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袭爵血路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深渊恶魔
        第一百八十四章  深渊恶魔

        骂阵,乃是两军交战之前的必备传统节目。除非是遭遇战、袭击战或者夜间暗斗之类的特殊情况,否则的话,两边大军摆开阵势,堂堂正正的进行交锋,都要先行展开骂阵的步骤,权当热身。

        一来么,是为了提升士气。

        某位哲学家曾经说过,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越是志向远大的政治家,越是需要伟大的胜利进行烘托,用敌人尸首垒就的京观有多高,可供炫耀的武功就有多大;

        生活在大约同一时期的历史学家则总结出,战争是最能体现社会组织能力,以及综合国力的人类行为,而且没有之一;

        艺术家则一致认为,战争是视死如归的崇高精神,与天才灵感的火花碰撞之下,通过力量的尽情表达,于尸山血海之中诞生出来的伟大壮举与行为艺术。看似残忍血腥的厮杀过程里头,每一步、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无上的暴力美学精髓,诠释着生与死的灵魂拷问。豪壮的呐喊、凄厉的惨叫与低沉的哀鸣,正是画家、吟游诗人等不同种类的艺术家汲取灵感的源泉,用之不竭;

        轮到掌握话语权的政治家发表见解,他们会一脸凝重地告诉人们,战争乃是维护利益的必然过程,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只要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然而他们永远不会公开表态,口口声声所说的利益,到底是谁的利益,是老百姓的利益,亦或是统治阶级贵族老爷们专属的利益;

        倘若由经历战火洗礼的真正军事家来负责描述,他们定会不屑一顾地摇摇头,竖起食指用力摇晃着表示,不是有意侮辱谁,事实上,上述说法通通都是放屁!简直是臭不可闻!说话的这些人,都是些如假包换的混蛋、无病呻吟的草包,要么是坏,要么是蠢,也有可能兼而有之,总之哪儿凉快滚哪儿去!

        战争的真正实质,无非是解决尖锐矛盾的终极手段,比拼的就是谁的拳头大、谁的拳头更硬!或者直白的说,谁赢了,谁说话就算数,谁就是正义的一方!其它的什么,都是扯淡!

        为了赢取最后的胜利,战场上不择手段,才是最符合实际的做法,怎么靠谱怎么来,怎么有效怎么做。

        骂阵因而应运而生。通过公开斗嗓门与合法骂娘,提升己方士气的同时,尽可能打击敌人的士气,对于势均力敌的双方来说,无疑是投入少、产出大之举动,惠而不费,堪称是一本万利的不二法门。

        和政治家十分看重的宣传战法,强调师出有名是一个道理。

        这二来么,是出于恢复体力、转移注意力以便放松心情的综合考虑。

        人一过万,人山人海,漫无边际。越是规模大的会战,排兵布阵展开阵型越是需要时间,斥候、轻骑兵、重骑兵、重甲步兵、弓箭手、投石车队等,诸般兵种混合依次排开,每一个军阵的先后及左右次序不得有误,比组装一台精密床弩还要麻烦。无他,小心谨慎才不会自乱阵脚,才能有效发挥各自的长处并配合邻近部队。往往曙光初现离开营房开始摆出阵列,到了日上三竿还没彻底落成,顶盔贯甲汗流浃背,再加上紧张、恐惧等负面情绪的必然影响,管你是新兵蛋-子,还是老兵油子,体力的消耗远比平常厉害得多。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骂阵的重要性了。

        一干大嗓门隆重登场,先冲着对面竖起中指,一番污言秽语“深情问候”敌人全体,外带着从精神上与敌人的女性至亲进行“坦诚的肉体交流与深入的灵魂接触”之后,在场战士无不咧开大嘴淫笑起来,紧张的情绪便在不知不觉间逐渐消失。

        心一静,动起手来都觉得倍加神清气爽。

        若是能让己方的战士觉得,自家乃是正义的一方,必定得到光明神的庇护,此战必胜无疑,更是会平添出几分力气来。放到生死搏斗的特殊天平上,这额外多出来的三两分力气,可就显得无比的珍贵了。

        万一出现某种异常,导致这项传统节目缺席,通常会让参战的双方将士深感遗憾,心头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重要东西似的。

        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多没劲?比地痞流氓都不如。

        无下限的泼妇骂街,也就造就了一批声音洪亮、市井出身的士兵在战场上大放异彩,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无中生有寻常见,造谣生事、道听途说、牵强附会几度闻。“我草泥马”、“龟孙子看什么看”之类的问候语,常常中气十足的出现在两军阵前,你来我往,此起彼伏,喊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高亢嘹亮得足可绕梁三日。若是得到己方牧师施加“大声公”这一神术予以增益,穿透力保证杠杠的不说,覆盖范围更是囊括全场,绝对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谁都听得见。

        然而无下限不代表无底线,有些禁忌之语,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再脑残都不能够。尤其是一军之统帅,与敌人再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之仇,轻易都不敢越过雷池一步。

        比如说:“一会落在老子手里,通通坑杀了你们!”

        这自家赢了还罢,万一要输了,而且是大败亏输全军覆没了呢?遇上杀红了眼凶性大发的敌人,借题发挥公然杀俘怎么办?不都是你丫的刚才叫嚣过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很合理嘛!贪图一时口快,岂不是悔之晚矣?

        同样的道理,江湖上也是有用的,万万不可随意轻慢。

        伊森先生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听到少女轻飘飘的这句话,再看看那张娇俏到祸国殃民的小脸蛋,依旧笑眯眯的,没什么凶戾之气,他却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直上冲到头顶,冰冰凉的,腿肚子是一个劲儿地打哆嗦,垂在身子两侧的手,开始按捺不住的颤抖起来,到了最后,干脆整个人打起了摆子。他苦着脸,企图稍稍挪开几步,离大煞星晨曦稍远一点,却根本有心无力,做不到。

        我靠!至于这么狠么,竟然要活剥了詹妮弗的皮?!

        他记性不错,当然也记得,两人先前斗嘴的时候,詹妮弗很嘚瑟地说了句,少女胆敢坏深渊的好事,当心被她抓住了生吞活剥。可问题在于,那不应该是正式动手之前,敌我双方互相龇牙咧嘴,灭对方士气、长自个威风时说的场面话,也即是废话么?除了过过嘴瘾以外,什么实际意义都没有。这架都打完了,是时候坐下来喝杯茶,心平气和的谈谈赔偿金的问题了,至于玩真格的么?

        显然没有人告诫过他,深渊来者所说的每一句“玩笑话”,最好就当成真的,否则一旦身为敌人的它们下起死手来,心理落差太大,接受不了。

        果然,专注的目光紧盯下,詹妮弗打起了冷颤,连牙齿都开始“咯咯咯”地不住打架。

        “嗯?小姑奶奶可没时间陪你磨蹭哟。”

        少女冷笑着,催促道。这个时候,形同催命,任何人类皮一剥掉,就万难生存,深渊来的也不例外。

        詹妮弗猛地一抬头,望向晨曦的双眸,流露出的尽是难以置信的恐惧,泪水充盈了她的双眼,悄然诉说着无尽的祈求之意。

        无奈,这会子求饶已经晚了,迎接胖大婆娘的,是少女那平静如水的表情。詹妮弗一身肥肉四下乱抖,嗫嚅了老半天,才颓然垂下胖大的头颅,认命道:“我......我自己剥,我自己剥。不敢劳您的大驾。”

        语气是那样的低沉与凄凉。

        她就这么乖乖跪在地上,低着头,开始有规律的颤抖起来,起初还不明显,两三个呼吸以后,全身抖动的频率,快到了伊森看不清楚的地步。

        “啪嗒”一声,詹妮弗那足有好几圈的颈间肥肉,率先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来,就在这一刹那,她脖子上油腻的白色肌肤,突然便朝着两侧迸裂开来!

        小个子贵族吓得一声尖叫,挣扎着往后头倒退,可惜手脚酥软底下,顿时跌坐到地上,他连忙捂住眼睛,唯恐被溅出来的血花给喷到脸上。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皮开肉绽之后,别说鲜血飞溅的经典恐怖场面欠奉,几滴血珠儿缓缓渗将出来都不曾见到,就连正常皮肤下头,应有的白色脂肪、红色肌肉以及青紫色的大小血管,种种正常“人状”生物应该具备的体内组织,也都完全不见踪影,暴露出来的,是一片雪白之物,貌似人体表面的皮肤。

        若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裂缝里头呈现的肌肤,无论是色泽,还是质地,都要远比原先外头油腻腻的那一些,看起来要粉嫩光滑的多了。

        伊森先生这才恍然大悟,所谓“这身皮”,原来是指詹妮弗穿在外面的伪装之物,难怪她愿意自个剥除,也不早说一声,害得他差点就尿了裤子!

        诸如火苗爆裂般的“噼啪”声不断响起,裂纹从胖大婆娘的颈部,一直延伸到她的屁股沟那儿,一眨眼的工夫,厚厚的半透明脂肪状表皮像一件连体衣般轻轻卸落,嘤咛声中,一具前鼓后翘、腰肢纤细曲线无比动人的雪白胴-体,便这么呈现在了晨曦与伊森的面前。

        这才是詹妮弗的恶魔真身。

        没有尖利弯曲的头角,只有一双可爱迷人的尖尖细长小耳朵,不时轻轻颤动;

        没有嶙峋突兀的骨刺,只有一身丰满修长的动人曲线,无声息地散发着诱惑之力;

        没有恐怖狰狞的羽翼,只有一对小巧而奇特的黑色翅膀,犹自微微扇动;

        没有鱼鳞状的甲片盖满面部,只有二八少女般娇俏妩媚的脸蛋,无需言语便已道尽风流;

        唯一稍显特别的,是她屁股后头那根油光水滑造型别致的长长黑色尾巴,不时上下左右地摇晃着,稍稍透露出她内心的强烈不安,自然也同时暴露出她深渊恶魔的真实身份。问题是这根尾巴长得位置极为关键,恰好就在屁股沟的尽头,很容易就让人胡思乱想,生出拨开尾巴看个究竟的旖旎念头。

        饶是如此,就拿这一身雪白到极点的娇嫩肌肤,万里挑一的傲人身材,衬以她无比娇艳的相貌,便足以让世间的绝大多数男人昏了头,刻意忘却她的非人类一面。

        一如此刻呼吸急促、眼冒红光的伊森先生。

        小个子贵族狠狠吞了口唾液,他敢指天发誓,平生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的尤物,如果堕落到黑暗面,就能拥有这般千娇百媚的可人儿,与她畅享鱼水之欢,他情愿就此放弃人族身份、永堕魔道!

        看着因为摆出跪姿、倍显曲线优点的詹妮弗,伊森的脸颊使劲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按捺住捶胸顿足大哭一场的冲动。和眼前的尤物相比,曾经令他迷恋多日的戴安娜,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简直就是一头又老又丑的母猪,根本不值一提。进而再一想,如此倾国倾城的美女,足足在身边晃悠了好几天,自己却有眼无珠错过了一亲芳泽的大好时机,小个子恨不得将自己这双黄金狗眼给抠出来,一脚踩烂。

        就连一贯挑剔的晨曦,似乎都颇为欣赏詹妮弗的色相,啧啧连声之余,少女专程绕着敌人上看下看,左瞧瞧右瞧瞧,如同打量某件稀世珍宝那样,看得是相当的仔细,赞赏中略带诡异的眼神,直盯得跪在地上的詹妮弗飞红了脸。少女后来还特地伸脚,踢了踢地上那一大团脂肪状的东西,这才点点小脑袋,夸奖道:“没想到啊,藏在粗鄙表皮下面的,竟然是这么一副精致诱人的皮囊,真真是我见犹怜。所谓‘天使面孔、魔鬼身材’,说得就是你了,不愧来自魅魔一族啊。”

        “咦?话说你怎么光着身子,里面连件小肚兜也没穿?”

        对着詹妮弗评头品足完毕,少女突然察觉到不妥之处,一脸呆萌地问道。

        “我......我”

        可怜魅魔都不知该如何解释,羞得那叫一个无地自容,巴不得将脑袋藏进胸前的峰峦里面去,嗫嚅了老半天,她终于扭扭捏捏地回答道:“奴家、奴家从来就没想过,会有暴露身份的一天。再说了,里头穿着亵衣,不好打理卫生......”

        说到后来,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尾巴都不好意思的卷成了一团,勉强剩下黑桃形状的尾巴尖儿留在外头,缩头缩脑的,一如羞赧的魅魔本体。

        若非晨曦拥有超人的听觉,还真听不清楚魅魔在说些什么。

        看到原本游走在黑暗地带,手头沾染不知多少无辜者鲜血的“七杀门”组织者之一,竟然如同未出阁的小姑娘那样,羞答答的低着头,乖乖回答问题不说,青葱般的手指还不自觉的绞在一起,往日满嘴粗口与荤话、以“老娘”自居的詹妮弗,竟然淑女般的自称起了“奴家”来,伊森先生的脑海里面,突然响起了某位矮矮胖胖的资深美女鉴赏专家的传世名言,不住激荡回响,震得他呆若木鸡:

        “女人终究只是女人,不管多么刁蛮狡猾的女人,一旦脱光了衣服,就再难玩出花样来!”

        果然是“古龙”诚,不我欺也!(注:此处绝非笔误)

        
    热门搜索:如何建立和谐尊重的两性关系性感女教师性感超短裙美女性感舅妈丰满性感模特大赛性感内衣秀性感天使男性假两性cf性感真人美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