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梦回龙江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南岗之战(一)
        虽已夜深,陆承空却还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想到明日就要出征便兴奋不已,哪里还有一丝睡意?但转念一想,自己并非军府之人,只怕也上不得战场,又是极其烦闷……

        想着想着,脑子里又浮现出赵墨那肥头大耳的模样。不知为何,心中对明日的南岗之战总有不祥之感。

        “我不能白来一趟,明日一定要想着法子跟去!”陆承空也不管这些烦人之事,闭上眼,仔细回想南岗的地形图:“此处山高,该伏兵;此处道窄,定要多加小心。”他闭着眼,一边想,一边背着《陆圣兵法》,“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五曰……”

        “我是……是陆圣后人,上天要让我有所成就,上战场就是我的宿命……”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才入了梦乡。

        次日清晨,所有将士整装在营前集合。

        赵墨今日倒是把铠甲穿得端端正正,像模像样地骑在马上环视着阵前士兵。方慎也穿上了铠甲,虽是一夜没睡,却毫无疲色。他昨夜研究了一整晚的地形图,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对今日之战,有九分胜算。

        可依旧藏身于营帐中的陆承空,却是焦急万分。

        庞安一大早便千叮万嘱,让他在帐中待着,绝不能跟来。此时陆承空独自守在帐中,探出他那孤零零的脑袋向前望去,眼见大军就要出发,心中仍是矛盾万分,这呆在帐中和没来南岗有何区别?但自己又不是军府之人,怎能跟着去?

        还没等他理出头绪,只见营前旗帜飘扬,又听得一人雄厚的喊声传来:“出发!”整营士兵就开始向南岗行进。

        见着行军队伍渐远,心中唯一的希望似乎也跟着走远了……

        “战场就在眼前,我怎能放弃!”陆承空一咬牙,心中顿生万丈豪情:“只要能找到回去的线索,立下军功,顺带娶了钟离若……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都要闯上一闯!于是哈哈笑道:“等等!我……我‘陆大将军’来了!”说着,拨开营帐,拔腿直朝庞安那队跑去。

        陆承空低着头穿梭在人群中,军中本就军纪散漫,众人也懒得去管,并无人阻拦他。好在用心记得庞安所在的位置,陆承空也顾不得他人的眼光,径直跑到庞安身旁。

        “你……你怎能这般胡闹!”庞安见状,强压住声音怒道。

        陆承空见着刘实、许立、天禄等人也在一旁,便笑着道:“别生气了,我等会一定听你的话,绝不乱跑。”

        见陆承空还笑得出来,庞安动了肝火,气得双手发抖,“你……你!”却又不知说什么。

        “你是何人!”只见一魁梧大汉走了过来,盯着陆承空问道。

        此人乃是应县军府的步兵校尉吴柯。

        往日陆承空与他只有几面之缘,此时自己穿着军服,又低着头,虽料定吴柯也认不出来,但心头还是慌乱不已,不知如何解释,只是“我……我……”个不停。

        吴柯上下打量了陆承空一番,虽然觉得有些眼熟,但又叫不出名字。可这人毕竟穿着军服,吴柯猜想应是军府士兵,于是呵斥道:“为何乱跑?”

        “吴校尉,他是同我一帐的王五。”庞安立马走到吴柯面前,正色说道。

        吴柯听得庞安说了,也不再起疑,又转头看了眼陆承空,皱了下眉头道:“那还不快站好,怎么拖拖拉拉的?”

        “是,是!”庞安急忙拉着陆承空站整齐。

        待吴校尉走后,庞安叹了口气道:“哎,这下你可走不得了。军队已经出征,你此时再跑出去,就成了逃兵。”

        陆承空嘴上虽不答话,但心中早已乐开了花,暗喜道:“看来上天都不让我后退……我可不是逃兵,而是‘陆大将军’!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嘴上却说道:“我绝不会逃,就算是死,也不会做逃兵!”

        “呸、呸、呸!”宋强急忙说道:“陆公子,大军刚出发,你怎能说‘死’字?可别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陆承空只得连忙赔罪。

        庞安见陆承空手无寸铁,便把腰间的唐刀解了下来,递到他面前,道:“快拿着,绑在腰间,以防万一。”

        陆承空照着着旁人的样子,把唐刀别在腰间后,就不再说话。眼见离南岗县越来越近,心中反倒越来越平静。

        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或许就在前方!

        军营离南岗县不过十里,众将士走得片刻就到了南岗县城下,放眼望去,城外并无一人。

        寒风吹过,漫天晨雾。

        待刚到南岗城下,忽听城楼上传来众人嬉笑怒骂声:

        “我道是谁?原来是京城巡逻的来当了将军!”

        “赵墨,你这个酒囊饭袋还不快滚下马投降?”

        定睛望去,城楼上隐有三三两两身影。

        赵墨坐在马上,一听此言,顿时火冒三丈,冲着城楼上大喝道:“崔西良,就凭你这些个乌合之众,胆敢造反!今日看我赵墨如何擒了你!”

        “咱们的崔大人,可不在城头上!”

        “赵墨,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只要你下马磕头,我等就饶你不死!”

        赵墨听得这般挑衅,直想破口大骂。可现在自己乃是一军之将,不能和这些泼皮一般斗嘴,只是涨红了脸,喊道:“来人啊!”

        身后的傲洪、罗田、凌综、李贞、张君率并无一人应声。

        李慎见状,骑着马来到赵墨身后,道:“将军,请息怒!”

        赵墨见得李慎,伸手怒指城头,喝道:“给我攻城,活捉崔西良!”

        南岗县只有南、北两城门,众士兵位于南门,北门外是一条大河自北向东流,西边在地图上注释为一马平川之地。李慎按照昨夜所想,南岗城防简陋,攻城自是易事,只要全力猛攻南门,待崔西良从北门往西边逃窜,定可率所有骑兵围歼。

        李慎转头示意弓箭手准备。只见旗手举旗,身后弓箭手立马上前排成列队,随后是步兵,最后是骑兵。

        陆承空站在步兵队里,心中也在暗暗思索,想了半天,忽然自言自语道:“这……这不对!”

        庞安、刘实、许立、天禄、许立等人虽已入府多年,但与叛军交战还是第一次。此时一听要攻城,都紧张万分地握着兵器,盯着旗手。听得陆承空自言自语,庞安生生怕他坏事,急问道:“怎么了?”

        “南岗是个小县,县中粮草匮乏,崔西良虽占了南岗,怎会守在城中等我们攻?再者,这南岗只有南、北两门,我军人数又倍于他,只要我们分兵两路,围了这南、北城门,不出半月,没了粮草,崔西良定会弃城而降。”陆承空缓缓说道。

        庞安等人平日里可曾想过此等问题?听后一想,无不点头。

        在军营的这些天,陆承空每日每夜都在思索有关战场的一切,把所有的可能都在脑中过了一遍,接着说道:“方才城头上有几人在怒骂,我看只是故意激怒赵将军,诱使他攻城,然则《陆圣兵法》有云:‘十倍则围,五倍则攻,两倍则分’,现在我军只两倍于敌军,却连城内的状况都没摸清楚,这就要攻城,不妥,不妥!”

        庞安听后虽知有理,但陆承空此时连说赵墨“不妥”,若是被人听了去,哪还有命?于是小声说道:“闭嘴!军中怎能非议主将?”

        陆承空自知失言,赶紧低下头,不再说话。

        庞安见旗手举旗,心知攻城马上开始,对陆承空嘱咐道:“一会你紧跟在我身后,千万别乱跑!”

        
    热门搜索:性感女战士性感舞蹈诱惑性感美女脱光两性文章性感丝袜性感开放俄罗斯美女性感明星美女性感图片网新福利影院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