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不负金银不负君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悲苦
        此刻的冯畹仪一张脸又红又白又肿。

        她浑身发着抖,盯视了沈芙蓉片刻,泪水从她的脸上落下来:

        “告诉我,瑄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沈芙蓉瞧见了她眼底的悲苦,低低叹了一声,叫过来石头,让他将查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冯畹仪知道。

        当石头讲到瑄儿得了风寒,因为年纪太小,离城里又远,等郎中赶到时人已经没气了时,冯畹仪再也忍不住,捂住脸呜呜的哭起来。

        过了良久,她猛然抬起头,狰狞的双眼,眼里恨意翻涌:

        “都是冯家人,是他们!如若不是他们将孩子从我身边夺走,我的孩子根本就不会死!”

        沈芙蓉看着她的盈盈泪目,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不管冯畹仪是不是心术不正,那冯夫人为了让冯畹仪继续乖乖听话,瞒下了孩子已死的事,害得冯畹仪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也是事实。

        如若她是冯畹仪,也是会愤恨的吧!

        “孩子?什么孩子?”

        这时,身后一道苍老却沉稳的声音传来,惊得沈芙蓉和冯畹仪齐齐回首,这才发现周老夫人带着周月正站在不远处。

        沈芙蓉正惊诧她们怎么来了,却见冯畹仪猛地转头瞪视着她,眉眼间全是怨恨:

        “周姑娘真是好心机!”

        沈芙蓉挑了挑眉,知道冯畹仪这是误会了。

        虽然她让石头调查瑄儿的事,目的就是阻止冯畹仪嫁入周府,却真的并没有打算将周老夫人她们引来瑄儿坟前,公然揭露冯畹仪伤疤的意思。

        毕竟死者已矣,逝去的终归已经逝去,瑄儿生前已经很可怜了,她不想再打扰他的清静。

        她今天带冯畹仪过来,除了盘算后果之外,更多的还是怜惜的意思。

        “我在问你们话,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老夫人见沈芙蓉和冯畹仪久不答话,耐心尽失,她目光冷漠地在沈芙蓉和冯畹仪之间扫视了几眼,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沈芙蓉身上:

        “芙蓉,你来说!”

        “这……”

        沈芙蓉正思虑应该从哪里说起,却听一旁的冯畹仪已开口抢答道:

        “坟茔里是我的孩子,是我的瑄儿啊!”

        “什么!”

        周老夫人虽然早已猜出来了一些,但是心底还是存在几分侥幸,希望不是她猜的那样。

        现在亲耳听到冯畹仪承认,她直直盯着冯畹仪的眼睛,本就阴沉的脸色此时越发阴沉,犹如暴风雨来临:

        “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又怎么会有了孩子?竟然已有孩子,周冯两家议亲时为何却要瞒着不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快说清楚!”

        “老夫人,我也是被逼的啊!”

        冯畹仪仰头看向周老夫人,流着泪悲诉起来:

        “是母亲指使我的,父亲、母亲想要攀上周府这门亲事,硬是从我身边夺走了我的孩子,强迫我嫁入周府去伺候周大人。

        母亲是冯家的当家夫人,又拿捏住了我的孩子,我反抗不了,只能对她唯命是从。

        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从来没想过害别人,可他们,他们却害了我瑄儿的性命啊……”

        冯畹仪说着,眼泪流得更凶了。

        周老夫人被冯畹仪的话彻底给逼怒了:

        “好个宣德郎冯久仁!好个冯夫人!我周府与你们势不两立!”

        既然有胆量算计他们周家,就要有胆量承担这后果。

        其他事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独绝不会让人有损她们周家的利益。

        “他们害了我的孩子,我也要寻他们报仇!”

        冯畹仪却在此刻,突然起身扑到了周老夫人脚下跪着。

        她眼底划过抹算计之色,抬头时已流着泪满是柔弱:

        “老夫人,我求求您,让我跟您回府吧!

        那个家我不想、也不能再回了,只要您肯收留我,带我回去给我一个安身之地,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要了我这条命,我也绝无怨言!”

        尼玛,竟然还是要进她们周府!

        这狗皮膏药是揭不下去了吗?

        沈芙蓉不禁沉下了脸,面上尽是寒霜。

        她没想到冯畹仪还不死心,居然还在想着利用周家。

        瞧见周老夫人目中犹豫之色消退,眼看就要答应下来,沈芙蓉忙向着冯畹仪冲过去:

        “哎呀,冯姑娘,你这是干什么?你如此做不是让祖母为难吗?”

        沈芙蓉说着,一把抓住了冯畹仪的手腕,“你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跪在周老夫人脚下的冯畹仪吃了一惊,闻言用力要挣脱沈芙蓉,却感觉手腕上抓着她的手如同铁钳,疼得她骨头都快要断掉了。

        她恼怒地看了沈芙蓉一眼,最终还是咬牙随着沈芙蓉的力道站了起来。

        沈芙蓉见状眸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作戏而已,其实谁不会?

        她好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论演技真没怕过谁。

        冯畹仪虽然站起了身,却还是在接着朝周老夫人卖惨示弱。

        只见她微仰着头,眼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朝下落,说不出的凄楚可怜:

        “如若老夫人都不肯帮畹仪,畹仪真的是没有活路了……”

        “冯姑娘莫要如此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周家对你怎么样了,你是冯家的姑娘,如若我祖母私自将你带回府,不知会惹来多少闲言碎语!到时,我们周府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沈芙蓉一句话点中要害,最重周家声誉的周老夫人顿时有了抉择:

        “芙蓉说的没错,此事尚且不论是非对错,也不说你冯家蒙蔽我周家之事,冯家的人都是你的长辈,你与冯家人的纠葛本就是你们家的私事,我不方便插手过问。

        你还是回去吧,回去也告诉冯夫人,冯周两家的亲事,就此作罢!”

        周老夫人说完,扶着周月的手转过身向回走,步履有些蹒跚,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沈芙蓉知道,周老夫人是因为险些误了周学政的终身大事而内疚悔恨,也许还有些后怕。

        她便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跟在周老夫人身后离开。

        片刻之后,空旷的荒山林木中,只留下了冯畹仪一个人。

        她伫立在那个小小的坟包前,突然平地吹起一阵风,凄厉地在她的脚下打着旋,卷起灰尘和衰草刮向天边,四野莽莽苍苍,冷寂悲凉。

        “瑄儿,你放心,母亲会为你报仇!”

        冯畹仪红着眼眶,冷恨恨的咬牙道,“让那些人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