝,三宝,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让姚念给你们害死了,呜呜。”

        跟在她身后一起来的还有刘大壮,他看见姚念还有床上明显已经死了的孩子,一脸的难以置信,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镰刀。

        “谢家的媳妇,你怎么能做出如此的事情?”他惊愕。

        刘家住的离谢家最近,曲柔会医术,她若是真的为两个再好,为什么不先解毒,而是找了一圈的人然后在这里哭诉?

        姚念心里突然闪过一种可能,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曲柔,在看到她明显躲闪的目光后,心里的猜想更加的肯定。

        所以,曲柔想要留在男主和反派的身边,所以不惜下药给反派诬陷她,即赶走了她,又能让反派和男主对她完全改观依赖。

        好一个一箭双雕。

        “刘大哥,千万别让她跑了,她害了两条人命,一定要拉她去见官!”曲柔没敢看姚念的眼神,直言道。

        刘大壮难言的应了一声,死死的盯着她,生怕她会在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他们还没死了,现在下定义是不是太早了?”姚念淡淡的开口,“再说了,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毒就是我下的了?”

        曲柔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姚念一说,她便接了上去,“不是你下的毒还能是谁?这饭是你做的,二宝没吃,大宝和三宝被你哄骗着吃了才中毒吐血的,你还敢说这毒不是你下的?”

        姚念笑了一声,抬着犀利的眸光看着曲柔,质问道,“这饭我也吃了,我总不能自己害自己吧?”

        没等她开口 ,姚念又道,“我也想问问曲姑娘,我去谢沉房间的时候,你在哪里?”

        曲柔有些慌了,但看到姚念如此高高在上的模样,她顿时冷静了下来,她才是女主,她不能总是被一个恶毒女配压一头。

        挺了挺脊背,曲柔冷笑一声,“我自然是在外面等着,谢大哥好歹也算是我的病人,听说还是你把她害成这副模样的,我当然得提防着你!”

        “没有人证明这毒是我下的,也没有人证明你确确实实的等在门口。”姚念话锋一转,扯了扯嘴角,“我也有权利怀疑,这毒其实是你下的,你想要赶走我,所以才诬陷我。”

        曲柔掐着掌心,强装镇定的冷笑一声,“刚刚大宝还好好的,现在就死了,你是不是为了掩盖事实心狠手辣的杀了大宝,现在死无对证,你说再多都没有证据了对吗?”

        “谁说大宝死了?”姚念挑眉,“大宝和三宝只不过太累睡过去了,谁告诉你他们死了?”

        曲柔眉心猛的一跳,连忙上前摸他们的脉搏,虽然微弱,但确确实实是在跳动。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死了吗?
    热门搜索:两性玩具性感大胸美女图片性感食人族性感女人性感欧美美女pans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