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啄木鸟战法
        山本勘助咽了口唾沫,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她干巴巴说道。

        “上杉辉虎处于劣势,盘踞妻女山上,我军应主动出击。

        可将军势一分为二。

        一队借着夜色迂回到妻女山后,趁旭日东升之时,奇袭上山。

        上杉军对我海津城方向警惕,身后必然猝不及防。迷惑之下,必然下山过河,在川中岛平原布阵。

        另一队在对岸的八幡原等候,对刚才过河,立足未稳的上杉军,展开第二次奇袭。

        遭遇两次奇袭后,即便越后武家再悍勇,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必在前后夹击之下战败。”

        山本勘助一开始还有些小声,之后不知是不是被自己的策略感染,声音越说越大,越来越亢奋。

        最后,她振振有词说道。

        “两支奇袭队如啄木鸟求食,一面啄木驱赶,一面捉虫啄食。这便是我的啄木鸟战法!”

        她话音未落,武田信繁已经忍耐不住,骂道。

        “胡说八道!”

        山本勘助愣了一下,伏地叩首,不再说话。

        武田晴信想帮她说话,可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只能揉揉眉间。

        不怪武田信繁当面羞辱,山本勘助这想法太天真了。

        两军对峙,最忌讳的就是分兵。上杉军一万二千人,武田军二万人,武田军一旦分兵,就失去了人数上的优势。

        就算分兵,也不能是一队队上去的添油战术,那是给人家加菜。

        说是奇袭,奇袭失败转强攻的事还少吗?谁敢保证一定成功?

        武田家的老本都在这里,让你拿去冒险奇袭?有病吧!

        越后武家不是弱者,山本勘助怎么有把握,必然能将她们惊下山来?

        如果失败,第一支奇袭队就会变成强攻,那可是仰攻山头的惨烈血战!还是兵力不足的那种!

        武田晴信如果有把握一对一干翻上杉辉虎,何必聚集远比对方数量多的军势呢?

        就是怕人数相当,打不过呀!

        所以,武田晴信根本不可能采用山本勘助的啄木鸟战法,用武田军的精锐去冒险强攻山头。

        武田信繁骂了几句,回头看姐姐面色不好,也就闭嘴不说。

        武田家臣团能力出众的不少,可这次军议却是少有说话,就是因为事关重大,不敢随便开口。

        二万战兵,这是什么概念?

        光是姬武士就有四千多人,甲信两国武家总共才多少人?

        如果在这里战死三成,至少要绝嗣二三十家历史悠远的名门,家家都少不了孤女寡父。

        这种情况下,谁敢乱说话?

        唯有善于筑城的山本勘助,胆子最肥,敢于胡言乱语。

        不少姬武士已经把同情的目光投向她,这厮战后肯定会被武田信繁穿小鞋,日子好不了。

        山本勘助被武田信繁一番责罚,却听不到武田晴信的劝阻。自知不妙,低头不敢说话。

        想要建功立业而发热的脑袋,因为一句句责骂渐渐冷静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走了一步臭棋。

        此时只好默默承受,不敢再口出狂言。

        武田信繁看到姐姐不说话,也摸不准她的心思。横了山本勘助一眼,心想战后再与你算账,沉默下来。

        武田晴信对山本勘助很失望,但凡她的策略靠谱一点,自己也好借题发挥,鼓动家臣团出战。

        这一战太重要了,重要到武田晴信也不敢随便开打,必须争取家臣团的全力支持。

        没有众志成城,她也不敢正面硬刚上杉辉虎,真的是输不起。

        可山本勘助不争气,一个莫名其妙的啄木鸟战法,令家臣团无语,让武田信繁暴跳如雷。

        眼看军议要向保守的守城策略划去,武田晴信终于忍不住了。

        不在她这个位子上,别人很难明白她的压力。武田家的领地被她抽空全部兵力,这是极其危险的行动。

        今川家,北条家是盟友,可盟友毁约的事,武家之间还少吗?

        今川家会不会趁机北上吞并甲斐国,用外面的土地缓解自己内部的矛盾?

        北条家真的会如承诺那般出兵西上野,为武田家吸引长野业正的目光吗?

        武田晴信从不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自己,最多对武田信繁还有些信任。

        现在,她带着武田家的全部本钱在海津城,被上杉辉虎截断后勤,完全不知道后方的情况。

        这种对一切失去掌控的失重感,让她焦虑万分。

        她不知道面对今川家的甲斐领地情况如何?也不知道紧贴西上野的东信是否安宁?

        山本勘助的战法一塌糊涂,但有一句话却是深深触动武田晴信,应该主动出击了。

        沉默半晌,武田晴信说道。

        “山本姬说的有理。”

        此言一出,在坐姬武士纷纷看向家督,次席的武田信繁更是瞪大了眼睛朝着姐姐。

        这馊主意也算有理?

        最诧异的人就是伏地跪拜的山本勘助,她不禁抬起头。只见武田晴信温和对她点头,瞬间眼眶湿润,再次伏地不起。

        士为知己者死,男为悦己者容。不管武田晴信出于什么目的维护自己,确实让山本勘助感激涕零。

        武田晴信缓缓说道。

        “策略不错,就是有些瑕疵。

        上杉军胆小怕事,盘踞妻女山不肯离开。即便我军绕到山后惊吓,她们也未必肯下山。

        不如,换个方式。

        由高坂昌信,马场信春领一万二千人马出城,借着夜色偷偷向妻女山靠近,埋伏在山侧林地之中。

        其余八千人随我渡河前往八幡原,攻略上杉辉虎的后勤兵站。

        上杉辉虎见我分兵出城,必然以为抓住了我的破绽,大军下山过河,与我鏖战。

        伏兵趁她不备,自身后紧随过河,呈前后夹击之势,一战破之!”

        武田晴信嘴上说着帮山本勘助改改,其实只是借着她这个由头,换成了自己思考的战术。

        她希望出战,但此战关系重大,如果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会让武田家臣团迟疑不前。

        这位大名一贯谋而后动,不愿意被人看穿她急躁的心思。她需要一个工具人,帮她迈出这一步。

        借着山本勘助献策一事,她偷梁换柱,提出了自己的战术。

        
    热门搜索:性感美眉图片最性感病毒性感冒症状超性感美女性感美女直播性感图片柳岩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