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仵作娘子:战神家的小福妻杀疯了 > 正文 第196章 温柔的依恋(一更)
        傅时瑾微微一愣,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只是没有多问什么,道:“好,我定会尽力,到时候查案,可能还需要你的配合。”

        那男人点了点头,道:“我名叫梁全忠,到时候有任何帮得上忙的地方,娘子只管来找我便是。”

        说着,他转向沈毅,抿了抿唇,突然抱拳道:“方才在外头说的话,皆是小人一时激愤下的言语,沈将军为坊州做的事情,小人和坊州的百姓都知道,还望沈将军不要把小人的话放在心上。”

        沈毅微微一愣,沉声道:“你方才说得也没错,这段日子,我确实很不像样,但我手底下的将士都是我的兄弟,我定然不会让他们无缘无故地死去!”

        梁全忠深深地朝沈毅行了个礼,又悲痛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郑子安,只是一眼便似乎受不了一般收了回去,就要告辞离去。

        傅时瑾想到什么,开口道:“稍等,这些都是从郑子安的尸体上找出来的东西,我目前还不确定它们是否对查案有用,但还是先问一下比较好,这些都是郑子安经常带在身上的东西吗?你看着可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梁全忠顺着傅时瑾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留意到放在郑子安脑袋旁的那堆东西,却见郑子安随时携带的东西不多,一个蓝底波浪纹、此时却被鲜血浸染得几乎看不出它原来的颜色的香囊,一块白色绣蓝边、同样被鲜血浸染了一大半的手帕,还有好几块被包得好好的干粮。

        梁全忠的眼睛忍不住又红了,道:“那个香囊和手帕,都是我妹妹亲手绣给子安的……”

        这一点,傅时瑾多少猜到了。

        那香囊和手帕上的刺绣那般精致,看着就不是男人自己会准备的东西。

        这郑子安随身携带的东西只有一样,其中有两样都是他未婚妻给他的,可见,他们的感情定然很好。

        傅时瑾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忽地,梁全忠眉头微蹙,道:“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子安会随身携带的,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傅时瑾眼眸微微一沉,道:“每个兵士都会随身带着自己的水壶,是军中统一发给他们的,当时现场太混乱,兵士们的水壶都掉到了地上,混在了一起,所以分不清哪个水壶是哪个人的。

        你觉得不太对的地方,可是因为没看到郑子安的水壶。”

        梁全忠却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水壶的事情……”

        “那难道是没看到郑子安的钱袋?”

        何在也忍不住开口道:“我们当时也发现郑子安的东西里没有钱袋,但兵士们出任务钱袋并不是他们必须带的东西,有些兵士偶尔忘了带钱袋也是有的,郑子安他们队十五个兵士里,就有四个兵士的随身物品里没有钱袋。

        你可知道,郑子安平时可有随身带着钱袋的习惯。”

        梁全忠却又再次摇了摇头,道:“也不是钱袋的事……子安平时都会随身带着钱袋,但他出任务时一般不带,说带着太多东西反而不方便行动。”

        阿吉连忙道:“这个我知晓,我跟子安在军中关系不错,他出任务时确实是不带钱袋的,他的钱袋,也在他平时休息的营帐里找到了。”

        不是水壶,也不是钱袋……

        那梁全忠觉得不太对的地方,是哪里?

        可是人的脑子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想想到某件事,反而越想不到。

        见梁全忠眉头紧皱地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傅时瑾道:“有时候太勉强自己,可能反而因为压力事与愿违,你先回去罢,等放松下来,那个答案说不定就自己浮出脑海了。

        到时候你想到了觉得不太对的地方,可以随时来军营与我说。”

        梁全忠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他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无奈之下,只能先告辞了。

        他离开后,傅时瑾看向沈毅,道:“我也要对另外两具尸体进行验尸,也有可能会进行尸体解剖,若这些兵士有亲属在坊州的,麻烦沈将军先想办法取得他们亲属的同意。

        其他兵士的尸体,虽然目前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我不确定在查案过程中,是否还需要用到他们……”

        傅时瑾话音未落,沈毅就道:“我明白了,我会派人先让外头过来的兵士的亲属回去,并想办法让另外两个死者的亲属同意我们进行验尸。”

        事到如今,沈毅哪里不清楚,这个傅娘子,当真没有她外表看起来的那般平庸。

        沈毅顿了顿,突然深深地朝傅时瑾行了个礼,嗓音微紧道:“某一直知道,这接二连三的意外定然有什么内幕,只是,某能力不足,无法帮枉死的兄弟找到杀害他们的凶手。

        这件事,就拜托傅娘子了。”

        傅时瑾微微一愣,看着面前低着头的高大男人,嘴角扬了扬道:“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说着,傅时瑾抬眸,刚好撞上了一直注视着她的韩临的视线。

        何况,她如何不知晓,韩临对这件事也十分上心。

        若这些事背后有人在操控,那必然是杨家的人。

        如此看来,杨家的人为了对付韩临和太子,做的事情远不止上京里那些啊。

        随后,傅时瑾又交代了何在一些事情,便和韩临一起离开了营帐。

        刚走出营帐,傅时瑾就微微一愣。

        却见营帐外,一个绿衣女子正静静地站在那里,嘴角微抿,眼神带着说不出的复杂,不知道已是在这里站了多久。

        傅时瑾脚步微微一顿,朝她笑了笑道:“木娘子。”

        木梨一颗心微颤。

        她无法形容,方才她站在营帐外,听到傅时瑾说的话时,是多么震惊。

        她以为的平庸女子,竟是那般深藏不露!

        不,她其实早在有所感觉了不是吗?那种应对危机时的处变不惊,可不是随便一个女子都能有的。

        何况,她认识时瑾的时间不长,她又如何能断定,她只是一个平庸的女子呢?

        这些道理,她潜意识其实都知道的,但她还是忍不住跑到时瑾面前说了那么一番伤人的话。

        她不过是嫉妒她,不愿意接受,韩将军身边真的出现了一个女子罢了。

        木梨狠狠咬了咬下唇,有心和时瑾说声抱歉,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傅时瑾却已是和韩临径直往前走了。

        他们两人只是并肩走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但他们一举一动间,分明透着一股子再自然不过的默契和和谐。

        (本章完)

        
    热门搜索:两性关系技巧法国时尚性感内衣秀甜丫丫性感肉丝性感动漫图片杨幂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