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正文 第304章 王后的梦
        “这就是你说的大宝贝么……”

        王后陛下看着威廉的东西,神情疑惑地道:

        “可是这东西也不大啊,你为什么非要叫它大宝贝?”

        威廉掂了掂手心里的【惩戒者之心】,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大是一个很神奇的形容词,比如保健是指保持和增进人们的身心健康而采取的有效措施,是一种很普通的生活方式。

        但如果再加上一个大,那不仅含义有了阶段性的显著提升,甚至还会被关上十天半个月,再被罚走五千大洋,所以……

        嗯……反正这个大字不加上去我就浑身难受。

        威廉拉过艾薇儿的手,把乳白色的【惩戒者之心】放了进去,面色平淡地解释道:

        “大……表示的是珍惜程度,不是说体积大;我的意思是这珠子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只是和我不怎么合适,倒是和你应该能够合得来。”

        摩挲了一下手中纯净无暇的珠子,王后陛下唇角微抿,白皙的手指收拢,将【惩戒者之心】攥在了手心里。

        “你觉得……我和这东西很合衬吗?那……那我就收下了。”

        嗯?居然收下得这么痛快?

        王后的异常表现让威廉有些愣神。

        按照你的性格,不应该拒绝一下的吗?先是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不能要,再说自己并不冲锋陷阵,并不怎么需要提升实力,最后再……

        这时,艾薇儿有些开心地问道:“对了,这个珠子可以打洞吗?我正好有一条颜色相近的项链……”

        嗯?项链?打洞!

        看着欣喜地将珠子摆在心口比量的艾薇儿,威廉无语地咂了咂嘴。

        这玩意是吃的不是戴的啊……

        算了,她会这么想倒也没什么不对,【惩戒者之心】的体积快赶上荔枝了,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玩意的用法居然是直接吞下去……

        就在他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王后把东西吃下去时,艾薇儿已经珍惜地将【惩戒者之心】收了起来。

        王后陛下脸上的笑意虽未散去,但瞧着却严肃了两分,她眼神坚定地开口道:

        “威廉,我这次来有件事想和你说……”

        “等等。”

        威廉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拉着不明所以的艾薇儿到自己平时的位置上坐下,自己则半倚在了桌子上,一脸平淡地道:

        “如果是死国之门的事情,那就不要再说了。对于这件事,我的态度一直都没变过。”

        听到他的话后,王后陛下轻咬红唇,表情有些恍惚地道:

        “威廉……你相信命运吗?”

        威廉闻言撇了撇嘴,我相信个屁的命运,你现在能坐这儿问我相不相信命运,就已经在证明这玩意是扯淡的了。

        读懂了他眼中的不屑,艾薇儿笑了笑,搬着椅子转过了身,接着将披散在身后的头发拢向一侧,露出了白皙的后颈。

        “威廉。”

        王后陛下挺直了背脊并微微低头,语气有些怀念地道:

        “你现在已经不再是我的贴身侍卫了,还愿意帮我揉揉肩吗?”

        “……”

        威廉瞥了一眼她美好的曲线,心中冷笑出声。

        你这是作弊!谈判的时候色诱对手是犯规的!我下次一定会当面揭穿你的小伎俩!

        “唔……”

        感受着后颈处暖融融的温度,王后陛下享受地轻哼了一声,随后微微后仰,半躺半倚地靠在了他的手上。

        “威廉……我知道你不相信这种东西,但我觉得命运是真实存在的。”

        她眼神朦胧地道:

        “当初你拿着一根木棒去刺杀我,结果最后又从彼得手里救了我;

        我无法接受彼得的做法,攫取了一部分属于国王的权利,所以现在也要接下本该由他承担的责任;

        而王室欺凌了这个国家的普通人几百年,现在也到了为保护他们付出牺牲的时候了……你说,我会不会就是为了偿还这一切,才会被选中……啊呀!”

        威廉的手指微微用力,打断了艾薇儿的自言自语。

        “嘶……好疼……”

        王后陛下坐直了身子,捂着被捏红的后颈回过了头,含着水光的桃花眸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你干什么啊?用那么大力气很疼的!”

        威廉面不改色地道:“抱歉,我以为能扛起一颗铁头的脖子,肯定也是铁做的,所以力气用得大了点。”

        “……”

        伸手捉回了艾薇儿,威廉重新开始揉按她的肩膀,看似无意地道:

        “王后陛下,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才是王室当中最傲慢的那个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收回双手用力搓热,接着覆在了艾薇儿冰凉的下颌上。

        “唔……”

        脸颊两旁的热力直烫到了心尖儿,熨帖的温度瞬间融化了王后陛下的不满。

        温暖的手掌、长久的疲惫再加上连日赶路的辛劳,一股倦意悄然涌上,艾薇儿的眼皮开始打架了。

        她竭力抵抗着睡魔的袭扰,抓着威廉的手辩解道:

        “我……我不傲慢的吧?……你又不是没见过王室的人,我和那些麻烦的家伙根本不一样的啊……”

        “对……你们根本不一样。”

        威廉抬起拇指摩挲了一下她光洁的脸颊,随后声音轻柔地道:

        “可谁说傲慢只有一种呢?”

        “他们的傲慢,是眼睛长得太高,既不屑也已经学不会该怎么低下头;而你的傲慢,则是把心放得太低,想要把所有担子都抗在身上,觉得只有牺牲自己才能拯救别人……”

        威廉的声音越放越低,已经细得艾薇儿快要听不清了,她竭力地打起精神想要听清楚威廉在说什么,但意识却越来越模糊。

        发现了她疲倦的状态后,威廉的声音再次放低,在她的耳边声若蚊蝇地道:

        “如果单论傲慢的程度,你其实比王室的所有人还要深啊……”

        “呼……”

        艾薇儿并没有听到威廉的话,她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然而哪怕陷入了熟睡中,那双柳叶儿似的眉头依旧微微地蹙着,像是在考量着什么事情一样。

        待她彻底睡熟后,威廉悄无声息地收回手掌,轻柔地抚平了她的眉毛,随后找了条毯子搭在了她身上。

        听着艾薇儿细细的呼吸声,威廉无声地笑了笑,随后缓步向后准备离开正厅,好让疲惫的她休息一下。

        然而这时,王后陛下的眼皮突然微微一动,接着红唇微启,轻声呢喃道:

        “威廉……不……不可以,那里不行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