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长夜余火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搜寻
        格纳瓦能分析出蒋白棉忧虑的是哪一点,当即说道:

        “我可以做一些改造,获得干扰监控的能力。”

        他说做改造就像正常人类说换一件衣服那么简单而自然。

        “我有考虑过,就怕来不及,而且,相应的设备也不是那么好弄到。”蒋白棉说着说着,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这之前确实是一个问题,但现在我有更好的思路了。”

        “是什么?”龙悦红抱着学习的心态问道。

        蒋白棉眸光一转,笑着说道:

        “既然我们对‘地下方舟’的靠近可能瞒不过迪马尔科的感应,那就不去隐瞒,我们光明正大地过去。”

        “啊?”龙悦红一脸的疑惑,白晨和格纳瓦也没谁接话。

        光明正大地过去还怎么执行“斩首行动”?

        蒋白棉顺势望了眼商见曜:

        “你有什么想法?”

        商见曜郑重点头:

        “战术欺骗!”

        “嚯。”蒋白棉没和这家伙斗嘴,转而含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找一个能在警惕教堂通风管道里光明正大活动的借口。”

        听到通风管道,龙悦红脑海里直接冒出了一个名字:

        维耶尔!

        他还没来得及产生别的想法,蒋白棉已微笑环顾了一圈:

        “比如,我们去找宋警示者接下寻找维耶尔的任务。

        “众所周知,维耶尔喜欢在通风管道里活动,所以,我们在教堂的通风系统里找他是很合理的一件事情。

        “这个过程中,因为教堂的通风管道和‘地下方舟’的通风管道大量连通,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靠近‘地下方舟’,被迪马尔科感应到,而这让他能熟悉我们的存在,提前弄清楚我们的目的,表面上的目的。

        “等到他对这种情况麻木,不再有那么高的警惕,不再出现应激感应,我们就趁着夜深人静,借助预定的通风口,悄然进入方舟。”

        白晨听得微微点头:

        “是个办法。”

        蒋白棉笑得更加明显了:

        “更重要的是,如果出现意外,行动未能成功,我们也能打出警惕教派的旗号,震慑迪马尔科,争取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

        说到这里,她带着明显的笑意,假装面前是“地下方舟”的人,模拟起可能的说辞:

        “我们受警惕教派委托,怀疑维耶尔的走失与你们方舟有关,所以才潜入进来,寻找线索!

        “如果你们认为这不对,那就和教派沟通,由他们来处罚我们。

        “难道,你们想越俎代庖?”

        龙悦红听得一愣一愣,有种组长背后延伸出了一对黑色翅膀,翘起了一条黑色尾巴的感觉。

        这时,蒋白棉做出了总结:

        “简单来说就是,拉大旗作虎皮!”

        啪啪啪,商见曜的鼓掌如期而至。

        龙悦红则由衷地觉得,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组长。

        还好组长一向宽容,宰相肚里能撑船,商见曜能活到现在就是明证……龙悦红咕哝之中,想到了一个问题:

        “万一维耶尔已经回来了呢?”

        “那就和警惕教派做一些沟通,如果他们确实和我们预料的一样,不仅不会庇护迪马尔科,而且还可能为我们提供一定的帮助,那就让维耶尔再失踪一段时间,要是和预料的不同,‘斩首行动’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对抗警惕教派是公司层面才有资格考虑的事情。”蒋白棉早已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让维耶尔再失踪一段时间?龙悦红听得有点牙疼。

        …………

        第二天上午,红中带金的警惕教堂内。

        “旧调小组”在宋何的房间里见到了这位警示者。

        “宋警示者,维耶尔回来了吗?”蒋白棉开门见山地问道。

        宋何摇了摇头,略显忧虑地说道:

        “我正想安排人手找他,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龙悦红悄然松了口气的同时,蒋白棉自告奋勇道:

        “要不把这个任务委托给我们吧?

        “之前维耶尔就是我们找回来的。”

        虽然当时是维耶尔自己主动出来的,但毕竟也是在“旧调小组”接下任务,展开搜索后。

        宋何想了一下道:

        “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报酬?”

        “‘幽姑’的一点庇佑。”蒋白棉故意让自己的话语显得意味深长。

        “嗯?”宋何有些难以理解。

        蒋白棉没做回答,转而问道:

        “维耶尔最有可能躲藏的地方就是教堂各处通风管道。我们想要自由进出教堂,搜查每一处通风管道的权限。”

        宋何默然了几秒,似乎听出了蒋白棉的言外之意。

        他斟酌着说道:

        “这件事情和你们要的报酬,我没法做决定。我现在去找安东尼奥拉主教商量,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

        “好。”顶着秀气僧人面具的蒋白棉露出了笑容。

        近十分钟后,套着黑色斗篷戴着简陋面具的安东尼奥拉跟着宋何进入了这个房间。

        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幽姑’的庇佑是给虔诚信仰祂,为祂做事的那些人的,我没法代替执岁给你们承诺。”

        他话音刚落,商见曜已交握双手放于胸前,然后退了一步:

        “警惕之心永存!”

        “……”安东尼奥拉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隔了几秒,他岔开了这个话题:

        “我可以给你们搜查教堂通风管道的权限,只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回维耶尔,也希望你们不要对这里造成什么破坏。”

        他没提最后会给什么报酬,似乎这不是一件值得在意的事情。

        蒋白棉眼眸微动,仿佛在思考般道:

        “这里的通风管道布局复杂,又连接着‘地下方舟’,如果我们一时迷路,进了不该进的地方,怎么办?”

        安东尼奥拉沉默了近十秒,语气里带上了些许笑意:

        “下不为例。”

        蒋白棉跟着笑道:

        “好,下不为例。”

        …………

        警惕教堂,地下一层。

        奴隶商人霍志望着面前那四五十个年轻男女,微笑说道:

        “你们也看到了,哪怕只是一个用来培训的地方,也比你们以前住的要好,有大小差不多的床,有褥子,有棉被,有枕头,还有准时的三餐。

        “这叫什么?这叫天堂!这是你们的福报,可不能辜负了迪马尔科先生。

        “总之,好好培训,争取能进入方舟,要是没被挑中,呵呵,可能只能去矿山之类的地方了。”

        那四五十个衣着破烂的男男女女眼中都有着光彩,满是希冀。

        他们也在为挑选不中的后果而担忧。

        就在“地下方舟”的人开始安排这些男男女女入住不同房间时,霍志和他的手下们看见那支有机器人,可以覆灭整个红石集的遗迹猎人小队坐电梯抵达了这里。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霍志下意识往旁边退了两步,让开了道路,而他带来的奴隶们缩在不同的房间口,用忐忑又茫然的眼神打量着“访客”。

        商见曜停住了脚步,目光扫过了那一张张还算干净但面有菜色的脸孔。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地下方舟”一位执事走了过来,开口说道,“现在是我们方舟培训仆人的时候。”

        地下一层的所有权是属于方舟的,只有他们不培训和考察奴仆的时候,才会借给警惕教派做弥撒。

        顶着毛脸尖嘴猴子面具的商见曜笑着抬了下手:

        “维修通风管道。”

        那名执事和霍志等人都被这个答案震住了,短暂竟无人说话。

        蒋白棉上前两步,做出解释:

        “教堂走失了一位小朋友,他很喜欢钻通风管道,我们是来找他的。”

        她边说边拿出了安东尼奥拉书写的证明文件。

        “地下方舟”那名执事接过看了几眼,微微点头道:

        “不要打扰到我们。”

        “好。”蒋白棉笑着答应了下来。

        这么一番插曲是蒋白棉和商见曜故意而为的,目的就是把他们的“任务”告知“地下方舟”的人,争取尽快传到迪马尔科耳朵里。

        接下来,“旧调小组”按照布局图,在通风管道里分区域做起搜寻。

        这个过程中,他们多次抵达了能进入“地下方舟”的那些通风口,但在“确认”没有维耶尔踪迹后,又离开去了别的地方,表现得像是一支正常履约的遗迹猎人小队。

        而作为不适应通风管道生存的外来者,“旧调小组”寻人的进度毫无疑问不是太快,他们每隔两到三个小时,就要出去透透气,活动活动身体,休息休息精神。

        就这样,他们一直忙到了夜里11点,还剩最后两三个区域。

        而其中一个区域对应的通风口,就是他们内应余天、博德负责的地方。

        此时,警惕教堂已经关闭,神职人员们全部回房休息了,教堂武装只剩部分还在巡逻和值守。

        空空荡荡的金红大厅内,调整好状态的蒋白棉站了起来,领着商见曜、白晨等人走到了“幽姑”的圣徽前。

        看着门后隐隐约约的女性身影,她低下脑袋,压着嗓音,诚恳说道:

        “‘地下方舟’过去信仰您,现在信仰您,将来也信仰您。

        “我们只是想让您的信徒过得更好更安心,不用再害怕随时被人残杀。”

        告解完,“旧调小组”五人同时抬起了脑袋。

        门后黑暗里藏着一道女性身影的“幽姑”圣徽依旧安静地挂在那里。

        龙悦红有点失望地低语起来:

        “没有回应啊……”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毕竟就算最虔诚的“幽姑”信徒,也未必能获得执岁的注视,更别提他们这种异教徒、无信者,但人嘛,总是爱往好的方向去期待。

        其实,“幽姑”真要将目光投向这里,第一个被吓到的肯定是龙悦红自己。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商见曜露出了笑容,听见他语带振奋地说道:

        “执岁默许了!”

        说完,商见曜戴上了毛脸尖嘴的猴子面具,转身走向了地下一层。

        
    热门搜索:甜丫丫性感诱惑丝袜正在播放黑客偷拍两口子啪啪性感女生性感美乳关之琳性感图片齐天大圣前传明星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