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功自动修炼:我在魔教修成佛皇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浮屠魔使
        “不!不可能!我的盘武圣体怎么会输?”

        神族行宫。

        神子金吉单膝跪在地上,衣衫破烂,浑身血肉淋漓,披头散发。

        无比的狼狈。

        打败他的,是十丈之外漂浮的一个鸟头人身,背长黑翼的青年男子。

        “你输了。”

        青年男子冷冷道。

        “不可能的!我是化神修为!我是神族神子!我修炼的是盘武仙人圣体!我怎么可能输给你!陆!鲤!”

        金吉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盯着半空中的青年男子。

        虽然眼前的怪人不是陆鲤的面容。

        但是,刚才在对战的瞬间,这个青年男子化身万丈鲲鹏魔神法相,竟是直接一口吞了他的盘武仙人虚影,眨眼之间,直接炼化吞噬,无比的恐怖骇人。

        整个玄黄大世界,在元婴境,能够将鲲鹏魔神法相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只有一个人!

        陆鲤!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输了,是因为你太弱了。回去再好好努力修炼吧。你连我都打不过,根本没有资格挑战我的主人。”

        青年男子神色淡漠,完一扇翅膀,便化作一道黑光飞天离去。

        留下满脸不甘愤怒的金吉跪在地上。

        砰。

        他一拳轰碎大地,咬牙切齿:“难道,难道真的是我太弱了?不!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因为功法的问题!陆鲤,你等着吧,等我找到一颗真正的鲲鹏灵蛋,炼化入体,到时候,我的鲲鹏魔神功就会超越你,将你打败,吞噬!融入我的身体之内!永世不得超生!啊啊啊啊啊!”

        ……

        “你,你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一座巨大魔殿之中。

        骆如妗一身黑衣,美貌如月,死死盯着眼前的黑衣剑客,神色无比的忌惮。

        就在一盏茶之前。

        这个一身素黑,仿佛是从黑暗之中走出的暗夜剑客来到她的行宫之前,向她挑战。

        原本骆如妗是不想理会的。

        但是,这个人竟然显露出一门她无比熟悉的魔功。

        无相魔功!

        这让她立刻想起那个恨不得生吞活剥的人:

        陆鲤!

        于是,骆如妗接见了这个黑衣剑客。

        只聊了两句,黑衣剑客就冷冷道出一句话:“想知道我是谁,就击败我吧。不然,直接离去。”

        话一出口。

        骆如妗直接出手。

        但是,让她惊骇的是,纵使是使出魔使传下的无上魔功,竟然还都是被这个黑衣剑客一剑破去。

        一剑破万法!

        更让人恐惧的是,她是化神一层。

        这黑衣剑客只是元婴圆满。

        一瞬间,骆如妗猜到了这个黑衣剑客的身份,但是,却也不敢肯定。

        这个人真的是陆鲤么?

        怎么容貌,性格,招式都通通不一样。

        陆鲤斩杀了她的儿子杨虚,她就算是瞎了眼,也能嗅出陆鲤那个家伙的味道。

        但偏偏,眼前的黑衣剑客身上有陆鲤的味道气息,却完全不像是陆鲤。

        这让骆如妗很是疑惑。

        “你输了,离开黄龙岛吧。若是见到我的主人,他不会留手的,直接送你去跟你的儿子在黄泉团聚。到时候,你就永远失去报仇的希望。所以,苟活着吧,不定还有机会向我主人报仇。”

        就在这时,黑衣剑客冷冷道出一句话。

        罢。

        他一转身,就要直接飞出魔殿大门离开。

        骆如妗一听,脸色一沉,银牙咬得咯咯响,眸中透射出无比的不甘,怨恨。

        但是没有去阻拦。

        眼看着黑衣剑客就要离去。

        突然之间。

        “来都来了,何必这么赶着离开?和本座先战一场吧!”

        一团巨大如云的墨黑魔气,似天火陨石般轰然坠落下来,砸在魔殿之前,猛地炸开。

        轰。

        魔气汹涌滔天,排山倒海般朝着黑衣剑客轰拍过来。

        “嗯?”

        黑衣剑客瞳孔一缩,似乎感应到魔气之中孕育着恐怖存在,不过,他也没有拔剑,只是掐出剑指,朝着前方轻轻刺去。

        这一剑指,似佛陀洞灭星辰,又似仙人指路,更似无上剑神拔剑,横断万古星河。

        更诡异的是,这一剑飘忽不定,仿佛藏在亿万平行时空之中,化身亿万。

        “嗯?有意思有意思!居然将诸般剑道融合在一起,不愧是诸天第一天骄!来得好!”

        这时,魔气之中那道霸道声音再度响起。

        话音刚落。

        一根雪白无比,好似象牙般的长长剑光,直刺而出,竟是直直轰击在黑衣剑客的剑指上。

        叮。

        只听得一声清脆无比,宛如金石相撞的清鸣,响彻天地。

        雪白象牙剑光直接断裂。

        然后,恐怖剑气,爆射四方。

        空间瞬间洞穿,千疮万孔。

        诡异的是,这千丝万缕的雪白剑光上,倒映着万千魔神的狰狞面庞,仿佛随时从剑光之中挣脱出来,毁灭天地!

        显然,这剑光一旦轰入体内,会瞬间让人死亡!

        “嗯哼。”

        强行硬接一剑,黑衣剑客也不好受,闷哼一声,身形退后一步。

        但是,面对铺天盖地轰射过来的雪白剑光,他没有继续退后,眸中闪过一道冷光,瞳孔瞬间变得全黑。

        然后,一团好似黑洞般的剑光,就要从其中迸射而出,冲霄而起,将眼前的魔气斩作两半。

        “咦?你这是……”

        就在这时,一道惊疑声音响起。

        所有的魔气,剑光猛地一收,最终凝结成一个浑身魔气萦绕笼罩的神秘人物。

        “拜见浮屠魔使。”

        骆如妗立刻上前一步,恭敬行礼。

        “魔使?”

        黑衣剑客听到这两个字,不禁脸色一变,混黑的双眼立刻恢复黑白之色,盯着眼前的神秘魔人。

        “没错。本座就是魔界的魔使!不过,陆鲤你也不用担心,本座只是一缕分神降临下来而已,并没有多大的实力。若是本座的本体降临,哼,整个玄黄大世界都会瞬间崩溃。”

        神秘人物话中透出一股无比霸道狂傲的气势。

        “呵呵呵。”

        对此,黑衣剑客只是冷笑着回了三个字。

        要是真的这么厉害,魔界还用得着搞东搞西,不如直接弄一个魔神下来,横推三千世界算了。

        这家伙肯定是吹牛。

        “陆鲤,你只是井底之蛙,你不相信也很是正常。不过,本座也懒得跟你解释。”

        神秘人物上下打量着黑衣剑客,傲然道:“本座看你资质不错,决定给你一个永生的机会。”

        这高高在上的姿态,好似主人在赏赐仆人,皇帝赏赐臣子一样。

        一副让人快点跪地谢恩的模样。

        “别废话了。你拦住我,到底想要什么?”

        黑衣剑客冷着脸,眸光如飞剑冰寒锐利。

        “其实也没有什么。本座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而已。”神秘人物道出一句让人意料不及的话。

        交易?

        黑衣剑客冷笑一声:“你一个魔界魔使,高高在上,法力无边,居然要和我一个元婴修士作交易?是你蠢,还是你当我是傻?”

        “陆鲤,你也不必如此戒备。本座与你做的这个交易,是在给你天大的好处,无上的机缘。若是平常人,本座正眼都不会看他。若不是看在你是玄黄大世界的天命之子份上,本座才不会跟你多废话,直接将你灭杀了事。”

        神秘人物傲气无边。

        “你,魔界魔使,我,正道使者,你跟我做交易?我会信你?”

        黑衣剑客甚是不屑,反问道。

        “哈哈,你是正道使者?你若是正道使者,那你怎么可能将梵魔真圣功修炼出白骨魔神法相?”

        神秘人物大笑一声,更加不屑。

        “嗯?”

        黑衣剑客听到这一句话,不禁微微皱眉。

        难道,梵魔真圣功有什么缺陷?

        就在这时,眼前的神秘人物讥笑道:“魔界的魔功,都是借助魔界大道本源衍化而成,想要修炼,就要入魔。若是不入魔,根本修炼不了。你一个下界的修士,居然将梵魔真圣功修炼入门,凝出一尊白骨魔神法相,哼哼,想必你也是一个魔中之魔!”

        “我?入魔了?”

        黑衣剑客眉头一挑。

        又或者,是眼前的这个什么浮屠魔使在故弄玄虚唬人?

        “陆鲤,你已经入魔。这就是本座高看你一眼的缘故。将来的不久,纵使你修炼到渡劫,立地飞升,也会飞升到魔界!这也是本座降临过来,找你做个交易的原因!”

        神秘人物又道。

        修炼了梵魔真圣功就会飞升魔界?

        居然还有这个副作用?

        黑衣剑客眉头皱得更紧。

        “哈哈!怕了吧?陆鲤,你只要拜在本座门下,待你飞升魔界,本座就可以庇护你,让你在魔界存活下来。如何?”

        神秘人物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魔力,似乎在魔鬼低喃。

        一般人恐怕会瞬间答应。

        但是,就在这时,黑衣剑客身上闪过一道金色佛光,神色瞬间恢复冷漠平静,轻哼一声:“纵使飞升魔界,那又如何?凭我主人的实力,照样可以在魔界混得如鱼得水,到时候,将魔界弄个天翻地覆,直接上门,将你本体镇压斩杀了也不定。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害怕的应该是你。”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黑衣剑客的话,神秘人物突然仰天大笑。

        仿佛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哼。”

        侍立在神秘人物身旁的骆如妗冷哼一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陆鲤,纵使你再厉害,资质再妖孽,现在也不过是区区一个元婴而已,还敢妄想杀到魔界,镇压魔神?简直是愚蠢至极!蠢笨如猪!”

        “你儿子杨虚死了。”

        黑衣剑客被嘲讽,只是冷冷地回了七个字。

        “你!”

        骆如妗瞬间被破防,双眼血红,咬牙切齿,差点就要发狂冲上来。

        就在这时,那一尊浮屠魔使大笑停止,赞赏道:“很好!很好!本座很开心!这是本座降临这个玄黄大世界以来听到的最好的笑话!陆鲤,你很有搞笑的天赋,本座很看好你!”

        “屁话完了么?完就滚开吧,我要离开了。”

        黑衣剑客面无表情道。

        “哼,既然如此,本座也不跟你废话了。本座可以给你想要的。”浮屠魔使声音低沉,道出一句话。

        “我想要的?我想要你娘,你能给么?”

        黑衣剑客轻蔑一声。

        “本座可以给你一滴魔神之血,让你突破梵魔真圣功的第二层!修炼出第二尊魔神法相!”

        浮屠魔使直接道。

        一滴魔神之血?

        黑衣剑客不禁心中一动。

        似乎是感应到黑衣剑客有所意动,这尊浮屠魔使趁热打铁,继续沉声道:“这第二尊魔神法相非同一般,乃是魔界七十二魔神之中的巨魔神,无边之大,力可举星辰,擒黄龙!你若是修炼出这第二尊巨魔神法相,这下界任你纵横。”

        “不必了。”

        黑衣剑客拒绝得干脆利落,无比爽快。

        “嗯?难道你不想无敌天下?”

        浮屠魔使惊疑一声。

        “你真以为我的主人是靠什么神功才走到这一步的么。不,他是靠他的聪明机智,才华横溢,还有他的勤奋努力!什么巨魔神,他根本不在乎!也不需要!只要我的主人继续靠他自己努力修炼,迟早有一天会无敌天下!而且,这一天也不会远!所以,他何必贪图你的这一滴魔神之血,跟你这么一个魔界魔使做交易?”

        黑衣剑客不屑哂笑道。

        “当真不要?别怪本座没提醒你,这一次,诸天天才之中,有几个能够杀你的。若是你没有这第二魔神法相,你必死无疑。”

        浮屠魔使提醒道。

        是提醒,但实际上是威胁。

        然而,黑衣剑客根本没有在意,同样傲气无边:“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我的主人走过不知多少风浪,何曾惧过!他们想杀我的主人,到时候,恐怕死的就是他们!”

        话完。

        人直接化作一道黑色剑光,冲天离去,消失在漫天星河之中。

        “魔使,这……”

        骆如妗看着黑衣剑客消失不见,似乎有些不甘心。

        “放心吧,本座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哼哼,这个陆鲤,迟早会落入本座的手掌心的。这个陆鲤是玄黄大世界的天命之子,玄黄大世界是仙界布局的后手,本座只要将这个后手直接截断,到时候,哼哼,看仙界那群苟延残喘的家伙怎么办!”

        浮屠魔使道出一句冷森森的话。

        似乎……早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