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毒舌明士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要下雨了
        【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站!

        林士通带着林士修一家走后,林复声便帮着老太太王氏和母亲杨氏干些农活,毕竟这麦子收上来,还有很多的后续工作要做。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要将麦子晾干,让水分蒸,才不易霉变质。

        幸而这些天,天公做美,太阳还是很足的,麦子很快干透了。所以,一个上午的时间,老老小小三人,便忙活着收拾麦子。

        直到中午,收拾的差不多了。母亲杨氏和祖母王氏这才进了厨房,开始忙着准备午饭。林复声则也在一旁,帮着打打下手,洗洗菜。

        这一上午,可真是忙得够呛。

        “士文,你来!”

        整个上午林老爷子只出屋问老太太王氏要了一回针线,便关在屋里一上午不见人。

        林复声只偶尔透过窗子,见他拿着块碎布不知忙活些什么。

        见到他拿碎布的样子,还被王氏打趣了一番,就是拿了一辈子笔杆子,老了却改拿针线,做起女人了。这疯得不认人就罢了,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可要命咯。

        这时正忙碌的三人听到林老爷子的声音,便在厨房里诧异地互望一眼,,随即,杨氏笑着对林复声道:“爷爷叫你呢,快去吧。”

        这阵子,全家人早已经熟悉了林老爷子对林复声的这种新叫法。

        林复声点点头,放下手中的菜,跑到杨氏跟前,在她身前挂着的围裙布上,笑嘻嘻地抹干了手,便跑去找林老爷子了。

        “士文啊,你来。”见林复声进了屋,林老爷子举起手里一个布团,笑道:“来看看爹给你做了什么?”

        林老爷子稀里糊涂地瞎认人,谁也听着别扭,但也拿他老人家没法子。尤其,这林士文还是个早夭之人,这叫林复声每每在夜间想起时,都觉得后脖子里,阴风阵阵。不过,老爷子把他认错,到是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对着老爷子时,不用装哑巴,可以开口说话了。

        “……您给我做了什么呀?”林复声走到老爷子面前,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好似后世小孩儿玩儿的沙包,只是这沙包的两端还多出两条宽布绳。

        “来,把胳膊给我。”老爷子说着,拉过林复声的右臂,然后,将手中那个小沙包系在他的右臂手腕儿上。一边系一边说道:“这个呢,你日日带着,尤其是在练字时,一定要带上。这样,你的腕力就会越来越大,落笔时就会更加稳定。这样练出来的字,才有力道,才大气。”

        林复声这几日也正想做个这样的沙包袋,可是,一直没办法跟母亲杨氏说明白。这下可好了,不用再跟母亲打哑谜了。可当他看到老头儿满是针眼儿的手指头,还不时有血往外溢,心里又是一阵疼,不禁眼眶又红了。林复声甚是感动,吞下一口泪水,声音微颤地说道:“嗯,谢谢爷爷。”

        林老爷子一怔,不禁嗤笑,“你这孩子,怎得也学你二哥,满口里胡说八道的。谁是你爷爷?你爷爷早就过世啦!这调皮的娃儿。”

        林复声偷偷抹了一把眼睛,吐了吐舌头,冲老头儿扮了个鬼脸,引得林老爷子一阵笑。

        “好啦,你再写几个字,让爹给你看看。”

        “嗯!”林复声欢喜地应了一声,便跳上桌案,俯身默起几小诗。

        祖孙二人,头靠着头,聚在窗下,一个教得用心,一个学得认真。

        正这时,车外一阵嘈杂声,林士通驾着牛车回来了。

        这车上的陈,林两家人,一路上说个不停,大抵都是自己儿子交上去的诗有多么厉害,一定能博得李夫子的喜爱。

        陈大牛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儿子交上去的,就是从林得中那换来的。只当是他不知从哪儿抄来的,或者当真是自己写的。陈家没有一个认字儿的,所以,也根本没人管这事儿,连陈大牛自己都从未打开过那张宣纸来看,只是成天放在身上,手上沾了油沾了土,都往衣服上一抹,顺便殃及一下衣服内的宣纸。

        听着两家人的议论,林得中和陈大牛便时不时盯着对方,努努嘴儿,挤挤眼,吐着舌头,相互打暗号。

        直到送走了陈大牛一家,许氏才明着开始贬低陈大牛。一路上聒噪个不停。林士通对此,虽不说话,但是,他赶车的度较往常来说,简直快得惊人。

        放下一车人,林士通去栓牛。许氏头前进了院子,朝厨房喊了一嗓子,“娘,大嫂,我一会儿就去帮你们忙啊。”

        正喊着,却瞥眼瞧见了林老爷子房里,老头儿正握着林复声的小手,一笔一画地写字呢。

        许氏一抬胳膊肘,正戳在了刚刚经过的林士修肋骨上。

        “哎呦!你干嘛?”林士修嗷一嗓子,疼得捂在肋骨上,怒目许氏。

        “你看,老头儿不会真把哑巴当成老三了吧?”

        林士修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当就当吧,爹都疯傻若此,还能教出什么好来。唉,只是可怜了哑巴,不会说话也就罢了,如今,还被唤作一个死人,当真晦气。”

        “我看人家教哑巴的时候儿,一点儿也不疯。要不……,咱们也让爹教教中儿……”许氏有些眼气,林老爷子只教林复声,却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是便宜就得沾点儿,这是许氏一贯的作风。

        “不用,不用,咱爹的字啊,与人家李夫子的字,相距甚远。有李夫子教咱们中儿,你还担心什么?”林士修皱眉闭眼,一劲儿摇头,对于许氏的意见,实为不屑。

        “也是啊,我真是爱瞎操心。”

        二人正说着话儿,忽觉天阴了下来,遮挡了正午的阳光。

        “哟,这是要下雨啦?”许氏抬头看天,竟是黑压压的一片。

        林复声这时也刚刚一气呵成了一字,与林老爷子一起抬头看天。

        呀——!这云厚得黑,看来雨是真得小不了了。

        林复声也不禁担忧。古代可不比现代,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么达的排水管道,下个大雨,随时都有可能淹地淹房子,靠近河海之地,更易引洪涝灾害。就算一场雨没那么严重,可普通农家的房屋,都是经不起暴雨侵袭的。而且,水溪村这几年,并没有经历过大的暴雨,所以,林家的房屋都很久没有加固过了。只怕,这雨万一要大点儿,连屋顶都有塌下来的危险。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站!

        
    热门搜索:我的性感小阿姨性感少女图片两性故事qq性感头像性感老师性感舞蹈两性生活与技巧性感少妇性感内衣秀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