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伴生系统之极品星玄师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暗流涌动
        蔚蓝色的天空中,点缀着几团白色。

        此时,在一艘往来于月光宝殿与光芒圣城学院之间的飞行商船上,两名十一岁左右的少年男女正扶着船舷,目光望向遥远的东方。

        日出的景象映入两人黑色的瞳孔,一双眼中带着疑惑,另一双眼中带着期盼。

        “霜,你说师傅去月光宝殿做什么?”

        蓝俊皱眉,神情严肃的看向一旁的青霜问道。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青霜一脸不悦的看向蓝俊。

        见青霜不高兴,蓝俊立刻就不说话了;因为他喜欢青霜,所以就处处让着她。

        但他总觉得青霜喜欢的人不是他,而是师傅,这是为什么呢?

        每次见到师傅,青霜都会一反常态,从态度冰冷瞬间变得喜笑颜开。

        难道就因为师傅救了他们两个的命?

        到目前为止,蓝俊只能这么想了。

        只是让他感到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一次他们不回南方的地生盟,反而要去东方的月光宝殿。

        可能师傅真的是个流浪四方的强者,跟上了这样的师傅,注定没有个固定的山门,更没有一个长久的家,风餐露宿,四海皆为家。

        一想到家,蓝俊就忍不住难过起来。和青霜一样,他已经没有家了。

        梦安村已经消失,慈祥的祖父和祖母,唠叨的娘亲,严肃的父亲,还有年幼可爱的弟弟,都丧生在无情的火海中,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世上。

        凶手是黑暗一族的人。

        因此,蓝俊对黑暗一族恨得咬牙切齿,他一定要为自己的亲人报仇,并且对天发誓,一定要成为最顶级的强者,让黑暗一族血债血偿,即使那天入侵神洲大陆的黑暗一族队伍已经被他的师傅全杀光,他也放不下心中的那份仇恨。

        “霜,我和你一样,在两年前就失去了家,我们都是梦安村的幸存者,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蓝俊不解的看向青霜问道。

        听蓝俊说到梦安村,青霜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微微抬起头,看向一旁的蓝俊,眼眶充盈着泪水,却强作镇定道:“这跟梦安村没关系,你就是话太多了,我不喜欢与你交谈。”

        说完,青霜扭头便走,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蓝俊在那里站着。

        “不要再跟我说梦安村的事情。”青霜停下脚步,再次强调道。

        “为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就那么难吗?”说完,蓝俊整个人都瘫坐在了甲板上,然而青霜没有再搭理他。

        一个人被孤立起来是什么感受?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蓝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寂寞,在师傅面前,青霜是那么的乖巧,然而面对他,却是如此的冷漠。

        在梦安村被毁之后,他就已经无家可归。

        后来,他被师傅所救,并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新家。

        他的新家就是有青霜和师傅的地方,师傅去到哪里,他就去到哪里,和青霜一起。

        月光宝殿,那里会是什么样的呢?

        因为师傅每次行动都不会带上他们两个,所以他们对于师傅的行踪感到特别好奇,但又不敢询问,对于师傅去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他们是一点都不清楚,只知道师傅是去寻找机缘。

        想到这里,蓝俊起身走向青霜那边。

        他了解青霜的性子,只要在一边默默地不说话,青霜就不会走开。

        ……

        月光城的圣女府里,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蜿蜒着向里延伸。经过一汪绿色的池水,那池水倒映着青天,如镜般的水面,又像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图画中有绿水、青天和白云,诗意浮现在脑海,让人忍不住想要吟诗作对。

        真是那个“碧水如镜照青天”,接着又是“天蓝水绿云白镜。”

        嗒,嗒嗒。

        是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虽然声音断断续续,却让人精神抖擞,困意全无,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月姥循着声音,欣然上前,远远就瞥见池水边上有一亭轩,石桌石椅,有两位年轻的女孩相对而坐,坐于枰前,一女孩嘴角带笑,另一女孩举棋不定,显然是在对弈。

        “这是……汐儿妹妹,你这棋简直是神之一手,我从没想过围棋还能这样下。”拿着棋子,月百合眼中透露出难以置信,惊讶的说道。

        “嗯,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汐儿点头而笑道。

        “你教教我好不好?我也想这样下。”月百合放下棋子,抓起汐儿的手,表情诚挚地问道。

        “好啊。”汐儿答应道:“好东西就应该拿出来分享,来我教你。”

        这时候,月姥走了上来。

        她虽然满头白发,却显得精神矍铄,一袭白色衣袍,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是光辉境强者所独有的气势。

        “见过殿主大人。”

        汐儿和月百合见到来人竟然是月姥,忙不迭地站起身,纷纷行礼。

        “你们两个小娃娃,一大清早就起来下棋,谁输谁赢啊?”月姥伸出布满皱纹的手,摸了摸汐儿和月百合的脑袋,和蔼地问道。

        “回殿主大人,是汐儿妹妹棋艺高,而且高了我不止一星半点呢,棋王争霸赛,我看我只能拿个参与奖了,人外人,天外天,我棋艺也就那样,您可不要怪我不争气啊。”月百合捂着脸羞羞答答地笑道。

        “哈哈哈,小娃娃,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用功学习,有没有努力进步。”月姥哈哈大笑道。

        “殿主大人说的是。”

        说完,月百合看向月姥,调皮地笑了又笑。

        咚!

        看到月百合那样笑,月姥直接在月百合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哎呦,你打小孩。”月百合吃痛叫了一声。

        “小娃娃,你都十三岁了,还当自己是小孩。作为月光宝殿的圣女,你应该认真一点,不要总是这么吊儿郎当。”月姥故作生气道。

        “你看人家汐儿,端庄又贤淑,棋艺又好,要多多向她学习。”月姥继续道。

        听到月姥这么说自己,汐儿顿时有些难为情起来。

        这一次,汐儿会在圣女府,是因为收到了月百合的邀请。

        “好啦,时间不多,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经过一段简短的小插曲,月姥跟月百合和汐儿讲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有就是关于神洲棋坛棋王争霸赛的事情。

        月姥所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指光芒圣城学院凡天岛和上善岛发生的那两起悬疑案,也就是星雨心与风铃代佳遇袭的案子。

        这两起案件都是同一个人所为,并且都指向了特定的受害者。

        星雨心是拥有极致之光的光修者,风铃代佳是拥有极致之风的光修者,以此类推,那神秘人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拥有极致之金、极致之火、极致之水等天赋的光修者。

        为了防患于未然,高层们决定将这些拥有极致属性的光修者保护起来,让他们免遭迫害。

        恰巧月百合是拥有极致之金的光修者,极有可能会成为神秘人的下一个目标。

        不止是月百合,太阳神殿的阳零,地生盟的君罗和青霜等人也都得到了各自所在势力的保护。

        所以,月姥也接到上级命令,负责保护月百合的安全,并且让月百合待在圣女府,尽量不要外出。

        不能出圣女府,这让月百合怎么受得了呢?太无聊了。

        正好棋王争霸赛快要开始,月百合就邀请了汐儿,两人约好一起下棋,以磨练自身棋艺,在比赛中拿到一个好名次。

        对于月百合的请求,汐儿没有拒绝,反正在家也是一个人,还不如跟好朋友一起度过棋王争霸赛赛前的半个多月时间。

        她的母亲月心帘一直忙于月光城的大小事务,在送她和弟弟回到月光城后,就离开城主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是不会回家的,而她的弟弟就是个修炼狂,天天出去和朋友们一起修炼,说是朋友没错,其实就是小弟。

        对于能够和月百合在一块儿,汐儿是心满意足的。

        月百合让她留在圣女府,两个人一起钻研围棋,同吃同住,也不寂寞无聊了。

        月姥走后,汐儿又与月百合认真对弈起来。

        在对弈的同时,汐儿还悉心指导月百合,教她如何灵活运用围棋定式,还大大方方的讲了自己对围棋的感悟。

        灿灿道:勇者,杀伐果断,勇而无畏,仁义为先;智者,沉稳布局,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弈者,胜败常有,自知而明也,道在其中。

        听完汐儿的感悟,月百合忍不住拍手叫好,也分享了自己的感悟。

        围棋对弈,似鹬蚌相争,角逐棋盘天下,乃点到为止,共生以计得失,孰强孰弱,谁输谁赢,因时而异。

        “是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是为因时而异。”

        汐儿兴奋地赞同道。

        听了月百合的围棋领悟,汐儿受到启发。

        鹬蚌相争,角逐,点到为止,共生,因时而异。每个人对围棋的理解几乎都不太一样,当然有可能一模一样,也可能大相径庭,还有可能普普通通,但大多数是存在异同的。

        同在围棋,异在个人。

        汐儿喜欢听别人讲全新的围棋理解,那样就相当于是别人为她打开了围棋的另一扇大门。在那扇门的背后是围棋的进步,而门后的门后就是围棋的精益求精了。

        想起自己的碧海潮汐定式,想起洛心玄对她说过的话,再结合月百合的领悟,汐儿越发觉得围棋实战的重要,因为只有经得起无数次对弈考验的围棋定式,才是有用的围棋定式。

        花儿再美,也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爱情再美,也要经得起婚姻生活的考验。

        于是,花儿谢了,留下了再世种子;爱情圆满,自然也留下了爱的结晶;回过头来,时间也只是成长的必要条件。

        心思回到棋盘上,汐儿看了眼正在冥思苦想的月百合,很想告诉她下一步棋可以怎样走。

        但月百合不让她告诉,说要自己思考,思考出可以扭转乾坤的神之一手,对此汐儿只能作罢。

        正在汐儿准备放松的时候,汐儿敏锐的第六感突然感觉到,在圣女府外的某个地方,好像有个人正盯着她和月百合看。

        是谁?

        汐儿黛眉紧锁,黑色瞳孔瞬间变为蓝色,朝着感应到的方向看去。
    热门搜索:性感熟女yyy48两性相交视频两性话题性感小游戏性感美女黑丝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