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他说爱是救赎 > 正文 第三章 信一次也好
        明明疼得是胃,她却捂住心口。

        曼曼——江曼曼,他的白月光醒了!她终是连个植物人都斗不过。

        向瑶,五年了,该放手了!

        良久,向瑶才有了一丝力气,走出了月色会所,撞见了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张老板。

        “你……你……”

        向瑶脸色一冷,狠狠抬腿踢在对方的命根上!

        然后,冷冷的越过弓下身的张老板,坐上自己的车,疾驰而去。

        张老板无论如何也未想到,这个在包厢还一阵风就能吹走的少女,此时出腿会这么快准狠,他疼得直接瘫倒在地!

        深夜,向瑶回了婚房,吊钟发出沉闷的十二声响,已经是第二天了,她看见日历上,这一天被一个心圈住。

        五年前的今天,是她跟裴夜寒结婚的日子。

        年轻人三五年便是一个轮回,最后一天,她想有点美好的回忆。

        她拨通裴夜寒的私人电话,许久,那边才接起,连个喂都吝啬说。

        “裴夜寒,你现在能不能回来,我……”

        电话那头传来江曼曼娇滴滴的声音,“阿夜,我要嘛。”

        向瑶剩下的话,哽在了喉间。

        “嘟——”

        电话那头传来盲音,向瑶知道,裴夜寒是不会回来的。

        她却倔强地想要等他……等他最后一次!

        隐隐作痛的胃和浑身的疲倦让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从劫匪的手中逃脱,却在山中迷了路,是裴夜寒背她下山……梦开始还好好的,可是后来,裴夜寒突然掐住她的脖子,“向瑶,你去死吧!”

        然后,将她推下山崖!

        她从梦中惊醒,看见眼前一张放大的俊颜。

        这张脸与梦里推她入悬崖那张脸重合,向瑶一时没分清,惊呼道:“你走开!”

        裴夜寒目光深谙的凝着她,让他回来,又让他走?!他一只手钳住她瘦弱的手腕,一只手开始解开皮带。

        手腕上冰凉的触感让向瑶反应过来,压住自己的人是裴夜寒!这不是梦!却比梦中的画面,让她更加难受。

        白天,在裴夜寒离开会所后,她其实有跟上的,也看到了裴夜寒一改对她的冷漠,满脸溺宠地将江曼曼的发别到耳后。

        那一幕,像针,扎入向瑶的心底。

        裴夜寒现在才回来,是已经跟江曼曼做过了?

        想到这里,她更加激动的挣扎,“你不要碰我!”

        裴夜寒脸色一沉,伸手捏起她精致的下巴,吐字冷漠:“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你敢再说一遍?”

        宽容?向瑶险些要气笑了,“裴夜寒,别碰我!我、恶、心!”别拿碰过江曼曼的身体来碰我。

        “向瑶,你好样的!”裴夜寒成功的被她激怒!

        他将她摁在沙发上,将她的衣服撕开,越来越粗暴!见向瑶还不配合,紧咬着唇不叫一声。

        裴夜寒目光一寒。

        他更加变着法的折磨她,这五年,他对向瑶的身体了如指掌,专挑她敏感的地方。

        疼痛中传来一丝丝酥麻感,向瑶极力压抑,喉间还是不受控制的低咛出声。

        过后,向瑶瘫软在沙发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说出的话没有什么起伏:“江曼曼满足不了你吗?她都醒了,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因为刚才一直压抑着,这一开口,有腥甜的液体涌出喉咙间,血顺着她的嘴角滑落!

        裴夜寒整理好自己,冷眼凝视她,随后,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每天这么装不累吗?”

        他目光审视着她唇上的血,心中冷笑,为了装可怜,亏她连咬破嘴唇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向瑶一颗心缓缓沉入谷底,“裴夜寒,我也是人,你真当我不会痛吗?”